“它?”

    在鼠仙人表示黑猫就是他为科尔玛的‘向导’之后,nv巫丝毫没有掩饰脸上以及语气中的怀疑之情“一只来路不明、很可能有精神分裂症的黑猫,凭什么担任我的向导?”

    她在‘来路不明’与‘凭什么’这J个字上咬的稍微重了一点。郑清很容易就抓住了她询问的重心。

    “唔,猫嘛,终归要比你们这种人类巫师的感觉敏锐一些。”鼠仙人对于自己推荐的理由含糊其辞,然后以目示意,让黑猫自己介绍一下自己。

    黑猫先将身子重新缩小了一点。

    然后他仰着脑袋,看向科尔玛,斟酌着说道“首先,必须强调一点,我没有精神分裂,我也不是来路不明……对对对,我知道你想说蒙代尔悖论,但魔法么,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一种手段。偶尔个别突破悖论,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就像你们刚刚谈过的例子,在魔法的作用下,连时间都可以倒流,不遵守一般魔法定理,我一只猫说说话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鼠仙人坐在太师椅上,眯着眼,老神在在,仿佛在听黑猫说话,但又像是在小憩。

    科尔玛忍不住反驳道“时间倒流并非完全不遵守魔法定理。诚然,在经典魔法理论中,时间倒流有悖于魔力学两条定理,但在维度派的魔法理论中,时间倒流完全能够得到充分解释!这与蒙代尔悖论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黑猫没有搭理她。只要鼠仙人不反驳,那他就认为自己的解释是合理的。

    “再次!”黑猫低下脑袋,踱着小方步,在nv巫面前走了J个来回,大吼一声着继续说道“我也不是来路不明的猫!第一大学守护阵法没有把我打成R泥,已经证明了我的身份!我还可以告诉你,我是猫果树的头领!麾下有J十只猫手下!”

    “谁会把猫手下算作战斗力。”科尔玛忙不迭吐槽道“而且,猫果树在哪里?第一大学守护法阵也不是万能的……它能让一条宠物蛇披着画P钻进学府,那么让一只猫钻进去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黑猫黑着脸,哑口无言。

    确实,nv巫的说辞也很有道理,从她的角度来说,学校守护法阵确实不那么靠谱。也就只有到了这种时候,黑猫才会念起守护法阵的好处来。

    一人一鼠一猫面面相觑,沉默了许久。

    黑猫终于再次开口,G巴巴的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邀请姚院长,或者李奇H教授担任保证人,确保我属于第一大学。”

    这句话将了nv巫一军。

    “如果能让他俩知道,我至于在林子里这么辛辛苦苦折腾吗?!”科尔玛没好气的瞪了黑猫一眼,然后回头看了鼠仙人一下“既然鼠子说你没问题,那我权且信你了。”

    一句话得罪两个人,黑猫与鼠仙人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

    “最后,”黑猫说到这里,已经有点打不起精神了“d甲猎区,就是你的调查目标……不要问诸如‘你怎么知道是这个猎区’或者‘你不是瞎蒙的吧’之类的蠢话。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手下的猫群曾经在那P猎区看到了疑似空间波动的涟漪……瞧,把猫当手下还是有点用处的吧。”

    虽然说话时候表现出一副不经意的神Se,但郑清脑子却在一直疯狂的转动着。就像他刚刚说的这番话,表面上是告诉了nv巫一个很有可能的突破点,实际上却在cha科打诨之间将自己的身份模糊了过去。

    科尔玛还在皱眉思考黑猫的话,鼠仙人已经重新抬起一丝眼P,兴致BB的敲了敲爪子下面的Y木扶手。

    “很好!非常好!所以我一贯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鼠仙人手趾敲打着扶手,嘴角的胡须一抖一抖的“看吧,你们已经有下一步工作的线索了……嗯,作为前辈,我也可以免费赠送你们一点消息。当然,如果你们在学校里有点关系,也应该能打听到这条消息。就是这只黑猫刚刚提到的d甲猎区曾经在冬狩的时候发生过一起爆炸未遂事件。而这个事故与冬狩提前结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然密不可分啦!黑猫听着鼠仙人说话,在心底疯狂吐槽——那起爆炸未遂事故的主角除了自己,还有一只名叫肥瑞的仓鼠,而那只仓鼠之前刚刚跟你勾肩搭背的聊过天!

    “d甲猎区……宥罪猎队吗?”科尔玛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笔记本,翻了翻,喃喃有词,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容“哟,也是个熟人呐。”

    黑猫盯着nv巫手中的笔记本,感觉脑后的mao有点发炸。

    “唰!”

    一张蜷曲着的羊P纸从鼠仙人面前飘到黑猫眼前,停了下来。黑猫警惕的看着羊P纸上的那一行行鎏金小字,小心的向后退了一步。

    “咳咳,”鼠仙人轻声咳嗽了一下“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么为了大家的安全,签个沉默协议应该不算太过分的事情吧。”

    科尔玛赞同的点了点头。

    黑猫先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沉默协议自然是必须的,但我不签你的。”他倒是还记得萧笑曾经三番五次关照过他的话,决计不肯签署自己不明根底的协议“说的难听一点,谁知道你这份沉默协议是不是在墨菲斯托的羊P纸上写的。”

    nv巫嗤笑一声“对付你一只猫,需要L费那么宝贵的羊P纸吗?”

    黑猫勾了勾尾巴尖,用扯平的耳朵坚持了自己的怀疑态度。

    “好吧,好吧,如果你坚持。”鼠仙人似乎有点无奈,抬了抬手指,恹恹的收回了那张布满鎏金小字的羊P纸“如果你不肯签这张羊P纸,总要一份其他的吧。”

    黑猫昂起脑袋,轻哼一声,PG一扭便把前半身躲进了树后。

    他的X前一直用一块黑布遮掩系着自己的灰布袋。这是多次变形后总结出的经验,既可以保证必要时黑猫能拿出武器应敌,也不至于因为灰布袋泄露自己的身份。

    然后他从灰布袋里摸出一份格林杂货铺里销售的标准契约,想了想,又摸出一根簇新的羽mao笔。

    “呶,我说,你写,我们现拟条款!”

    黑猫从树后钻出来,将羽mao笔与大半空白的契约纸一起丢在nv巫脚下,鼻孔朝天,哼了一声。

    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