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撞飞大刀的神秘物体

    第七百三十四章撞飞大刀的神秘物T

    就在神秘年轻人和大刀小畴相距不到一丈远的时候,大刀小畴胯下的大黑马突然闪电般跃出。大黑马直冲向赤手空拳的年轻人。

    围观的众人,心瞬间chou紧。

    大刀小畴的大刀已抡起。刀法八八六十四套,每套分六式,总共三百八十四式。密集的刀光,已将神秘年轻人团团罩住。年轻人仿佛一下子坠入了汪洋大海,被湍急的洋流裹住,连喘X的机会都没有。

    年轻人没有还手,其实,他也没有还手的机会。一寸长,一寸强。大刀小畴在兵器上,占了明显的优势。他不但在兵器上占优势,他的刀法也确实名不虚传。只可惜,再凌厉的刀法,最终都有停歇的时候。大刀小畴的刀法已用老,但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却仍然毫mao未损地站在大刀小畴的面前。

    大刀小畴的心彻底凉了,他的自信和勇气瞬间崩溃消失。大刀小畴的心已乱,他握刀的手已不稳,但他手中的大刀还是挂着风声,直劈向那神秘的年轻人。

    年轻人叹了一口气,他一伸手,便迎上大刀小畴的大刀。

    年轻人以一双血R之手去迎接对手的大刀。

    众人惊呼出声。

    锋利的刀口撞击苍白的手掌上,火光四溅。

    大刀小畴只觉得虎口发麻,他的大刀差一点脱手飞出。

    年轻人已抓住了大刀小畴的刀头。

    刀口崩裂,但年轻人的手掌却安然无恙!

    大刀小畴一张脸涨得通红,他用力chou刀,但刀头仿佛长在了年轻人手里了一般,他连chou了三次,大刀都纹丝不动。

    大刀小畴的大刀重约百斤,而这个神秘的年轻人竟然用一只手,就将大刀夹住了。这是什么功夫?他的力气有多大?

    大刀小畴凝视着年轻人的脸,叹息道:“好,很好!果然不一般!”他说着话,突然弃刀,矮小的身子从大黑马的背上跃起。这一变化,快如闪电,G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大刀小畴的身子一跃起,便打出了八十一枚微小的暗器。谁也没有看清暗器的样子,只能听见暗器破空的声音!

    暗器破空的声音不绝于耳。

    江湖人只知道大刀小畴的刀法冠绝天下,谁也没有想到,他最致命的杀着却是暗器。

    年轻人冷笑,他手中的大刀突然风扇般转动起来。

    漫天的暗器被打落。地上的暗器晶莹透亮,状如枣花,但比枣花更小。

    年轻人迎风站立,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大刀小畴引以为傲的大刀。

    大刀小畴赤手空拳地站在地上。

    神秘年轻人冷冷地看着大刀小畴:“以你的轻功,纵使偷袭不成,但要想全身而退,还是有可能的。”

    大刀小畴无力地垂下头:“是!”

    神秘年轻人说话的声音更冷:“但我知道,你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逃走!”

    大刀小畴沉默着,许久才长长叹息一声,缓缓道:“大丈夫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年轻人道:“你本来活得很好,只可惜,你来了不该来的地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大刀小畴冷笑:“不要再啰嗦了,你可以杀我了!”

    神秘年轻人道:“你要我现在就杀了你?”

    大刀小畴一脸茫然地看着远方:“请……”

    神秘年轻人冷笑,他凝视着手中的大刀,突然大喝一声,将手中的大刀掷出。百余斤的大刀,带着风声,呼啸着S向大刀小畴。

    人群一阵S动,惊呼声不绝于耳!

    大刀小畴木然地站着,他的眼睛凝视着远方,他没有任何动作,他既没有躲,也没有让,甚至连眼P子都没有眨一眨。

    大刀贴着大刀小畴的耳边飞过,深深地cha在他身后的地上。

    刀刃已完全没入土里,刀杆在风中兀自摆动。

    年轻人凝视着大刀小畴的脸,冷冷道:“大刀就在你的身后,你的坐骑就在你的身边,你我可以再战。”

    大刀小畴嘴角chou动了两下,他仍旧一脸茫然地看着远方,过了半晌,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我败了……”

    年轻人淡淡道:“胜则生,败则死!败的后果,你可曾想过?”

    大刀小畴喃喃道:“想过。”

    年轻人冷笑道:“既然想过,为何还不出手?难道大名鼎鼎的大刀小畴竟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了吗?”

    大刀小畴缓缓转身,用力拔出地上的大刀。他握刀的手青筋暴突,他额上的青筋也一条条地绽现出来。

    年轻人低头冷笑,这种冷笑,对大刀,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和侮辱。

    H昏。远山已变得模糊。

    衙役们早早地点亮了火把。通亮的火把将大刀小畴的脸照得通亮。大刀小畴手握大刀,眼角的肌R在跳动,他知道,他远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再战,也只是自取其辱!

    活着没有颜面,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死!大刀小畴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残酷的冷笑,他杀不了别人,却可以杀自己。他知道一千八百种自杀的方法,但他都不会采用。他以刀成名,就算去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刀上。他的刀可以杀别人,同样可以杀自己。

    大刀小畴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做出了决定。

    大刀突然飞起,刀杆朝天,刀尖朝下。

    大刀小畴暗暗叹了一口气,他身T突然斜斜拔起。他以刀成名,没想到轻功竟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大刀升空十丈的时候开始坠落。

    大刀小畴的身T掠起以后,便使出了登云梯的绝顶轻功。眨眼之间,他的身T便拔高数丈。他的脖颈正对准了坠落的大刀!

    人群中又是一P惊呼。

    年轻人低着头,对发生的一切,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的脸Se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仍旧苍白如纸。

    锋利的刀尖扎向大刀小畴脖颈的一刹那,半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震耳Yu聋的脆响。那是金属撞击,发出的轰鸣声。下坠的大刀被一件物T打了出去,落在远处的小山坡上。

    大刀小畴大吃一惊,他飘落在地。刚才在空中,他看见了一个耀眼夺目的物T撞飞了自己的大刀。可现在,那耀眼夺目的物T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什么人有如此迅捷的身手?

    大刀小畴惊慌四顾。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突然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