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跪跪的侠义心肠

    过了许久,枫跪跪才听见轻轻的敲门声。

    “砰……砰砰……”声音很小,却富于节奏。

    枫跪跪终于忍不住:“谁……”

    没有应声,依旧是轻轻的敲门声……

    枫跪跪提高嗓门:“哪位?”

    还是没有人回答。

    枫跪跪的心跳成一团。“难道又是……”他没有想下去,因为这时门外响起一声清脆的咳嗽声。

    轻轻的敲门声一瞬间戛然而止。

    枫跪跪听到一个小僧人在叫门:“枫施主……夜宵做好了……

    每天晚上,这个小僧人都要给枫跪跪送上热气腾腾的素面。

    现在,正是送面的时候!

    一颗“扑通”的心终于落地,枫跪跪打开了房门。

    门外,月se凄清。

    月光下,一个憨态可掬的小僧人手提食盒,恭恭敬敬地立在屋檐下。

    枫跪跪突然看见y暗的屋角,有一道白影晃过……待他仔细看时,白影已不见了。

    枫跪跪咬着嘴唇,面se苍白。

    小僧人怔怔地看着他:“枫施主……您身t不舒F?”

    枫跪跪声音有点变:“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吗?”

    小僧人一脸的茫然:“没看见什么呀!”

    望着y暗的屋角,枫跪跪的心突然紧缩。

    惨白的月光看上去很妖异。

    那天晚上回房,枫跪跪一夜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留下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枫跪跪便不辞而别。翻过一座山岗,眼前就是熙来攘往的闹市。宽阔的街道,林立的店铺,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枫跪跪在一个面摊前站住。

    面摊不大,却收拾得g净。屋里三三两两坐着客人。

    “客官里面请,上好的牛r0u面,三个铜板一碗!”店主在热情邀客。

    枫跪跪皱了皱眉,终于走了进去,找了一处明亮的地方坐下。坐在这里可以看见窗外川流不息的行人。

    牛r0u面摆到了桌上,枫跪跪看见了一双葱白似的小手。小手没有任何修饰。

    头脑里那根最敏感的神经被触动。枫跪跪猛地抬头,却看见一张刀疤脸。一张清秀可人的脸上,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刀疤印在左边的脸颊上。

    nv孩约莫十七八岁,脸很白,神情却很冷漠。

    看她消失在里屋的背影,枫跪跪在暗暗叹息,不知是惋惜还是怜悯!

    就在枫跪跪扼腕叹息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喧闹声。

    枫跪跪扭回头,只见进来三个人,三个凶神恶煞般的人。为首的是个矮胖子,塌鼻梁,小眼睛,满脸的横r0u堆在脸上,一咧嘴便露出一口恶心的h板牙。矮胖子身后,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脸汉子。黑脸汉子的斜侧站着一个衣冠不整的灰衣人,灰衣人一双锐利的h眼珠子在转动。

    店老板已满面堆笑地迎上来,点头哈腰,“郭大爷早……”

    矮胖子甩手给店老板一记响亮的耳光,“都tamade什么时候了,还早?”

    店老板捂住红肿的腮帮子,唯唯诺诺,“是……是……”

    店里吃饭的客人已偷偷地溜走了大半。

    矮胖子一pgu坐在凳子上,眯缝着眼看店老板。

    店老板却始终垂着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矮胖子突然笑了:“杨老头,这阵子生意不错吧?”

    店老板勉强笑了笑,“托郭爷的洪福,小老儿这生意还过得去……”

    矮胖子大笑着站起,“既是如此,欠大爷的银子该还了吧?”

    店老板哭丧着脸,“请郭爷宽限J日,小老儿凑足了银两定会送到郭爷的府上……”

    店老板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矮胖子又恶狠狠地甩过来一记耳光……

    这一次,枫跪跪没有听见巴掌撞击脸部的脆响,却惊奇地看见矮胖子那只打人的胖手被两只葱白似的小手紧紧抱住。

    这人不是谁,正是刚才脸上有刀疤的nv孩子!

    矮胖子先是一惊,转瞬便y笑着,“我当是谁,原来是玲儿姑娘!”说着话,就伸出另一只胖手去m0nv孩子的脸……

    屋里突然响起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枫跪跪吃惊地发现,nv孩子竟sisi地咬住矮胖子的手!

    旁边的黑面大汉怒喝,“臭丫头,你找si?”他恶狠狠地扑过来,一脚蹬在nv孩子的小腹上。

    nv孩踉跄后退,一手扶住桌子,这才没有倒下。

    枫跪跪看着nv孩子的脸。

    nv孩的脸惨白,白得叫人害怕!

    矮胖子龇牙咧嘴,捂着流血的手在吼叫,“打……给我狠狠地打……打si这个臭丫头!”

    店老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地爬到矮胖子的脚下,“郭爷,求您饶过我nv儿吧……她命苦,从小没了娘……她还不懂事……”他已老泪纵横,“要打……你们就打我吧……郭爷……各位好汉……我求求你们了……都是我连累了她呀……”

    矮胖子一脚踢在店老板的x口上,狠狠道:“连本带利,再加一百两银子,老子就饶了她……”

    店老板面有难se,“就是小老儿倾家荡产也没有那么多银子啊!”

    矮胖子冷笑。

    一旁的灰衣人突然说了话,他声音低沉,就象发自底下,“既是没有钱,就按郭爷上次的办法去做!”

    店老板面se惨变:“玲儿是我的命根子,你们可不能……”

    矮胖子猛地抓住店老板的脖领子,一把把他拎了起来……

    “住手!”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枫跪跪断喝了一声。

    矮胖子松开手,把惊奇的眼光落在枫跪跪的脸上。

    黑脸汉子凶神恶煞般冲过来,挥舞着拳头,“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在这里撒野?”

    矮胖子瞪着小眼睛,突然摆手,“慢!”

    黑脸汉子狗一般地站到他身后!

    灰衣人狭长清瘦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戴了面具。

    矮胖子打量着枫跪跪,好久好久才说了一句话,“这位仁兄来自远方?”

    枫跪跪道,“在下来自枫云宗!”

    矮胖子怔了怔,试探道:“当朝李太师也是枫云宗人氏……想必你也听说过。”

    枫跪跪沉默P刻,缓缓道,“李太师和家父曾是结拜弟兄!”

    矮胖子耸然变se,“令尊是……”

    枫跪跪望向窗外的yan光,黯然道:“家父便是枫云宗宗主……只可惜已故去多年。”

    矮胖子吃惊地看着枫跪跪,眼角的肌r0u一阵猛烈地牵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