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

    风浩点了点头道。

    他在大天榜上的排名,上升了六万多名,稳稳的仙魔路必去户。

    陪鞠依去看她的天梯赛,这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好歹也是共处一个屋檐下的朋友。

    当然……风浩才不会说,他还真担心拒绝了鞠依,这不详之气是否反过来戏弄他。

    鞠依见风浩这么快就答应了,俏脸上一P欢喜,当即开口道:“那还不换衣F,我们现在出发……”

    “这么急?”

    风浩愣了一下。

    “你肯定不急啦,但师M我急啊……”

    鞠依忍不住想白一眼风浩,他当然不急啦,大天榜上升六万多名,妥妥的第一。

    这样的成绩,就算给整个大罗金仙界的金仙十年时间,也不见得有人能爬这么高。

    但自己从参加定级赛在天仙榜后,就再也没去过,而且像她这样的金仙,应该还不少。

    这次仙魔路的名额只有五百个,外加前一百金仙,众仙家不得削尖脑袋往上挤?

    “好……那你等我一下……”

    风浩随后进卧房换了套仙袍,便跟着早就急不可耐的鞠依,离开了九界仙境。

    离开的时候,所过之处……堪称寸C不生。

    一个个凡是心里腹诽二人的仙境弟子,都一个个闹肚子。

    于是……

    仙境后山的一些仙C仙树,都像是得到了什么大补之物一般,长的极为肥沃……

    当然,这是后话。

    ……

    风浩在仙镇中,发现如今仙镇已经到了人C拥挤的地步,所有金仙都排着队前往仙禽殿。

    这种场面简直堪称浩大。

    风浩不用想也知道,如今的大罗天恐怕也已经仙满为患了吧……

    “鞠依师姐,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参加天梯赛了?”风浩好奇地看着鞠依。

    “因为现在的仙界格局马上就变了,帝器现世,人人都有可能成为执掌万界的仙祖,我觉得……你跟我都有希望。”鞠依小声道。

    “……”

    风浩听到鞠依的话后,不由愣了一下。

    “你想想啊,我可是个不详之人,任何对我有坏心思的人,都会倒霉……所以我敢肯定,只要我想得到一件帝器,那么谁跟我抢,谁就会倒霉……”

    鞠依信誓旦旦的说道,但紧接着补充道:“当然,你除外……”

    她继而笑看着风浩道:“而且,你可是我接触的人中,唯一没有受到不详诅咒的人,反而还传染了我的不详,咯咯……”

    鞠依忍不住掩嘴轻笑了起来。

    在她看来,风浩沾上了她的不详诅咒,想想都觉得刺激。

    风浩微笑地看着鞠依。

    这姑娘笑起来其实真的挺不错的……

    仙镇金仙虽然够多,但也很快就轮到了风浩跟鞠依,由于仙禽来回累瘫了不少,便只好同时两个人或者四个人驾乘一头。

    鞠依J了两枚仙晶,打算就她跟风浩两个人。

    但谁知道……Y是有两个散仙,要求跟他们一块骑乘一头仙禽,赶着去大罗天扬名。

    “呵呵!”

    鞠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然而这一笑,那两个散仙口水都差点流了一地。

    对此,风浩只能心中为这两位散仙默哀了。

    仙禽腾空前往大罗天的版图,其中一个山羊胡的金仙,也许是嫌弃风浩太碍眼了,竟然挡在他跟鞠依这个美人中间。

    当时便眼神示意身边的散仙友人。

    那散仙友人心领神会,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跟风浩搭话道:“这位仙友……不知是散仙还是哪个仙境弟子?”

    风浩没有理会这位散仙友人,目光在欣赏大罗金仙界的景Se。

    那散仙友人嘴角chou搐,心中略微有些不爽。

    这厮也太不给面子了啊!

    “这位仙友,不知道如何称呼?”

    “你在跟我说话?”

    风浩狐疑地看着这个散仙友人,这个散仙身穿道袍,略微有些秃顶。

    估计是修仙压力大导致的。

    那秃顶散仙当时就惊了,我特么不跟你说话给谁说话?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脸上却是和颜悦Se道:“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秃顶散仙其实没心思跟风浩唠嗑,他的目的就是给兄弟提供跟那漂亮仙子亲近的机会。

    风浩想了想:“不方便!”

    “……”

    秃顶散仙当时就沉默了,嘴角再次微chou,然后继续G笑道:“呵呵,仙友可知道我是谁?”

    风浩皱眉道:“你是谁跟我有关系?”

    “???”

    那秃顶散仙当时就懵B了,这小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他都这么明显的表示自己不是一般的金仙。

    要不要这么傲娇?

    “我乃是大罗天排行六万多名的散仙,挑灯真人……”

    秃顶散仙手掌一翻,掌心上便出现一盏仙灯。

    仙灯散发着细微的光芒,有G好大的仙气沉浮。

    鞠依在一旁美眸瞪得老大,惊诧道:“风浩,竟然是挑灯真人……”

    风浩怔了一下。

    这秃顶散仙来头很大?于是疑H地看向鞠依道:“很厉害?”

    那挑灯真人以为鞠依知道他的来头,此刻正有J分得意。

    甚至觉得……应该让他来接触鞠依。

    但就在他打算将散仙友人挤开,自己靠近鞠依的时候,鞠依美眸茫然道:“没听过这个名号……”

    挑灯真人:“???”

    风浩:“……”

    挑灯真人一愣一愣的,他脸Se涨成了猪肝Se,这啥意思啊?

    没听过本真人的名号,那么惊讶G什么?

    风浩则是忍不住扶额,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解锁了鞠依什么新技能。

    就在这个时候,那被挑灯真人挤了两下的散仙,皱眉地看向挑灯真人,道:“别嘚瑟了,你那名号也就咋们圈子里人知晓,这两位仙友,一看就是仙境弟子……”

    那散仙话音落下,直接按住风浩的肩膀,正声道:“本真人是一散仙,但众多仙境道君都有收我为弟子的意思,被本真人拒绝了……”

    “话说完了没?你这个……是什么意思?”风浩沉声道。

    他眉头紧蹙,脸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寒霜。

    有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说。

    这么用力拍他的肩膀算J个意思?

    大家很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