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五六

    李大老实尴尬地笑了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浩镶遗说话的时候,不温不火,不紧不慢,轻缓中却带着刀尖般的威慑力:“我来太师府是有重要事情要办,你要是耽误了我的事情,我就会拧下你的脑袋。”

    李大老实脸Se变了变,他想对浩镶遗笑笑,却又笑不出,他知道,浩镶遗确实有这个本事。

    浩镶遗武功深不可测,朝野上下,都对他敬畏三分。

    浩镶遗瞪着李大老实,脸上已有了愠意:“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李大老实打了一个突,连忙赔笑道:“太师去了边陲要塞,起M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浩大人若有什么吩咐,在下也可以去办。”

    浩镶遗冷笑道:“既是如此,老夫就不为难你了。”他轻轻地踱步,然后轻飘飘地朝李大老实走来。他一边走,一边说话:“我从哈城过来,就是向太师府要一个人。”

    李大老实赔着笑:“不知浩大人要的是谁?”

    浩镶遗冷笑道:“李总管为何要明知故问?”

    李大老实赔笑道:“在下实在不知,还望浩大人明示!”

    浩镶遗淡淡道:“哈城捕头洛枫,来京城办案,至今音讯皆无。”

    李大老实皱着眉头:“在下从未见过洛捕头,难道浩大人怀疑洛捕头在我们太师府?”

    浩镶遗冷笑道:“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李大老实苦笑:“不知浩大人有什么证据?”

    浩镶遗淡淡道:“我的证据,为什么?”

    李大老实敛去了笑容,沉下脸道:“既是如此,在下就无话可说了!浩大人若有证据,可以等李太师回来再说,也可以去报官。”

    浩镶遗淡淡道:“我没有时间去等,也没有兴趣报官。”

    李大老实冷笑道:“浩大人本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不知今天怎么了?”

    浩镶遗悠悠道:“对正人君子,我要讲道理,对J佞人,讲再多的道理,又有什么用?”

    李大老实脸Se大变:“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浩镶遗道:“我要进太师府搜查搜查,如果李总管不同意,我们就只能兵戎相见了。”

    李大老实冷笑道:“没想到浩大人是一心来打架的。既然这样,在下奉陪到底。”

    浩镶遗忽然道:“五六,给你颜Se让他们瞧瞧!”

    浩镶遗身后,两个仆人打扮的矮胖子,躬身走了过来。这两个人的行动,衣着打扮,J乎是一模一样的。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的脸,被硕大的斗笠遮住了。

    五六一步步走了过来,看他们走路的样子,仿佛很费力。他们低着头,一步一个脚印,好像生怕一不心,会栽跟头。

    李大老实身后突然冲出一个手持长刀的壮汉。锋利的长刀,闪着寒光,让人望而生畏!

    五六看不见,他们的眼睛,被硕大的斗笠遮住了。他们一直低着头,在看自己的脚尖。他们除了自己的脚尖,仿佛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李大老实突然冷笑道:“浩大人带来的两位朋友,燕教头还不过去好好招待?”

    燕教头答应一声,手里的长刀就横扫了出去。

    五六仍旧是不紧不慢地走着,他们赤手空拳,手里没有拿任何武器。

    燕教头这一扫的威力确实非同可。长刀破空,劲力十足,直攻向五六的致命要害处。

    五六还是低着头,仿佛没有看见。

    燕教头手中的长刀带着厉啸横扫而来。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周遭的寂静。

    让人们吃惊的是,惨叫声不是五六发出的,而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燕教头发出的。

    燕教头手中的长刀不翼而飞,他倒卧在地,卷缩成了一团,嘴里满是白Se的泡沫。

    五六看也不看地上的燕教头一眼,他们仍旧是不紧不慢地朝前走去。

    李大老实瞪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就像刚刚吞下了一百个臭J蛋。他瞪着眼睛,吃惊地看着迎面走来的这两个带斗笠的矮胖子。他的眼睛一直睁的大大的,但却没有发现燕教头是怎么失败的,他完全没有看清楚,这两个带斗笠的矮胖子是怎么出手的!

    浩镶遗带来的人,果然不是善茬子!

    李大老实一边后退,一边高呼:“高手……高手在哪里?”

    一个年纪很大的仆人在一边颤声道:“府里的高手,都被李太师带走了……府里的高手只剩下了洪公公……”

    李大老实怒吼:“那……还不去请洪公公?”

    老仆人带着哭腔回答:“洪公公下去出去了……一直……一直没有回来……”

    李大老实一咬牙,一跺脚,狼狈不堪地逃进大门里,扯着嗓子喊:“快关门……快关门……不要让他们杀进来……”

    沉重的大铁门被顶上了,李大老实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等他回过头来,却傻眼了。浩镶遗静静地站在李大老实面前,他身边就是那两个戴斗笠的神秘矮胖子,五六。

    李大老实苦笑着摇头,他知道,再高的院墙,都挡不住浩镶遗和五六。看来,要对付浩镶遗,动武,并不是好办法!

    李大老实满脸堆笑地朝浩镶遗拱了拱手:“浩大人果然厉害!在下长见识了!”

    浩镶遗冷笑:“阁下的本事也不,要不怎么能在太师府当管家?”

    李大老实摇头苦笑:“在下无能,全是李太师的栽培。”

    浩镶遗冷笑道:“你是不是无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很无礼!”

    李大老实愣了愣,忙道:“此话……怎么讲?”

    浩镶遗淡淡道:“老夫远道而来,你身为太师府的管家,却没有一点待客之礼。”

    李大老实愣了愣,马上便是一脸的自责,他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躬身笑道:“在下一时疏忽,望大人海涵……海涵……”他说着话,忽然转身,大声地吩咐下人:“快去准备酒席……快上茶……”

    两壶冒着热气的热茶端了上来,四个精巧绝L,绣着牡丹的白瓷茶具。

    浩镶遗呷了一口茶,缓缓地靠在绣花的太师椅上,他很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五六将斗笠压得低低的,一声不响地站在浩镶遗的身后。

    浩镶遗在悠闲地喝着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