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平Y侯府的祖坟才被人刨了,皇上就下了圣旨来。

    就算是不给他升官,也该是给他一些安W补偿吧。

    当然,要是升官,就更好了,这样,他就更方便的能帮助大皇子登基了。

    苏蕴恭恭敬敬的跪在那,满心的期待。

    小內侍一双幽怨的眼睛,越过圣旨的边缘,看了苏蕴一眼,继而目光落向圣旨。

    哇啦哇啦一通读。

    读完,苏蕴惊呆了!

    皇上让他接了定国公的权利。

    和塔塔尔那边共同管理大夏朝的兵马!

    这个权利,简直太大了!

    想都不敢想!

    接管塔塔尔的兵马权!

    那他不就位同定国公!

    我滴天!

    前一瞬,还沉浸在银钱的巨额损失的沉重打击中,悲恸的喘不上气。

    这一瞬,苏蕴觉得自己抵达了人生的巅峰。

    情绪起伏太大,苏蕴一时间缓不过来。

    管事看了苏蕴一眼,尽职尽责的,卑躬屈膝的,拿了红包给传旨的小內侍。

    “家里祖坟被人扰了,苏大人心情不是太好,您多见谅。”

    管事陪着笑,客客气气的送走了小內侍。

    屋里。

    苏蕴抱着圣旨,坐在椅子上,极度的欢喜之后,脑子里冒出了灵魂的质问。

    皇上这么信任他,这么倚重他,让他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他还要和大皇子一起造反吗?

    就算将来,大皇子登基,能给他这么高的官这么厚的禄吗?

    苏蕴心下摇了摇头。

    不能!

    跟大皇子造反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能位极人臣,为的就是能和苏掣平起平坐,现在,他实现了。

    没有必要造反了。

    圣旨转手搁在桌上,苏蕴在地上来回徘徊。

    不行,这件事,他得好好想想。

    是继续造反呢还是不造反呢!

    芸娘立在院门口,不远不近的看着苏蕴,眉心微蹙。

    站了P刻,转身离去。

    而此时。

    相较鼓楼大街的人声鼎沸,一条狭长的小巷就显得格外的幽静。

    巷子中间部位,有一家羊汤馆。

    破旧的招牌歪歪扭扭的挂在门头上,羊汤馆里,只有一桌客人。

    一个道士,一只J。

    已经六十多岁的店家看着自己店里这仅有的一桌客人,使劲儿的揉了J次眼。

    看一眼,一个道士一只J,再看一眼,还是一个道士一只J。

    这真是……

    是我老眼昏花了还是这个道士疯了!

    请一只J吃饭?

    这是什么世道!

    当真是活久见!

    面前的炤里,煨着羊杂。

    老店家掀开锅盖,在浓浓的热气中,舀了两碗羊杂汤,撒了些早就切好备在那的葱花和香菜,颤巍巍的端了过去。

    一碗羊杂汤端给道士,老店家到还稳得住。

    可第二碗羊杂汤推到那只J面前的时候,老店家实在忍不住,哆嗦了下手。

    “啊呦!”

    羊杂汤滚烫,带着油花儿直接泼到手背,老店家手一缩,眼睁睁就看着一碗羊杂扣了出去。

    就在碗失去平衡一瞬,老道士手里的筷子电光火石间S了出去。

    两根筷子,犹如一个平稳的竹筏,稳稳的接住了要翻倒的碗。

    接住一瞬,老道士伸手将碗摆在J的面前。

    J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只咕咕的叫了一声。

    那老店家却是厚重的发沉的眼P狠狠一跳,震愕看向老道士。

    “您……”

    老道士和蔼的笑道:“手没事吧?”

    老店家摇头,缩了自己G枯的充满褶皱的手,“没事,没事。”

    道士拿出一锭银子,“今儿你这家店,我们包了,想要说会儿话。”

    店家抖着眼P,将心头才涌起的情愫压了下去,嘿嘿笑着,“用不了这么多银子。”

    道士就道:“拿着吧,我们兴许在你这店里吃好J天呢!就当是提前预J了。”

    店家犹豫了一下,伸手拿了银子。

    手背上,一道指头长的刀疤,横梗在那里。

    虽然年头早就久远,可依旧触目惊心。

    道士看了一眼,无声叹了口气。

    老店家拿了银子,默默离开,“要是添汤,叫我,我就在门口。”

    语落,关了店门。

    门口有一把快要散架的摇椅,他半闭着眼,躺在那。

    记忆犹如洪水,冲击着一个老者早已经沉寂的心。

    上一次见有人拿筷子接碗,接的这么准这么稳,出手这么快,还是在宫里。

    那时候,现在的陛下还是个皇子。

    宫里是先帝的宫里。

    他手背有刀伤,端茶倒水总是不够利索,可先帝用惯了他,他依旧是大总管。

    先帝总能一边照镜子,一边用筷子或者mao笔,将他快要打翻的碗或是杯盏借住。

    微微半阖的双眼,浑浊的眼泪纵横。

    多少年过去了……

    哎!

    先帝最ai吃的,不是御膳房的珍馐美味,是他做的一碗羊杂汤。

    心情低落,想吃一碗。

    心情愉悦,也要吃一碗。

    为了能吃上羊杂汤,先帝甚至在御书房里修了个密室。

    别人的密室,都是用来存放机要物件的,先帝的密室,放着锅碗瓢盆。

    他专门做羊杂汤。

    别的记忆,都模糊了,就记得,王召之被问斩那天,先帝吃了一锅的羊杂。

    那一天,整整一天都是Y天,黑压压的乌云压在头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就是不肯下雨,憋得人浑身难受。

    先帝从外面回来,黑着脸在书案后坐了半个时辰,就说了一句话,“要吃羊杂。”

    一大锅羊杂汤……

    人都吃吐了,还在吃。

    一边哭,一边吃,一边吃,一边哭。

    还有一次,就是熹贵妃被杖毙那天。

    先帝怕是哭了他一生的眼泪。

    ……

    店里。

    振Y子端着羊杂汤,眯着眼睛,喝了一口。

    “这世上,什么都比不上这碗羊杂汤。”

    他对面,鸭鸭翻了个J眼,低头去碗里喝了一口,咕咕了两声。

    它在定国公府,费尽力气去寻找定国公家的族谱,怎么都找不到。

    为此甚至烧了定国公家的书房密室,砸了他家的祖宗祠堂,还是一无所获。

    振Y子就去了一次,不仅找到了族谱还找到了一幅画。

    真是讨厌!

    不过,羊杂汤是真的好喝。

    喝一口,全身都通畅。

    就是这味道,有些熟悉。

    鸭鸭抖了抖Jmao,抬头咕咕了两声,看着振Y子。

    振Y子半眯着的眼睛终于睁开成正常的样子,幽幽一声叹息落下,点了个头,“是他做的。”

    鸭鸭转头朝大门方向看了一眼,又咕咕两声。

    振Y子就摇着头苦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