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龙凤玉璧

    皇城近郊。茅屋小院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正在聚精会神地缝制一件小褂。

    吱呀一声响,小院的门被缓缓推开了,一个脸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少nv,悄悄地走了进来。她走路很慢,很轻,她知道老人喜欢安静。

    少nv跨着一个小篮子,篮子里躺着数十朵鲜艳的小花。

    老妪微笑着站起,她一脸慈祥地走过去,抓住少nv冰冷的小手,眼睛里满是怜惜和疼ai“梦儿。”

    茅屋后的小山上,开满了五颜六Se的小花。梦儿每天都要去山上去采摘一些小花,卖给集市的花店里。这些日子,她过得很充实,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心就隐隐绞痛。她的苦,她的痛,已融进了血Y,深入到了骨髓。这一辈子,恐怕都摆脱不了了。人只知生之乐,然不知生之苦,知死之恶,然不知死之息也!梦儿确实很累了,她也想过死,但她却不能死!如果死了,她怎么对得起ai她的人?

    黎明,梦儿洗了一把脸,挎着小篮子,早早地出了门。

    H昏。又是H昏。今天虽然没有下雨,但天空还是Y沉得很厉害。刚到H昏时分,天就黑了下来。

    老妪站在小院的门口,扶着龙头拐杖,在静静地站着。

    远山的小径,笼着淡淡的雾气,若是平时,梦儿早就回来了。可是今天,小径上还不见梦儿的身影。

    老妪紧握着龙头拐杖,眼睛里已有了焦急之Se。远山的小径上,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老妪紧握着手中的龙头拐杖,转身进了小院。

    马蹄声在小院前消失了。紧接着,亮起了数十支火把。

    数十支火把,将小小的院子,照得透亮。

    老妪一脸平静地站在小院子里。

    数十个悬刀佩剑的彪形大汉,燕翅形排开,一个人冷着脸,背负着手,傲然挺立。

    老妪突然笑了笑“不知是哪阵香风,把肖王爷吹到了这里。”

    肖王府的王爷肖三公子,淡然一笑“小王来得鲁莽,还望老夫人见谅。”

    老妪道“王爷如此礼贤下士,真是折煞老身了。”

    肖三公子面容一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小王来此,有一事相求。”

    老妪淡然一笑“贵足不踏J地,王爷如果没有事情,老身八抬大轿,恐怕都请不来王爷。”

    肖三公子仰面望天,叹息了一声,沉声道“本王想在老夫人面前打听一个人。”

    老妪苦笑道“山野村夫,足不出户,王爷只怕是找错人了。”

    肖三公子冷笑道“这人行踪诡秘,别人不知道,但老夫人却知道。”

    老妪叹息了一声“王爷说的是离飞笑?”

    肖三公子冷笑道“我说的是洛小枫。”

    老妪皱紧了眉头,淡淡道“洛捕头早就死在接天魔崖了。这本是江湖人所共知的事情,难道王爷没有听说过?”

    肖三公子冷笑“据可靠消息,洛小枫不但没有死,前些天,还来过你这里。”

    老妪沉下脸“老身在这里,从来没有见过洛捕头,想必是王爷手下弄错了。”

    肖三公子冷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说的,所以,我特意带了一件礼物过来。”他说着话,突然大喊了一声“带过来。”

    一个浑身S透,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年轻人被人拽了过来。

    年轻人扬起脸来,他脸上有一颗很醒目的红痣。

    离飞笑!这个年轻人赫然竟是皇城的大捕头离飞笑!

    肖三公子冷冷地看着老妪,忽然道“离夫人!”

    离飞笑垂着头,在剧烈地咳嗽着。

    离夫人瞪着肖三公子,恨恨道“肖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肖三公子冷冷道“如果离夫人不告诉我洛小枫的下落,你儿离飞笑,就……”他后面的话没有直接说出来,但他知道离夫人肯定知道他的意思。

    离夫人恨恨道“既然肖王爷蛮不讲理,我只好以死相拼了。”她说着话,手中的龙头拐杖已缓缓抬了起来。

    肖三公子背负着手,冷笑道“夫人要是动手,你的儿子离飞笑就完蛋了。”

    离飞笑看着离夫人,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娘,你不要管我,儿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的Y谋得逞的。”

    离夫人看了一眼离飞笑,手中的龙头拐杖已缓缓垂下。

    肖三公子看着离夫人,淡淡道“母子情深,血浓于水,我想老夫人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离夫人瞪着肖三公子,忽然道“肖王爷这次来,好像不全是为了洛捕头。”

    在一旁的离飞笑忽然颤声道“他们……要什么……飞凤玉璧……”

    离夫人皱紧了眉头,眼角的肌R猛地跳动起来。

    肖三公子看着离夫人,淡淡道“家父生前,虽然很吝啬,但对夫人却很慷慨。”

    离夫人叹息了一声“老肖王在世时,确实给了我很多东西。”

    肖三公子眼睛亮了起来“是不是有一块龙凤玉璧?”

    离夫人点点头“不错。”

    肖三公子忙道“如果夫人肯将那块龙凤玉璧还给我,我……”

    离夫人在摇头叹息“晚了。”

    肖三公子面Se惨变“夫人的意思是……”

    离夫人淡淡道“老身四海为家,颠沛流离,那些东西,早就散失殆尽了。”

    肖三公子面Se惨白“有一件事,夫人要明白……今晚我来这里,就一定要将龙凤玉璧带走,否则的话……”

    离夫人叹息道“这些年,我知道肖王府的人一直在找我,我原以为,你们这些G孙子,是要帮我养老送终,现在看来,你们全都是狼心狗肺的强盗。”

    肖三公子冷笑。

    冷笑声中,四个持剑的彪形大汉,已将离夫人紧紧包围住了。

    离飞笑忽然大喊道“娘,快把龙凤玉璧给他们……他们会杀人的……”

    肖三公子叹息了一声“夫人为了一块玉璧,连命都不要了,本王实在是想不通。”

    离夫人看着肖三公子,突然冷笑了一声“我不给你们龙凤玉璧,也许还能多活J天,如果将玉璧给你们,你们就要杀人灭口了。”

    肖三公子一惊“为什么?”

    离夫人淡淡道“因为你们看中的不是那块玉璧,而是玉璧上的秘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