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衰落的枫家庄

    浩镶遗穿着一身长衫,是只身一人来到无月庵的。

    不知怎的,在浩镶遗面前,无月一反常态,变得十分拘谨。

    浩镶遗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无月,淡淡道:“五六怎么样?”

    无月说话的声音像蚊子在哼:“五六……他们……都死了!”

    浩镶遗好像并不觉得意外,他沉默了半晌,突然问:“是不是你杀了他们?”

    无月点点头:“是。”

    浩镶遗看着无月那张绝美的面庞,冷冷道:“他们是不是想占你的便宜?”

    无月垂着头,轻轻道:“他们不但想占妾身的便宜,还犯了大忌。”无月没有说具T,浩镶遗也没有问。

    五六的尸T被四名彪形大汉抬了进来。他们的肚子涨得高高的,嘴里,鼻子里,耳朵里,眼睛里,都往外冒着水。他们的脸都是紫青Se的,一双眼睛也凸了出来。很明显,他们都是被淹死的。五六的武功并不弱,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他们活活地淹死?无月承认自己就是杀害五六的凶手。庵堂的主持,一个弱不禁风的nv人,竟是杀害五六的凶手!这本是一件很离奇的事情,但浩镶遗却并不觉得奇怪,仿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无月到底是什么人?这里到底隐藏什么秘密?这里的秘密,浩镶遗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在浩镶遗面前,无月一直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吭。她是惧怕浩镶遗的权势,还是因为别的?除了他们,恐怕没有人知道了!

    浩镶遗将一杯茶水喝完,才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五六早已经断气了。四名彪形大汉,都恭恭敬敬地垂手站立在一边。

    浩镶遗冷笑着,喃喃道:“一点定力都没有,死了活该!”他摆了摆手,吩咐一旁的四名彪形大汉:“扔到山涧里去喂野狗。”

    五六的尸T被拖走了,无月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无月庵,白天热闹非凡,夜里却死一般寂静。偌大一座庵堂,悄无声息,四下里一P漆黑。只有一间优雅的卧室里,还亮着灯。鲜红的灯笼,总共两盏,斜斜地挑在床头上。浩镶遗侧卧在床上。无月低着头站在床边,只等着浩镶遗的吩咐。

    浩镶遗微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话:“李大老实送洛枫来的时候,有没有对你说什么话?”

    无月心翼翼地说话:“李大老实说,他先将洛枫寄存在我这里,十天后便亲自来接走!十天的寄存费,每天两万两,总共二十万两。”她说着话,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来:“这是李大老实的首付,十万两,另外十万两等他来接洛枫的时候,一并付清。”

    浩镶遗淡淡道:“你果然很老实。”

    无月不说话,他垂着头,将那叠十万两的银票,恭恭敬敬地递到了浩镶遗面前。

    浩镶遗只看了一眼,便淡淡道:“这些银票都是假的。”

    无月慌忙跪倒在地,一脸的吃惊和惊慌:“妾身眼拙,真是罪该万死。”

    浩镶遗淡淡道:“起来吧,我并没有怪你。”

    无月诚惶诚恐地站了起来,她盯着手中那叠银票,眼角的肌R,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

    无月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没有浩镶遗的吩咐,她什么都不敢做了。

    浩镶遗叹了一口气,朝无月挥了挥手:“你出去吧,明天我就把洛枫从这里带走!”

    ……

    枫家庄真地衰落了。

    洛枫静静地站在庄口,轻轻叹了一口气。这里是枫云宗的核心地带。枫家庄一毁,整个枫云宗也就毁了。关于上世的记忆,洛枫印象最深的就是害自己的倩,还有那无边无际的浩瀚大漠。关于枫家庄,在他的印象中,始终是模糊的。屠老大死之前,倩就离奇的失踪了。洛枫到枫云宗的总部,打探了好J次,结果都一无所获。其实,倩所在的枫云宗总部,只是一个噱头,只是一个虚架子。枫云宗真正的核心所在,其实在枫家庄。屠老大他们在枫家庄的时候,倩为什么不去?在洛枫的印象中,这个nv人从未踏过枫家庄一步。这是怎么回事?洛枫不知道,他也想不明白。来缥缈大陆的这些日子,他收获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现在,他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洛捕头。他的名声和威望,不次于在魔幽大陆的时候。现在的洛枫,神脉虽然封闭了,所有的特殊功能,都离奇地休眠和消失了,但他的筋骨,却强悍到了极致。在缥缈大陆,靠的是手脚上的功夫,这里没有灵力修为,也没有神器!在缥缈大陆,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令人敬畏的大捕头。

    太师府的案子,早已尘埃落定了。洛枫做梦都没有想到,太师府竟是白衣涧的老巢,李太师竟是白衣涧的涧主。在这件案子上,他虽然有自己的看法,但刑部却早就结案了,而且铁证如山。在证据面前,洛枫也不得不相信。

    站在枫家庄的庄口,洛枫的心情很不平静。屠老大死了,百凤牵死了,梅花发死了,九十多名庄丁也死了,没有死的,也都失踪了。枫跪跪失踪了,枫雪瓶失踪了,就连那高高在上的上官春语也不知所踪了。

    洛枫叹了一口气,大踏步走进庄里。这里本是龙潭虎X,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现在,这里所有的机关埋伏都被毁坏了。杂C遍地,到处是一P凄凉的景象。

    洛枫站在枫家庄的客厅前。偌大一座客厅,空空荡荡的。楠木雕花的桌椅上,布满了灰尘。精致的青花瓷器,都摔得粉碎。茶水淌到地上,G涸以后,形成了奇形怪状的印迹。

    洛枫走进来,他凝视着那奇形怪状的印迹。印迹里好像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洛枫久久地凝视着,突然冷笑了一声。

    清晨,当第一缕Y光照进湘妃竹林的时候,洛枫已从木桌上爬了起来。昨天晚上,我就在枫家庄的大厅里睡了一觉。一夜平安无事,可等洛枫起来以后,他却突然发现门栓上cha着一把大刀。一把大大的薄如纸P的大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