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七大长老

    白衣nv人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凝重:“魔剑潭虽有增幅的魔力,但主人你离开的时候,还有一道难关。”

    赵小枫忙问:“什么难关?”

    白衣nv人道:“冰火两重天!”

    赵小枫不解地问:“什么冰火两重天?”

    白衣nv人道:“魔剑潭只有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就叫冰火两重天。出口是一个通道,虽然只有百步之遥,但却极难通行,前五十步极寒,后五十步极热。如果你走不过去,不但武功修为不能增幅,反而要被困在魔剑潭里。”

    赵小枫虽暗暗吃惊,但却毫无畏惧。他从小和nn生活在万兽森林里,困苦惊险的生活,把他磨炼得钢铁般坚韧。

    白衣nv人笑了笑:“我相信主人你一定能过得去。”

    赵小枫也笑了笑:“我会尽力!”

    白衣nv人明亮的眸子突然暗淡下来:“我虽是上古极品神器,但离开魔剑潭后,却发挥不了威力,平时也只能隐藏在妖魔神咒里。”她说着话,便目不转睛地盯着赵小枫腰畔的那半截木剑。

    赵小枫拔剑在手,眉头皱了皱:“这就是那妖魔神咒?”

    白衣nv人点了点头:“不错。”

    赵小枫问:“我怎么才能帮你?要不要我毁了这个妖魔神咒?”

    白衣nv人摇了摇头:“这木剑只是妖魔神咒的幻形,真正的妖魔神咒谁也毁不掉。更何况,如果没有这神咒幻形,我就离不开这魔剑潭了,这一辈子就不能重见天日了。”

    赵小枫道:“我可以带你出去!”

    白衣nv人道:“如果我不隐藏在这神咒幻形里,过冰火两重天时,就要化成粉末。”

    赵小枫将半截木剑举起:“既然这样,那你赶快隐藏进来吧。”

    白衣nv人明亮的眸子里,不知什么时候蓄满了泪水:“灵器能幻形成兽,神器能幻形chenren,但一辈子也只有J十次的机会,而且每次时间有限。现在时间将到,我只有和主人告别了。”

    赵小枫心里也酸溜溜地不好受,他望着白衣nv人那满是泪水的眼睛:“如果我们能够离开魔剑潭,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将你从神咒中解脱出来?”

    白衣nv人道:“主人拔出木剑的时候,石像碎裂,妖魔神咒只是暂时解禁。要想彻底解除束缚,唯一的办法就是毁掉妖魔神咒!”

    赵小枫忙问:“怎样才能毁掉妖魔神咒?难道真的是谁都毁不掉?”

    白衣nv人点点头:“灵生界七大长老已si,这妖魔神咒确实已无人可解,除非是……”她一句话没说完,整个人便突然消失。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那盏孤零零的青铜小灯也瞬间熄灭。

    虽然赵小枫早有了思想准备,但当所有的一切都消失的时候,他还忍不住暗自神伤。他手里的半截木剑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刹那,却又恢复了平静。赵小枫知道,魔剑已经隐藏到妖魔神咒里,也就是这半截木剑里头了。只可惜,这“隐藏”,并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也许是一辈子了!赵小枫突然想起白衣nv人最后的那句话:“灵生界七大长老已si,这妖魔神咒确实已无人可解,除非是……”“除非是……”,除非是什么?难道除了灵生界七大长老外,还有毁掉妖魔神咒的法子?到底是什么法子?只可惜,最后那句话白衣nv人没有说出来!难道这也是天意?

    赵小枫跺了跺脚,长长叹了一口气。他忽然回身,大踏步走了出去。四周一P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他虽然看不见,却能感觉到大门的位置。赵小枫刚走了J步,眼前便一P光亮,令他不可思议的是,刚刚还在黑暗的g0ng殿里,现在却置身于一P废墟中。难道那高大辉煌的g0ng殿本身就是一P废墟?难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幻觉?赵小枫自嘲地笑了,为什么自己遇到了解释不了的事情,都说它是幻觉呢?这里是魔剑潭呀,即使遇到再离奇古怪的事情,都是正常的!

    赵小枫踏过废墟,表面上看起来很坚y的石块,脚一踏上去就变得粉碎。

    魔剑潭真的很奇怪,名字叫潭,但赵小枫下来的时候,却没见到一滴水。

    冰火两重天,是魔剑潭的唯一出口!

