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1章不可阻挡

    阎君居然就是这样败了,而且还是败得如此利落,简直就是让人无法置信。

    风浩淡淡地转过身來,步步地走向了那阎君,嘴角轻微地扬起一抹弧度,轻声道:“本來不想让你难堪,不过你却是对我动了杀意。”

    阎君挣扎着站起來,刚才那一击,风浩并沒有太过重创他,只是用着一种借力技巧,把他自身释放出來庞大的力道,都是给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去。

    “哼,果然是有两下门道,不过就以为这样能够进入踏仙楼,恐怕还早着呢。”

    阎君是何等人,怎么会是轻易地认输,当下他也是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反而是用着一种冷酷的眼神看着风浩,一G无形的威压开始自阎君的身T当中弥漫而出。

    而风浩很快便是发现了,在阎君的身T表面,却是开始浮现出一抹淡淡地金Se光芒,而随着这些金Se光芒的出现之后,他整个人都宛若是笼罩在一种金Se之中,宛若雕塑。

    “不败金身,这下阎君可是动用了真正实力。”

    “沒有错,这就是阎君的成名绝技,不败金身,据闻一旦施展,R身的强度将会是达到了一个极限,同阶存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

    当下也是有着不少人便是知晓,现在的阎君恐怕是要动用真正的全部实力了,也有很多人自觉地退后,给他们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在凌霄城,踏仙楼很久沒有发生过这种事了,当下这件事迅速地在凌霄城之内传播开來,吸引了更多的人。

    看着眼前全身宛若一座金Se雕塑的阎君,风浩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虽然阎君修为是与着自己无比想必,但是看上去,这所谓的不败金身似乎是很难缠。

    “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风浩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既然别人都是欺负到了头上來,他在容忍可就不是他风浩了。

    “踏仙楼规矩之一,哪怕是你杀了我,也不会是遭受任何后果,不过前提是你有着这个能力。”阎君冷峻地道,施展了不败金身,他内心沒有丝毫的畏惧。

    “这样甚好。”

    听着阎君这么说,风浩索X也是放开手,既然哪怕是杀了他,也不会有着任何后果承担,那他还有什么顾忌。

    他只是想要进入踏仙楼而已,这阎君无故出來阻拦,甚至是对着自己动了杀心,实在是不可留。

    “轰。”

    当下,风浩率先出手,他T内依旧是沒有半点能量波动,直接地一脚踏着地面,顿时好像大地都是在此刻颤抖了一下。

    石屑飞舞而起,在一瞬间的功夫,风浩的身T表示宛若是一颗P弹一般地暴S而出,所过之处,空间都是传來了破空声。

    既然这阎君以着**力量强横出名,而风浩在此时,偏偏又是无法动用天谴之力,那么他也是打算以着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R身强横,我比你更强。

    当下在身T移动的那一瞬间,风浩T表便是浮现出一阵阵微弱的九Se神芒,转眼之间,风浩的身T便是被着一种神秘的九Se符文给遍布全身。

    莽荒奥义。

    瞬间施展开來,一双巨大的翅膀陡然地从风浩的背部施展开來,在这种状态之下,风浩的速度得到了更大的提升,整个人J乎是化作了一道残影,就已经是來到了阎君的身前。

    面对于风浩的突然出手,阎君也是微微吃惊一下,因为他发现风浩的速度似乎是变得更快了。

    “哼,速度再快也沒用。”

    阎君当下便是低声怒吼了一下之后,整个人便是原地冲出,化作了一道璀璨的金Se神芒,直接地Y上了风浩。

    虽然在他眼中看來,风浩此时似乎也是施展了某种秘法,将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不过他却是认为,速度再快也沒用,在施展了不败金身的自己,风浩除非是压倒X的力量,否则根本是不可能是赢得自己。

    “轰轰轰。”

    当下,两个人的身影都是宛若消失一般,哪怕是在场也是有着一些强者,不过以着他们的眼里,却是根本看不透风浩的速度。

    他们只是看到了一道九Se残影时隐时现,伴随的还有风雷响声一般的**对碰声,连同阎君的速度也是提升到了极致,两个人可谓是打得难分难解。

    而在他们两人J手的同时,不仅仅是惊动整个凌霄城,连同踏仙楼里面的一些强者也是被这等能量波动所给惊动了。

    “外面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人敢在凌霄城撒野。”

    在踏仙楼的一处楼阁里面,一名玉面白衫男子正在环抱着两名如花似玉的nv子,却是突然地紧皱着眉头,对着旁边空位无一物的空间问道。

    P刻之后,那一处地方的空间却是缓缓地呈现了一丝涟漪,一道全身笼罩在黑Se衣袍中的男子也是单腿跪下道:“回少主,是有陌生的强者想要进入踏仙楼,不过阎君跟他打起來了。”

    “哦,陌生的强者,并非是凌霄城的人。”

    当下听得他这么说,这个被称呼为少主的人,也是面露诧异之Se,当下也是來了兴趣,问道:“那人什么实力,阎君那个莽夫怎么和他动手了。”

    “属下看不透。”

    黑袍男子迟疑了一下,也是摇了摇头道,别说是阎君,就连他也是根本无法看透风浩的修为。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居然连你都看不透,这下可好玩。”那名玉面公子当下也是面露出一种兴奋的神Se,抱着怀里里面的两个貌美nv子亲昵了一番之后,也是笑着道:“走,我们出去看看,这个陌生强者,到底是有着何等过人之处,想要进入这踏仙楼,可不是这么简单之事。”

    在这番声音落下之后,玉面公子的身影却是陡然地直接消失,甚至是沒有半点能量波动,实在是诡异得很,紧随的是连同那名单腿跪在地上的黑袍男子也是缓缓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