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小园神剑之死

    谁能想到,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小园神剑园璧溪就这样死了。肖四公子看着园璧溪的尸T,长长叹了一口气,他又用黑布,将园璧溪的脸盖住了。

    肖四公子背负着手,站在园璧溪的尸T前。前面抬轿子的八名大汉,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他们抬着高大宽敞的大轿子,一声不响地站在肖四公子面前。

    肖四公子轻轻叹息了一声,淡淡道“我三哥怎么样了?”

    一个轿夫壮着胆子回答道“肖王爷已经……归天了。”

    肖四公子缓缓闭上眼睛,又长长叹息了一声“王爷死得可有痛苦?”

    轿夫道“我将毒Y给他喝,他还以为是救命的灵Y。我没有灌,他自己一口就喝下去了。”

    肖四公子皱紧了眉头,淡淡道“谁叫你用毒的?”

    轿夫面Se马上就变了“不是您……吩咐……”

    肖四公子冷笑道“他腹部中剑,已是致命伤了,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白白L费我一位好Y?”

    轿夫吃惊地看着肖四公子,支支吾吾道“我……我……”他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肖四公子的面前“主人饶命……饶命……”

    肖四公子叹息了一声,冷冷道“我可以不杀你,但有一件差事要J给你办,你如果办好了,我就给你一条生路。”

    轿夫大喜过望,磕头如捣蒜“多谢主人……多谢主人……”

    肖四公子看了一眼园璧溪的尸T,沉声道“把这个人的尸T,带到皇甫山庄去,亲手J给皇甫小白。”

    轿夫满口答应着,他扛起园璧溪的尸T,飞也似地从原路折了回去。他肩上扛着一个人,但走起路来,却快步如飞。

    肖四公子背负着手,看着轿夫渐渐消失的身影,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皇甫山庄。皇甫小白还动也不动地坐在巨石上,他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远方。

    轿夫扛着园璧溪的尸T来到皇甫小白面前的时候,皇甫小白的眼珠子才动了动。

    “我家主人吩咐我,将这个人的尸T带给你!”轿夫说完这话,便小心翼翼地将园璧溪的尸T摆放在皇甫小白面前。

    皇甫小白皱着眉头,忽然问“你家主人呢?”

    轿夫道“我家主人已经走了。”

    皇甫小白冷笑道“他不是要杀我吗?怎么中途退缩,做了缩头乌G了?”

    轿夫道“这是我家主人的事,我也不知道。”

    皇甫小白看了一眼地上的尸T,淡淡道“你可知道地上这个死人是谁?”

    轿夫道“我不知道。”

    皇甫小白道“你可知道,你家主人为什么要你把这个死人送到我这里来?”

    轿夫还是摇头“我不知道。”

    皇甫小白冷笑道“你可知道,我这皇甫山庄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你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轿夫大惊后退“我家主人,一剑就要了这个人的命,你要是杀了我,我家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皇甫小白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轿夫,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轿夫心里有点发mao,他瞪着皇甫小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好J步“你笑……你笑什么?”

    皇甫小白停住了笑声,他看了一眼这个轿夫,忽然长长叹了一口气“你可知道,你家主人为什么要你送过死人过来?”

    轿夫一脸吃惊地看着皇甫小白,道“为什么?”

    皇甫小白叹息道“因为他想借我的手,来杀你!”

    轿夫面Se惨变“他……怎么……”

    轿夫后退着。

    皇甫小白冷笑了一声,道“你家主人要我杀你,我却偏偏要放你走。”

    轿夫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多谢……多谢……皇甫公子……我……”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轿夫身后,站着一个文生公子模样的年轻人。

    肖四公子!这个文生公子模样的年轻人,赫然竟会去而复返的肖四公子。

    肖四公子凝视着手中带血的长剑,迈步从轿夫的尸T上跨了过去,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皇甫小白。

    皇甫小白也冷冷地看着肖四公子。

    肖四公子突然笑了笑“你刚才说我是缩头乌G,可现在,我这个缩头乌G又回来了。”

    皇甫小白冷笑“你回来又能怎样?”

    肖四公子道“我回来,你就得死!”

    皇甫公子淡淡道“如果你有那个本事,杀了我,也无妨。”

    肖四公子冷笑了一声“我的本事,你已经看到了。”

    皇甫公子道“哦?”

    肖四公子道“地上这个人,连我一剑都没有接下。”

    皇甫小白冷笑道“武林当中,接不住我一剑的人,也很多。”

    肖四公子冷笑着,忽然道“你可知道地上死的这个人是谁?”

    皇甫小白道“我自己都管不了自己了,哪还有心思管别人?”

    肖四公子淡淡道“别人皇甫公子可以不管,但这个人却是一个例外。”

    皇甫小白吃惊道“哦?”

    肖四公子淡淡道“因为地上死的这个人,皇甫公子不但认识,而且你们还是好朋友。”

    皇甫小白眼睛的肌R跳动了一下,他的一双眼睛,不由自主地盯在这个死人的身上。

    地上这个死人蒙着脸。

    皇甫小白的身子,忽然从巨石上飘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蒙面尸T的旁边。他没有用手却掀死者脸上的蒙面黑布。他凝视着死者的脸,忽然出剑。

    剑光一闪,死者脸上的蒙面黑布,就碎裂成了无数块小布头。

    细碎的小布头,随风飘荡。死者的脸,已完全露了出来。

    皇甫小白一张脸变得惨白,他手中的长剑,仿佛一条冻僵的死蛇,动也不动地凝固在半空中了。他的嘴唇在颤抖,他的身T也在颤抖。

    园璧溪。小园神剑园璧溪!

    皇甫小白做梦都不会想到,死者竟是小园神剑园璧溪。皇甫小白和小园神剑园璧溪,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皇甫小白曾经救过园璧溪,园璧溪在皇甫山庄呆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没有想到,这一次,皇甫小白竟见到了园璧溪的尸T。

    皇甫小白知道小园神剑园璧溪的剑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