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浩听到凌落宗主的话,整个都一愣一愣的。

    这是他第一次见一个宗主级的大佬,将作弊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道貌岸然……

    风浩想了想说道:“嗯,那舞弊的弟子剥夺他的大比资格,此长老之孙晋级下一轮!”

    那浩的话后,当时便感动的直掉眼泪。

    监察使真的公正啊!

    那长老之孙也感动到哭,本来最开始对手故意让他,他还挺放松挺激动的。

    没想到对手却是在故意演戏,故意让监察使以为他舞弊!

    天可怜见,身为长老之孙的他哪里敢当着监察使舞弊,这要是被剥夺资格了,怕是要被长老PG都揍开花。

    刚才监察使说他舞弊的时候,他都差点吓懵了!

    还好……监察使现在还他清白了。

    凌落宗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示意那个被剥夺大比的弟子退下。

    那弟子也没有什么怨言。

    反正他得到了好处,再说这大比对他来说,本身就没想过拿到名额,得到祖界机缘。

    毕竟……这里还有个中位神的监察使。

    ……

    接下来的大比,风浩要求所有弟子重新chou签,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有人作弊。

    就算有,风浩自认为他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大比继续。

    风浩刚才的判决,让不少弟子都心F口F。

    就连J个浩的态度改变了很多,不是很想再用计谋坑风浩了。

    当今日的大比结束,众长老担心再被宗主叫去赴宴,便都躲着凌落宗主,想要离开。

    但凌落宗主这时候却开口说道:“诸位监察使都没走……再说……你们对仙味不感兴趣吗?”

    咕咚!

    凌落宗主再次提到仙味。

    好J个长老当时都快流口水了,连连点头道:“感兴趣的,宗主……”

    有仙味自然有佳酿,有些长老这时候恨不得立刻上桌,畅饮一番。

    随后凌落宗主看向风浩道:“风小友,来吗?这仙味可是极为难得的,你放心……本宗绝不会加害你,毕竟……你代表的羽化神宗!”

    他在诱H风浩。

    风浩本来就对这仙味有兴趣,想了想便点头道:“好!”

    “呵呵!”

    凌落宗主这个时候心情很好,就像是家里来了个久违的朋友,心心念念的都是跟朋友喝酒J心。

    然后有弟子带路。

    这次吃仙味,当然不会选择在大殿中。

    而是在太清仙宗的一个山头。

    那里有专门进食仙味的地方,名为仙味阁。

    这个地方是宗门的禁地,没有宗主的允许都是禁止入内的,就连长老,也只有参观的权利。

    只有宗主可以在这个地方设宴。

    既然取名仙味阁,那呈上来的肯定只有仙味,外面芳C鲜美,阁内美酒佳肴。

    还有伺候的太清仙宗小仙nv。

    风浩来到仙味阁的时候,当时便有种来到天上人间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那J个小仙nv的时候……

    风浩觉得这太清仙宗高层的生活,简直不要太悠哉。

    羽化神宗的长老跟宗主,貌似都没有这种待遇。

    其他长老也有点意外。

    “宗主,这仙味阁……重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老开口说道。

    其他长老也都很好奇。

    自从太清仙宗被剥夺神宗之名后,这仙味阁其实早就关闭了,一直也都是禁地没有重启。

    没想到J天居然重开了。

    众长老看到仙阁内的圆桌上,摆满了佳肴,一看就是那些野生仙禽的R,还有仙酿瓷坛。

    太勾人食Yu了。

    “上次有弟子历练的时候,猎杀了J头仙禽,本宗便用奖励换了过来,寻思着哪天与诸位长老一块畅饮,聊聊仙宗发展大计……”

    凌落宗主笑道:“这不碰到百宗大比,神宗监察使也在场,便重开仙味阁,与监察使分享下太清仙宗的仙味……这可不是一般的仙厨能够作出来的佳肴……呵呵!”

    而这个时候,外宗首席长老杜宗姗姗来迟。

    “杜长老!”

    “杜长老……”

    众长老看到外宗首席长老也要入席,当下便纷纷拱手。

    “诸位长老客气……”

    杜宗笑了笑,然后在凌落宗主的示意下,坐在了风浩的旁边。

    风浩这时候也不太好跟杜宗说话,因为他突然搞不清这杜宗到底是羽化神宗的弟子。

    还是依然是太清仙宗的弟子。

    但风浩没说话,杜宗长老却自己开口说道:“初次见面,先自我介绍一下,杜宗!”

    风浩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C作?合着杜宗长老昨晚到他洞府,真的是偷偷来的,他真的是羽化神宗弟子?

    凌落宗主笑着捋须道:“风小友,这杜宗长老我跟你介绍过的……你们可以相互认识下……”

    “好!”

    风浩随后率先与杜宗长老砰了一杯,小酌一口。

    风浩这时候既然看不穿杜宗到底是什么人,所以他选择重新认识杜宗,没有过多的J谈。

    而风浩也算是见识到了凌落宗主的厉害。

    席间!

    有小仙nv倒酒,时不时的在风浩耳畔吐气如兰,那样子就像是要S软到风浩怀里一样。

    “姑娘,请自重!”

    风浩很正经的一番话,当时便让那小仙nv脸Se一红,然后果然正经了很多。

    不少浩好定力。

    坐怀不乱!

    这在年轻的弟子中,实在难得。

    都说仙无七情六Yu,没有七情六Yu还能叫仙?仙也是人……只不过是七情六Yu可以收放自如。

    凌落宗主笑了笑,让大家多吃仙味。

    就在这个时候,杜宗怪叫一声:“天呐!”

    凌落宗主眉头一挑,这么快就开始了吗?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杜宗长老?”

    其他长老这时候都放下筷子,目光纷纷落在了杜宗浩也被吸引了目光。

    “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

    杜宗将盘子里的一块仙禽R分开,然后众浩,便看到杜宗长老的盘子上,竟然有一枚散发着仙光的小珍珠。

    “嘶!”

    有长老看到这小珍珠,当时便倒chou了口凉气,低声道:“这是仙禽的内丹,堪比天玄神丹,但价值却比天玄神丹还高,因为实在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