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罚雷劫的强弱,与渡劫的对象息息相关,从姑苏子恒的天劫看来,他的天赋与实力,当得上众人之首。

    那劫云的架势,看起来根本就不给人活路,威压浩荡,仿佛天穹塌了下来。

    不少一块渡劫的炼气士,看到姑苏子恒的天劫后,神Se是惊恐的。

    他们的天劫跟姑苏子恒的比起来,不亚于小巫见大巫。

    “狠,果然够狠,比不过,比不过啊……”

    一些渡劫的炼气士摇了摇头,远离了姑苏子恒,除了嫉妒姑苏子恒的天赋外,更主要的是害怕被殃及池鱼。

    本来,招架自己的天劫已经够吃力了,要是再被姑苏子恒的天劫照顾到,就真正的没有活路了。

    众多修士都吓的四散而逃,就只剩下姑苏子恒一人,此刻他正看着九天上的天罚,很想通快的骂娘……

    但他现在没有勇气,害怕天劫的力量无缘无故又增大J分。

    姑苏子恒看了看别人的天劫,再看看自己的天劫,心里委屈到了极致。

    委屈归委屈,既然吃了朱雀R,境界强行突破到了渡劫期,就该有做好渡劫的心里准备。

    姑苏子恒眼中的茫然之意褪去,尽数被坚毅之Se所取代,本命飞剑,滴溜溜的绕着他转圈,拖着淡淡的灵气焰尾,像是嬉闹在空气中的飞鱼,格外灵动。

    远处,风浩与孙悟空还有南界灵,目光从没有离开过姑苏子恒。

    这小子带来的天罚雷劫也太不一般了,就连风浩都差点生出了ai财之心。

    能够在渡劫期造成这种异象的,绝非凡人之流。

    嚓啦!

    一道亮如白昼的劫雷劈下,大地上被炸开一条裂缝,处在裂缝中的姑苏子恒,脚踏飞剑,头顶三尺的位置悬浮着本命飞剑,此刻剑尖微微有些钝了。

    姑苏子恒右手剑指微微颤抖,第一波雷抗下来了。

    轰隆隆!

    第一波雷结束,没有任何停歇,直接飞快的酝酿第二道劫雷。

    不等姑苏子恒调整灵力,天际骤然一亮,紧接着惊雷声大起,雷罚再次朝着姑苏子恒的脑袋劈下。

    “起!”

    姑苏子恒全神贯注,C控本命飞剑抵御雷罚。

    然而,毕竟是天地之力的雷罚,姑苏子恒的本命飞剑在第二道劫雷下,直接崩断成了三截。

    噗!

    姑苏子恒也在本命飞剑断裂的刹那,心脉受创,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

    精神状态也迅速萎靡了下来。

    “不妙!”

    孙悟空轻声嘀咕道。

    姑苏子恒,毕竟是初入渡劫期,C控飞剑的手段跟各方面的综合能力,无法跟真正的渡劫期强者相比,眼下形势很不妙。

    姑苏子恒也明悟的很,本命飞剑崩断,心脉也受创了,他J乎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抵御天劫。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

    姑苏子恒不想认命,但面对天罚,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只是徒劳无功。

    他的雷劫太强大了,是别人的好J倍威能,接下来的第三道天罚怎么抗?

    姑苏子恒的目光突然看向风浩等人所在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期盼之Se。

    好不容易得到了莫大的机缘,修为暴涨至渡劫期,归元剑宗的未来形势大好,可他要是就这么死了,就太不值了。

    姑苏子恒眼巴巴的看着风浩跟孙悟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风浩跟孙悟空都没有说话,天罚不认人,他们不想冒这个险。

    并不是说他们担心自己,而是担心他们出手了,姑苏子恒渡劫会出现更大的变数。

    “一切看造化吧……”

    风浩请轻摇了摇头,这是姑苏子恒的命运,能不能挺过来,就看他自己了。

    孙悟空本想用金箍B去抵挡下这道天罚,但见到风浩摇头,就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于是也露出一副ai莫能助的表情。

    南界灵似乎看不下去了,正Se道:“这小子天分很高,真打算就这么错过了?”

    风浩看了眼南界灵,说道:“这是他必须要经历的劫数。”

    “好歹你也是世界之主,一点办法都没了?”

    南界灵不信风浩会见死不救,姑苏子恒表现出的天赋,哪怕在它眼里也是合格的,只要多加修行,日后绝对会是新一代剑仙强者。

    “这里并非我的世界……”风浩摇了摇头道。

    南界灵耸了耸肩,风浩不出手,他身为风浩的半个打手,有心也无力。

    它自己都是神魂T,要是敢去碰这些东西,估计连它都要经历一次天罚雷劫的洗礼。

    姑苏子恒内心近乎是崩溃的,风浩跟孙悟空都没有出手的打算,他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Y,都还是未知数……

    嚓啦!

    便在此时,第三道劫雷经历了更久的酝酿,终于如期而至,携带者恐怖无比的威压,撕裂苍穹。

    “拼了!”

    姑苏子恒绝望了,紧咬牙关立吼一声,再次祭出了那把断裂的本命飞剑,迎着闪电冲了上去。

    然而仅仅是一瞬间,只剩下剑柄的飞剑彻底沦为了粉末,随风地间。

    啪!

    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姑苏子恒的身T被雷罚劈中,只是一瞬间,便化成了灰飞。

    落得了跟他本命飞剑一样的下场。

    “少宗主!”

    其他J个渡过雷罚天界的归元宗弟子,顿时歇斯底里的叫喊了起来。

    少宗主死了,他们会宗门如何J代?

    “那家伙失败了……”

    “还好我的天赋并不强,否则的话,下场估计跟姑苏小子差不多了。”

    其他炼气士看到这一幕,唏嘘的同时,暗自庆幸没有成为跟姑苏子恒一样的妖孽。

    哎!

    风浩轻叹了口气,终归是天罚雷劫太强大了,姑苏子恒才入渡劫期不久,哪里招架的了三重雷罚?

    但很快,风浩的眼睛便是落在了南界灵身上,嘴角扬起一抹细微的弧度。

    南界灵被风浩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自在,总感觉风浩罪恶的双手,又一次伸向了它。

    先是吃朱雀R,这次又要G什么?

    “你看着我G什么?”南界灵木讷道。

    风浩笑看着南界灵,认真道:“姑苏这小家伙的元婴没散吧……”

    南界灵嘴角微chou,道:“你不会是让本尊出手拉出这小子的元婴,然后……救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