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儿的化妆品这些年一直代言的nisfree,虽然属于韩国第一化妆品集团名下的品牌,nisfree悦诗风Y却是2000年才开始出现的品牌。

    所以在找到允儿之后,品牌和允儿仿佛相辅相成,允儿清醒自然的形象,让人一下子就能理解品牌的概念。

    而品牌铺开的门店,也很好的宣传了允儿的知名度。

    允儿的工作每年就有不少和悦诗风Y,新产品的广告,开店要去站台,今天就是配套宣传,nisfree巡店活动。

    其实也就是去店里看看,然后配合拍摄一些广告。

    说实话允儿除了夏妍哪里拿回去的一些高档化妆品,平时家里还是用这个的,而今天巡视时候的感觉还是有些不同的。

    怎么说呢,以前是作为合作伙伴,现在心里有些作为老板娘的感觉。

    和朴太衍在一起之后,当然会聊一些以前不会聊的话题,比方说他有多少财产啦,比方要是和自己结婚要不要做一下婚前财产公证啦。

    好吧聊这些话题,当然不是为了知道他有多少钱,而是允儿小心思的想要确认对方到底会不会娶自己。

    然后就知道了自己一直代言的品牌,很大的一部分也是属于他们两兄M的。

    一开始让允儿有些小沮丧,认为化妆品一直签自己,是因为他们的原因,后来在朴太衍的安W下想通了。

    对方说就算没有他,品牌也会一直签她的,因为她最合适,而至于他为什么会投资这个,是因为前世就因为她知道这个品牌啊,钱多的没地方话的他,当然是找自己了解的品牌投资来着。

    反正当初投的钱早就赚翻了,而且14年出事的时候,他还偷偷准备把这些都给她的。

    所以允儿才有种是自己产业的感觉了,当然比起nv老板,还是老板娘这个名字让她更加开心。

    一组照P拍摄完成,李锦瑟走了过来递过擦着习惯的水瓶,化妆师也过来准备给她补一下妆。

    允儿结果瓶子,接着另一只手也对着李锦瑟伸了过去“手机。”

    接着在对方打量的视线下,才抿着吸管转开脑袋。

    好吧,对朴太衍是真正的晾了小半个月了,当然也和她最近一直很忙也有关系,不过也是到达极限了。

    所谓的极限就是林允儿没法继续装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很想很想对方了,虽然对方每天都会发J条信息来S扰她,可是自己还是忍住没有搭理对方。

    每天停下没事的时间,和他聊聊天,述说一下工作中,生活中的开心的或者不开心的事,这已经成为允儿过去十J年的生活习惯了。

    从上初中认识他开始,允儿一半的人生是有着对方存在的,其实出去小时候没什么记忆的时间,对方的存在已经超过自己一半的人生。

    现在想想从认识她开始,自己的喜怒哀乐除了和少时相关的,都是受他影响来着,甚至就算和少时相关的很多事都有他的船存在。

    这样一个占据自己人生J乎所有重要时刻的人,自己果然是没办法说放弃就放弃的。

    感觉手心里传来手机的触感,允儿收了回来,接着举起准备给他去个信息,告诉他晚上准备去找他。

    不过某人敢嘲笑自己,自己就算过去,也不给他碰自己一根寒mao。

    允儿觉得自己好失败,在和他的感情战争中,自己是属于弱者的,一点点在消失着自我,最后都会是自己妥协,答应他各种不合理的要求吧。

    至于不去看自己经纪人的脸,就是不想看有可能出现的表情,自己就是坚持不住了有怎么了男nv朋友闹别扭,终归要一个先放低身段的啊。

    至于放低身段的才不是自己来着,没看他每天都在求饶啊。

    熟练的划开手机,视线下意识的看向了s软件,有更新提醒。

    自己有提醒的只有他一个,其她人就算成员,也没设置成提醒模式。

    小手点开,看一下好久没法的他,s更新什么,是不是偷偷的发只有她们两人才看的懂的来求饶,真的要是这样自己就原谅他了,这样才不是自己忍不住来着,太完美了。

    允儿眉头皱起,看着朴太衍闭着双眼,额头盯着一瓶矿泉水的照P。

    “别皱眉啊,给你补眉线呢。”化妆师开口,接着视线随意的扫到允儿手机上。“呃,有点眼熟啊,是不是你也上传过”

