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反目成仇

    千陌大喜过望,因为他知道,洛小枫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是绝对躲不开他这一剑的。

    剑光重重,已将洛小枫裹住。

    洛小枫已避无可避。

    谁知就在这时候,那无坚不摧的剑气突然消失了。千陌闷哼了一声,身子斜飘落地,他将长剑抛在一边,双手捂住心口,人已抖成了一团。

    人们吃惊的发现,千陌的后背上,竟cha着一把短剑。短剑从后背刺入,刺透心脏,从X前露了出来。

    千陌双手捂着X口,蜡H的脸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

    肖四公子背负着手,冷冷地看着千陌,淡淡道“你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会杀你?”

    千陌瞪着肖四公子,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他脸上的肌R剧烈地痉挛,突然怒吼了一声“你……”他刚说了一个字,一口鲜血便狂喷了出来。千陌一头扑倒在地上,身子chou搐了J下,就再也不动了。

    洛小枫直愣愣地看着,仿佛置身于梦中。

    肖四公子看着洛小枫,忽然叹息道“我本不该杀他,毕竟,他曾经也是你的朋友。”

    洛小枫看着肖四公子。

    肖四公子叹息了一声,缓缓接着道“千陌刚才那一剑,是必杀之招,所以,我出手才没有留余地。”

    洛小枫皱紧了眉头,忽然长长叹息道“我没有想到,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肖四公子瞟了一眼千陌的尸T,忽然道“从他刚才的出手来看,他并不想和你比武较技,他只想杀了你。”

    洛小枫黯然道“若不是如此,他就不会从背后出手了。”

    肖四公子背负着手,环顾四周。刚才伏击洛小枫的那些面具杀手,早就逃得一G二净了。

    千大总管木然地站在千陌的尸T旁。

    肖四公子面SeY沉,忽然道“洛捕头惊才绝艳,机敏过人,按道理讲,千陌本没有机会的,可是……”他说着话,眼光忽然刀子一般盯在了阎若兰的脸上。

    阎若兰木然地站在一边,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洛话。

    肖四公子冷冷地看着阎若兰,淡淡道“洛捕头待你不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助千陌,对洛捕头下狠手?”

    阎若兰低垂着头,脸上苍白。

    洛小枫忽然笑了笑“肖四公子莫要为难阎姑娘了。”他抱着梦儿,茫然地望着远方,喃喃道“活着太累,可又没有死的勇气,阎姑娘若肯帮忙,在下倒是感激不尽。”

    洛完这话,朝肖四公子鞠了个躬“肖四公子的大恩,在下铭记肺腑,感激不尽。梦儿身中剧毒,我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

    肖四公子看了一眼洛小枫怀中的梦儿,长长叹息了一声。

    阎若兰突然冲了过来,嘶声道“等一等。”

    洛小枫缓缓转身过来,淡淡道“阎姑娘还有什么事情?”

    阎若兰紧咬着嘴唇,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但眼泪却如开了闸的洪水,涌了出来。

    洛小枫没有看阎若兰,他低着头,凝视着梦儿那张没有血Se的小脸,淡淡道“阎姑娘如果没有话要说,那我就告辞了。”

    洛完这话,转身就走了出去。

    阎若兰忽然哭喊道“我已找到了杀我爹的凶手。”

    洛小枫头都没有回,淡淡道“阎姑娘是不是怀疑我?”

    阎若兰道“不是你,是……吉开!”

    洛小枫冷笑道“吉开的为人我知道,他绝不会滥杀无辜。”

    阎若兰恨恨道“吉开是你的朋友,我知道,你会替他说话。”

    洛小枫淡淡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将这件事告诉我?”

    阎若兰脸Se铁青,她紧咬着嘴唇。

    洛小枫忽然道“阎姑娘怀疑吉开是杀你父亲的凶手,却为何又要伙同千陌废鹰一伙,要置我洛小枫于死地?”

    阎若兰嘶声道“我不想杀你。”

    洛小枫冷笑道“你刚才看得很清楚了,若不是肖四公子,我洛小枫恐怕早死多时了。”

    阎若兰垂下头“千陌答应我,只要我帮助他制住你,他就帮我去对付吉开。”

    洛小枫冷冷道“千陌并不想制住我,他只想杀了我。”

    阎若兰头垂得更低“我也没有想到,千陌会是这种人。”她猛然抬头看着洛小枫的后背“千陌也是你的朋友,我一直认为,他绝不会杀你的。”

    洛小枫冷笑。

    阎若兰紧紧地盯着洛小枫的后背,忽然道“我爹死在白衣涧手里,但我现在才知道,吉开就是白衣涧中的一员。”

    洛小枫淡淡道“你有什么证据?”

    阎若兰恨恨道“我有这个感觉。我迟早……会找出证据的。”

    洛小枫冷笑道“没有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要乱说!你冤枉了好人,就等于放纵了坏人。”洛着话,人已经走远了。

    ……

    这是一家不起眼的Jmao小店。小店躲离了皇城的喧嚣和繁华,孤零零地点缀在Y暗的街角。这里终年照不进Y光,一条臭水沟,熏得人头昏脑涨。好在店主的鼻子已经麻木了,偶尔有J个客人,也不会太挑剔。

    店主是一个老得快要掉渣的老头儿。

    此时,老店主正忙着收拾房间。虽然累了点,但他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就是刚才,这里竟一下子来了两个客人。一个冷漠的少年和一个长得很瘦小的小姑娘。

    洛小枫坐在房间的小凳子上。

    老店主看着梦儿。

    梦儿紧紧地闭着眼睛,面Se苍白,似乎病的不轻。

    老店主叹息了一声,却没有说话,他默默地站到了一边,等待着客人的吩咐。

    他久已习惯了沉默,只要客人不短他的店钱,他连一个字都不愿意说。这本是一个好习惯,但对做生意的人来说,却是一个大忌,好在洛小枫没有太在意。

    温热的mao巾敷在梦儿的额头上,梦儿那张苍白的小脸,终于有了一丝血Se。

    洛小枫坐在床边,眉心已拧成了一个疙瘩。

    小客栈里,那可怕的凶手是谁?凶手的行动诡秘得可怕,速度更是快的可怕。洛小枫知道,废鹰和千陌虽是一等一的武功高手,但绝没有那么快的身手。

    在王家集,阎若兰为什么不辞而别?小甫身上的毒,是谁给解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