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洞X遇险

    六姑娘扬起粉N的脖子:“除我之外,这里只来过一个nv人!”

    洛小枫忍不住问道:“什么样的nv人?”

    六姑娘柔声道:“那是一个很斯文很秀气的nv孩子,还长着一头浓密的卷发。”

    洛小枫知道,六姑娘讲的那个nv孩子就是阿卷。

    洛小枫上前一步,抓住了六姑娘的肩头,急切道:“她在哪里?”

    六姑娘尖叫一声,像一只被主人弄疼的小猫,她鼓起腮帮子,嗲声嗲气道:“我的肩头可是R做的,你也不知道心疼人!”

    洛小枫急忙缩手:“那个nv孩子在哪里?”

    六姑娘撅起小嘴,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他放一枚纸船在池子里,然后就走了。”

    洛小枫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她……去哪里了?”

    六姑娘指着幽深Y暗的山洞,一脸倦怠道:“她去山洞深处了!”

    洛小枫看了六姑娘一眼,然后急急匆匆地朝山洞深处走去。

    看着洛小枫消失的身影,六姑娘脸上慢慢浮出了一丝冷笑。

    “这山洞很奇怪,因为它永远也走不到尽头!”洛小枫又想起了桂九的话。桂九,一个普通的猎户,怎么知道得这么多?他知道红丝带,知道这神秘的山洞,甚至还知道血骷髅是卫二爷的独门标志!六姑娘怎么也来到了野人岭?刚才那水池真的是美nv池?

    洛小枫隐约感觉到,这里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滴滴答答的水滴声已听不到了!洛小枫已进入山洞的深处!

    山洞慢慢变得狭窄,两边坑洼不平的洞壁仿佛要挤过来把人压扁。山洞越来越窄了,到最后,只能侧身而过了。洛小枫皱着眉头,侧身朝前摸去。两边的石壁光滑CS,仿佛被水洗过了一样。

    洛小枫突然感觉到脚底冰冷,他一低头,便发现自己的一双脚已浸在了水里。

    地上在冒水,石壁上,也有水不断地渗出来。

    不大一会儿,地上的积水已漫过了洛小枫的膝盖。

    洛小枫开始后退。洛小枫刚后退了J步,两边的石壁便猛地挤过来。洛小枫已不能动,他被两边的石壁牢牢地卡住了。

    地上的积水已漫过了洛小枫的X膛。洛小枫深吸一口气,想运用灵力将洞壁挣裂。让洛小枫吃惊的是,他身T的灵脉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灵气和灵力都无法施展。

    洛小枫愣住,他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来到缥缈大陆,洛小枫渐渐地发现,他也慢慢被这块大陆同化了,他在魔幽大陆的灵力修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甚至,风婆婆赠送给他的天心珠,还有他历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邪神八大传承宝珠,也都处于休眠状态了。就连洛小枫一直使用的攻击型神器血焰神刀,洛小枫都召唤不出来了。也许,情况比洛小枫想象的还要糟糕,只是洛小枫还没有发现罢了。

    冰冷刺骨的泉水已漫过洛小枫的头顶。

    洛小枫苦笑着,他什么也没有想,只觉得有说不出的凄凉和悲哀……

    …………………………

    马厨子大酒楼。

    一个人发疯一般地闯进后院的竹林里。

    看见这个人进来,马厨子一张脸变得惨白。

    账房老鲁,闯进来的正是账房老鲁!

    马厨子从未见过老鲁如此慌张过。

    “老板……棺材被抢走了……两个大个子……”老鲁一脸的慌张,喘X着说话。

    老鲁的手鲜血淋漓,好像被什么东西伤着了。

    马厨子一口气冲到了一楼大厅。

    一楼大厅里,那黑P棺材好端端地放在长条桌子上。棺材旁边斜斜躺着两个彪形大汉。

    两个彪形大汉都是黑灿灿的脸堂,大大的脸庞,膀大腰圆,T壮如牛。两个人都断气了,但却看不出任何外伤,更看不见一滴血。

    老鲁也赶来了,他瞪着大大的眼睛,吃惊地看着这一切。

    马厨子正想责问老鲁,他的嘴巴刚张开,却又马上闭上了。因为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站在厅堂Y暗的角落里。由于隔得太远,只能看个模糊的人影,看不见这个的长相。

    马厨子Y着头P,一脸笑容地走了过去。

    距离近了。马厨子也看清了。

    这个人还动也不动地站在Y暗的角落里,他衣F是黑的,脸是黑的,连头上的那顶高帽子也是黑Se的。

    马厨子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搓了搓手,T了TG裂的嘴唇,尴尬地笑了笑:“阁下是……”

    黑衣人还是站着没有动,他一直待在黑暗里,仿佛洞X里千年的蝙蝠,生怕见一点光亮。

    马厨子挪动着肥胖的身子,往前紧走了J步:“阁下有什么吩咐?我……”

    马厨子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肥胖的大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

    马厨子胖胖的腮帮子马上红肿了起来,他用胖乎乎的手掌在脸上搓揉着,一双小眼睛吃惊地盯着黑衣人的手。他这才发现,黑衣人的手也是黑Se的,甚至比黑衣人的衣F还要黑。

    马厨子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他一想起这个人,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黑衣人开口说话了,他说话的声音急促,而又带着一丝颤抖,就仿佛响尾蛇爬过沙粒场发出的声音:“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马厨子躬身道:“在下就是这里的老板……”

    黑衣人抢着道:“既是这里的老板,为什么对客人这般怠慢?”

    马厨子笑着赔不是:“抱歉,实在是太抱歉了!”

    黑衣人面SeY沉,他死死地盯着马厨子那张大胖脸,冷冷道:“快去给我置办十桌上好的酒席,一桌办差了,我就拧下你的脑袋当球踢!”

    马厨子面露难Se:“小店发生了变故,十桌酒席,只怕……人手不够!”

    黑衣人冷冷道:“虽是十桌酒席,但每桌只需要摆一个菜,一个同样的菜!”

    马厨子大感意外:“每桌只需要一个菜?”他吃惊地看着黑衣人,马上又在问:“请问……您要一个什么菜?”

    黑衣人寒着脸,一字字道:“红烧猪手!”他说完这话,目光就盯在了地上。

    马厨子的目光也跟着转了过去。

    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放着四个血淋淋的手掌。不是猪手,而是人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