    允儿眉头没有松开,视线瞟了一眼化妆师,接着想了下,手开始向上滑动,一张张自己关注对象的照P开始刷新出来。

    她也觉得朴太衍的这张照P眼熟,自己应该看到过类似的,被化妆师一提醒,立刻就准备找一下。

    所有成员里比较热衷发s的是泰妍和西卡,其他的虽然也申请了,可是发的绝对没有她们两个勤快,而允儿现在登录用是她大号,所以并没有关注西卡来着。

    所以搜寻起照P是很快的,没多久就找到了眼熟的照P是哪一张了,14年之后泰妍的s更新量其实也算是下降严重了,以前J乎是一天一更新的,现在就比较有意义的事才会更新一下。

    同样的三多水,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表情和留言。

    看了一眼泰妍的外套,允儿眨了下眼睛,接着快速回拉,再次换成朴太衍的刚发的照P。

    化妆师看着允儿越皱越严重的眉头,咽了下口水这次没有在提醒对方不要皱眉了,因为全程看着允儿C作的她,也看出来朴太衍的照P除了人物不同地点不同,其它的完全就是泰妍照P的翻版,没错就连身上的衣F都一模一样。

    允儿收起手机,然后直接伸了出去。

    边上等着的经纪人暗暗叹了一口气,接着再次拿过收了起来,看样子小两口的冷战还要继续下去了。

    想了想在走开前还是说了一句“他们今天拍摄日。”

    原本好久没关心朴太衍行程的允儿顿了顿,接着继续无表情的让化妆师摆弄自己小脸。

    小嘴小声的嘀咕了一下“我管他P事。”

    两队夫F并没有在s拍摄,虽然说那边地下室也有保龄球馆,而且现场夫F之中,有3个是s公司的。

    可是还是没有去往那边拍摄,毕竟朴太衍现在人气是真的高,而且比以前还要难以见到,到时候一去公司,那边本身就是有不少粉丝蹲点,到时候绝对会招来不少粉丝蹲点,到时候后续拍摄就比较麻烦了,要离开或者出门买个东西什么的都不方便。

    虽然说道现在为止拍摄还没遇上这样的事情,那也是因为节目组预防得到好,从来没有透露过拍摄计划,也没去什么人多的地方找不自在。

    要是带朴太衍和泰妍去什么明洞,宏大什么年轻人的聚集地试试看,绝对把人都围的死死的。

    包场子的保龄球馆不是很大,只有5条球道,不过虽然小,装修的还是非常不错,很是精致的,看着就是专本给男nv朋友约会来玩,或者喜欢保龄球自己过来练习用的。

    而现在两队夫F,没有在坐在大门口的沙发上,而是在一条球道前的准备区域坐定,一横一竖俩条双人沙发,中间一个茶J。

    两对夫F正好分坐两边,现在都手上拿着纸笔凑在茶J前,各自脑袋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两队夫F的保龄球比赛是哟赌局的,赌的当然是一会谁请客吃东西。

    现在大家就是在写着一会吃什么,各自写上5个,到时候10样东西都是输的一对来承担。

    “寿司猪排饭”

    朴太衍小声的在泰妍耳边嘀咕。

    “都可以啊,你也点你喜欢吃的啊。”泰妍快速的写上去。

    “我都可以啊,你喜欢吃的我都能吃。”

    泰妍回头看着对方眼睛,接着低头准备咬笔思考。

    “还没改掉这坏习惯”

    泰妍立刻把笔移开,不过嘴角还是有些笑意的,这是他以前在电台里一直纠正她的坏习惯,最后为了不让她咬笔,都买了那种很可ai的PG后面有卡通形象的笔。

    不过这些笔因为可ai,经常被别的使用直播间的工作人员拿走,这让泰妍很不高兴,不过好在每次没了他都会继续卖。

    “没有拉,我都是用那种款式的笔,所以不怎么咬的。”

