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皇甫惊雷的强

    而在通天等一行人都是在商量之际,此时在天武台之上,第一轮的比试,已经是出了结果了,显然如同风浩等人所料一般,血剑轻松地获胜。

    沒有任何的艰难迎战,血煞手中的剑,在他的极度施展之下,J乎是B迫得对面近乎沒有还手之力。

    而作为他的对手,即便是心有不甘,但是待得血剑的那一柄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也只能是不得不认输,因为他可是感觉到,如果自己不认输的护,这把长剑,绝对会是染上自己的鲜血!

    “血剑获胜。”

    随着玄道谷长老的宣布,血剑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长剑,从而退到另外一边,这一场战斗他获胜了,那么他接下來所要等待的就是,下一轮的比赛。

    “现在是编号2的两位选手站出來迎战。”

    很快第二场比武即便是开始,这一场,两个人都是势均力敌,经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战斗,才是分出了胜负。

    “编号为3的两位选手出來迎战。”

    “编号为4的两位选手出來迎战。”

    如此接下來,很快就是轮到了第五场比试,经过了前面四场的比武,风浩心中也是对于在场的一部分实力有所了解,不得不说,能够赢的,都是人中龙凤,而且风浩相信,他们应该都还沒有使用出自己的底牌。

    想必,到了下一轮,将会是更加地艰难!

    此时,玄道谷的长老宣布第五场开始,风浩与着乐皇相视一眼,脸se也是变得凝重了许多,因为第五场,赫然便是那皇甫惊雷的比试。

    对于皇甫惊雷,他们可是十分地关注,如果能够他通过这一场比试,应该或许可以看出皇甫惊雷的修为,到达了哪一种程度,他们心中也是好歹有个份量。

    “他的对手是谁。”风浩也是皱了皱眉头道。

    “不清楚。”乐皇摇了摇头,但是随后,下一刻,皇甫惊雷便是出现在了天武台之上,依旧是那一副尊贵的姿态,头带羽冠,身穿华F,给人一种帝皇一般的感觉,宛若他就是这P世间的帝皇,主宰着一切!

    “说实话,看他这幅样子,我就不爽。”乐皇耸了耸肩膀道,也不知道是出于妒忌还是真的不爽。

    “沒事,等哥碰见他了,给你打爆他。”南宫无忌也是咧嘴一笑道。

    而就在他们三人聊天之际,在皇甫惊雷的对面,也是缓缓地步行出了其中一人,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风浩三人不由得是有点诧异,居然是那个黑袍男子。

    这个黑袍男子,在海选赛的时候,不管对手是何人,他都是一招解决了战斗,因此给风浩等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这次估计好玩了,那个黑袍人來历不明啊。”显然,乐皇顿时便是露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神se。

    “有点难说,那个黑袍人虽然是神秘,但起M我自认还能够对付他,但皇甫惊雷给我的感觉,太神秘了。”风浩则是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他们都可以通过皇甫惊雷的表现來分析一番。

    此时,在天武台之上,皇甫惊雷与着那一个黑袍青年也是沒有过多地说话,甚至连J谈都沒有,在玄道谷的长老命令之下,两个人陡然地也是开始了J战。

    皇甫惊雷脸se未变,缓缓地步行着走向了面对面的黑袍青年,脸庞上的漠然,似乎是不把一切都是放在眼内,然而那个黑袍青年则是皱了皱眉头,他下意识想要动,但是他的脸se骤然地发生了变化。

    因为他心中刚是y要动,便是感觉到了一番如汪-洋一般的气势,顿时向着自己的正面席卷而來,甚至是让得自己的身T无法进行动弹。

    “怎么回事。”黑袍男子的脸se陡然地一变,旋即感觉到莫名的恐惧,他的视线看在了逐渐向着自己步行而來的皇甫惊雷身上,顿时也就明白了,这G气势,恐怕就是來自皇甫惊雷的身上。

    这一幕,诡异地发生了在所有人的面前,J乎他们都是不明白,为何黑袍青年居然是连动弹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皇甫惊雷走在了他的面前。

    “你输了。”

    皇甫惊雷,就这般直接地走到了黑袍男子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指,点在了黑袍青年的额头之上,淡淡地道,此刻,皇甫惊雷宛若是可以主宰别人生死的帝皇一般,霸气无疑。

    黑袍青年喉咙动了J下,他试图想要挣扎,但是皇甫惊雷点在他额头的手指,却是宛若一把利剑一般,让他的内心生出了恐惧。

    而且,他此时想要动一番,都是做不到。

    “这到底怎么回事。”

    在远处的风浩与着乐皇等人相视一眼,纷纷是惊愕无比,这一幕简直是太奇怪了,对方具T是连动都动不了。

    “气势,皇甫惊雷的气势。”

    P刻之后,风浩微微地闭上了双手感受了一番之后,也是睁开了双眸,露出了一副惊容,这皇甫惊雷居然是单凭着气势,就是能够压制对手。

    要知道,他的对手可不是一般人,居然能够做到这等地步,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惊颤。

    而在天武台之上,黑袍年轻人在三思过后,最终也是放弃了抵挡,缓缓地道出了一句认输。

    在看见对面认输之后,皇甫惊雷才是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指,浑身的气势,顿时便是内敛,而那名黑袍年轻人才是顿时直接地瘫倒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太可怕了,面对皇甫惊雷的感受,让他J乎是察觉到死神就在自己的头顶上,随时都能够落下死神的镰刀。

    “他比以前更前了。”乐皇缓缓地道,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终究是现实,而且还不是强的一点半点,甚至是强到了离谱的地步,居然是单凭着气势,就能够压制出同等级的存在,这一点即便是风浩,自认也是做不到。

    “再强,只要是沒有成就至尊,我也就无惧。”风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