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在神狱外面,还是里面,此时都是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禁制正在逐渐地被摧毁,沒有任何意外,在邪月至尊等人拿不出任何应付的办法,禁制正在逐渐地被他们等人的联手爆发之下,一点点地崩解着。

    然而,这等情况,约莫是持续了三分钟左右,这一P屹立了无数年的禁制,似乎终于是承受不住了,在风浩等手之下,这一处的禁制,终于是宣告破灭。

    在禁制破灭的那一瞬间,风浩等人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这该死的禁制,终于是被他们手解决了,若是再沒有办法破掉,恐怕他们只有转身离开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平掉神狱,我救人,你要拿你的东西,我两互不相G。”

    此时,禁制破掉之后,风浩也是瞥了一眼那麒麟妖龙淡淡地道,现在他们的J易也算是到此结算了,各自进入神狱,寻求各自所需要的东西。

    然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风浩与着仙儿相视一眼,旋即也是直接地暴S冲进了神狱里面!

    “咦,这小子不是还答应要给我九命C的么。”

    麒麟妖龙愣了一下,旋即也是想起了,在进行J易之前,这个家伙,可是答应要给自己一半九命C的,然而如今这个家伙就这么跑掉了,不过细想一下,麒麟妖龙想到了那神狱之下镇压的至尊神兵,也是嘿嘿一笑,能够得到捆龙索的话,它到也不会是亏到哪里去。

    “上,孩儿们,给我平了这神狱。”

    当下,麒麟妖龙也是怒吼一声,旋即直接地显化出本T,Y生生地就是冲了进去。

    然而,在禁制破灭那一刻,神狱里面的两位至尊,也是进入了战斗状态,当下看见率先进來的是风浩,邪月至尊也是双眼暴S出一道冷漠,怒喝道:“给我杀了他。”

    这一次,他们沒有出手,相反是让神狱护卫的众人联手,而邪月至尊与着Y日至尊,则是准备留下來应付仙儿。

    然而,他们都是沒有注意到,在风浩的身后,还有一群浩浩荡荡以麒麟妖龙为首的远古妖兽,此时正在肆意地冲了进來,那等场面可谓是极为地混乱,一下子平静了数千年如同禁地一般的神狱,在这一刻,彻底地是疯狂了起來。

    风浩看着那接近十來个來势汹汹的神狱护卫,也是嘿嘿一笑,他可以地放缓了一下脚步,反而是让尾随在他身后的那些远古妖兽给冲了过去,他这一次志在救人,并非是在对于敌人。

    这些妖兽,自然是沒有察觉到风浩的小心思,然而当下那群神狱护卫在想要留下风浩,但是却被这么一G妖兽冲击,反而是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地步之中。

    看见这一幕,风浩也是冷笑连连,沒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地向着神狱之中,最为高耸的那一座建筑物疾跑而去。

    麒麟妖龙在进來之际,看见风浩直奔神狱而去,它内心也是颇为着急,他的目的,可是神狱镇压的至尊神兵,当下怒吼一声,Yu要是直接地跟上,但是此时Y日至尊却是陡然地过來拦截下來他。

    “麒麟妖龙,你破坏我们之间的约定,你也绝对沒有好下场的。”

    Y日至尊Y狠地道,若非是这些远古妖兽在乱事,凭借风浩与着仙儿两人,根本就是沒有这个能力是可以冲破禁制,更别说是如今神狱之内,乱成一窝粥了。

    “你们这些人也是聒噪,滚。”

    麒麟妖龙是何等强者,纵然Y日至尊的修为不低,但是依旧是沒有把他放在眼内,麒麟妖龙目的是那神狱镇压的至尊神兵,当下也是不想与着Y日至尊过于纠缠。

    但是Y日至尊却就是认定了他,直接地拦截了下他,并且是冷声道:“有我在,休想过去。”

    麒麟妖龙B然大怒,当下也是沒有其他话语可以说,直接地动手,不过他一时P刻,想要解决掉Y日至尊,恐怕也是难以做到,所以他也是颇为烦躁。

    现在不知道何时候,仙的援军会是到來,他沒有太多的时间可以L费,否则这一次就可以算是亏本了,所以当下他也是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直接地动手相拼起來。

    此时,风浩已经是摆脱了那些神狱护卫,纵然是这半路有着一些白袍护卫想要阻拦自己,但是都毫无意外,直接地被自己解决掉,直奔那一座建筑而去。

    所幸的是,在进入建筑之际,却是沒有遭受到任何禁制的阻拦,想必这也是神狱的疏忽之一,因为外面有着邪仙至尊的禁制守护着,外人根本是不可能入侵到这里。

    而且平时还有极为强大的神狱护卫所镇守,里面的人压根是沒有机会逃脱,外面的人,也是沒有办法冲进來,但是这一次风浩的出现,却是颠覆了这一个局面。

    沒有任何禁制的阻拦,风浩直接地进入了神狱的深处,随后也是直接地直奔里面而去,映入眼帘的是一P黑暗,可以清楚地看见,这是一座牢房。

    沒错,这就是神狱的最核心之处,关押着仙的历代罪人,当下随着风浩的闯进,这P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神狱,终于是开始躁动了起來,在寻找春天的过程之中,风浩注意到了,这里面有不少强者,但是他们的身上都是有着诸多锁链捆绑着,根本是无法挣脱。

    “救我出去。”

    “救我。”

    “求你了,救我出去。”

    当下一阵阵求救的声音充斥着神狱当中,不过风浩却是沒有理会他们,他的目标是春天,至于其他人,不管生与死,都与他沒有任何关系。

    “春天,你在哪里,。”

    当下,时间紧迫,但叶青寻找了一下,却是沒有发现春天的踪影,也是不由得是怒吼道,他的回音不断地在这神狱里面回荡着,最终在最深处的一处角落,那保持静坐的春天终于是依稀地听到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