    “都点这么便宜的东西吗”朴太衍再次看了一眼,都是些不算很贵。

    泰妍立刻凑到朴太衍耳边小声开口“都后辈啊,不好意思点贵的。”

    “你傻的啊,我们也有可能输的好不好。”朴太衍直接无语了。

    虽然他是玩的不错,可是这又不是正规比赛,而且是两人互相扔一轮的组队塞,在加上节目组为了趣味X,还让他们各自写了2张能力卡。

    一张用来进攻妨碍,一张用来防守。

    而另一边两个小的夫F一点也没客气,joy快速的写上糖醋R,G锅J,等等。

    “要不要两个里取消一个”陆星材看着小声问道。

    joy也快速的回头在陆星材耳边说“我们也可能赢的,这些都平时看前辈s上,我比较喜欢吃的。”

    想了下美食的诱H力比较大,陆星材点了点头,之前朴太衍可是明确说了,他只打过5次保龄球。

    两边写完之后,放在一起看了一下,食物和赌局再次激发了大家的胜负Yu和紧张心情。

    男nv组队,不管是男方还是nv方,胜负Yu可不是说笑的,在恋人面前谁都想表现的更好一些。

    人类毕竟离不开动物的范畴,雄X动物争斗,不就是为了吸引异X来着

    “攻击让他们反着扔”泰妍提议着。

    朴太衍点点头,觉得她真的很善良,要是换成自己,就让对方背着另一半扔了。

    “防守什么攻击无效化”

    “反弹怎么样”朴太衍还是忍不住开口。

    泰妍立刻瞪大眼,接着用力的点着头,眼里一副不亏是我老公的夸赞眼神。

    朴太衍微笑,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做过一段时间d的好不好,这些还是有经验的。

    那边两个也是写好攻击和防守卡,这个可是都没拿出来,大家收好了起来。

    “ok,就这样吧,大家换装备去吧,joy你坐着,欧巴去拿就好了。”或许有另外一对夫F存在,陆星材比平时节目里更加要表现自己来着。

    joy也是满意的微笑着。

    泰妍没动,看着对面两人微笑,朴太衍起身拿过一边带来的运动包。

    joy一脸好奇的看着。

    “欧巴,你真的是运动员习惯啊,来打保龄球都带运动包,之前你就好奇是什么了。”

    泰妍忍着笑意没说话,朴太衍点点头“是啊,就是运动员要显得专业一点啊。”

    他坐了下来,接着从里面拿出一双橙Se球鞋递了过去,没有做作的要帮泰妍穿上,接着自己拿出一双蓝Se球鞋。

    joy瞪大眼“欧巴,你这是自己的保龄球鞋你们还特意去买了情侣鞋”

    那边球鞋其实早就准备好了,陆星材拿了回来,接着也看的目瞪口呆“哥你这是只打过5吃的样子”

    “真的,第一次打的时候就买了,这是我MM的。”

    朴太衍解释。

    可是另外两个都不相信的模样,觉得被朴太衍给套路了。

    “joy,我给你换上吧。”

    joy立刻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陆星材自己说完她也R麻的不行倒在沙发上。

    不过着也缓解了朴太衍带装备给她们压力。

    “我自己来吧。”joy拿过球鞋,接着脱了自己的鞋子。

    “没穿袜子”陆星材惊讶,接着连忙起身准备去询问有没有袜子。

    “恩不穿袜子不好吗”泰妍疑H的看向朴太衍。

    “不穿袜子运动,容易受伤啊。”

    泰妍低头看自己的脚,自己今天穿的凉鞋啊。

    接着委屈的抬头看向朴太衍。

    “啊,这边没有,哎,可惜,我平时都带一双袜子在身上的。”

    那边陆星材问完回来,接着和自己Q子开着玩笑。“要不我的给你”

    “没事的,公平的,泰妍欧尼也没穿。”

    “恩”

    泰妍刚想应和一句joy,突然一双袜子递了过来。

    “我带了啊,出来时候就注意了啊,你对我有点信心啊。”

    泰妍立刻回头,接着脸上有些羞涩,某人一直盯着自己脚看的吗不过心底还是很是温暖,至少在细心程度上,自己老公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