    冰火两重天在哪里?赵小枫将断木剑cha在腰畔,沿着一条L石小路走下去。这条路很特殊,别的路,不管是宽是窄,都是青石铺成的,而这条小路却是L石铺成的。淡hse的L石和周围青灰se的条石相b较,格外的显眼。赵小枫就沿着这条小路走了下去。hseL石小路,斗折蛇行,曲曲弯弯,绕来绕去,前面竟是一座小花园。小花园,很jing致,jing致得不能再jing致。很优雅,优雅得不能再优雅。赵小枫被x1引住了,不知不觉地走了进去。半月形的花园小门后面,便是一丛淡雅的小花,月白se的小花在微风里摇曳,美丽得让人心疼!一条笔直的小道在花丛边延伸出去,小道的尽头,是一座小亭子,朱红se的栏杆,分外地抢眼。最抢眼的还不是栏杆,而是栏杆旁的人!栏杆旁形态各异地站着七个人,仿佛是凭栏远眺,又好像是抚栏沉思。这七个人都是鹤发披肩的老人,从衣着打扮来看,都是极有身份极有地位的人。他们都背对着赵小枫,所以赵小枫看不到他们的面貌。

    赵小枫没有走过去,他看了很久,他越看心里越发mao,因为他已想起了灵生界的七大长老。

    “七大长老将那万余件奇珍异宝封印在石像里,并附上了极厉害的咒符。这咒符太霸道太邪恶,咒符一出,七大长老都自爆身亡”。魔剑白衣nv人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小亭子里那七个人又是谁?这事离奇得有点恐怖了。赵小枫犹豫着,终于还是走了过去……那七位老人,仿佛知道有人来了,都纷纷地转过身来……

    一gu寒意从脚底升上来,蔓延了赵小枫全身。赵小枫终于看清了那七张脸。那是七张什么样的脸啊,五官扭曲,鲜血横流!

    赵小枫没有跑,没有叫,也没有喊!恐惧,虽然惊涛骇L般向他袭来,但赵小枫还是咬着牙挺住了。

    七个老人也看见了赵小枫,他们正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着面前这个小孩。

    赵小枫真有点受不了,被看过的地方,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七个老人突然齐刷刷地跪了下来,望着赵小枫放声大哭。哭声确实是真情流露,发自肺腑,就像一个遗失的小孩,突然见到了自己的妈妈!

    赵小枫愣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七个老人终于止住了哭声,其中一个h袍老人颤巍巍地走过来,用颤抖的声音问:“如果老朽没有看错的话,你就是阿紫的儿子。”

    赵小枫被弄糊涂了,忍不住问:“阿紫是谁?”

    h袍老人忙说:“阿紫就是我们灵生界的紫藤神啊,我看得出你就是她的儿子,我们的小主人!”

    赵小枫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妈妈叫阿紫!

    h袍老人又留下了眼泪,激动道:“我们等了二十万年,终于把您等到了!”

    “等了二十万年?”赵小枫吃惊地看着h袍老人:“请问老人家是……”

    h袍老人擦了一把眼泪,高兴地朝小亭里招了招手:“过来,都过来!”

    其他六个老人J乎是小跑着来到赵小枫面前,个个都激动得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赵小枫忍不住先开了口:“各位爷爷好!”

    六个老人都慌得躬身施礼:“小主人太客气了!”赵小枫忙以礼相还!

    h袍老人呵呵笑道:“我们原是灵生界的七大长老,只F阿紫姑娘,受不了啸天那厮的鸟气,所以来到这里,与世隔绝。”

    赵小枫问:“啸天是谁?”

    h袍老人恨恨道:“啸天就是现在灵生界的主人,他武功修为虽高,但品行太差,根本不配做灵生界的主人。我们根本想不通,阿紫为什么传位给他。”

    这件事,不但h袍老人想不通,灵生界绝大多数人都想不通!对于传位啸天这件事,紫藤神也没有解释。啸天虽然成为灵生界的主人,但在人们的心里,善良美丽的紫藤神才是灵生界的唯一主宰!

    赵小枫看着七大长老那扭曲的五官,流血的脸庞,终于忍不住问:“爷爷们,你们的脸……”

    h袍老人笑了笑:“这是伪装!”他说着话,用手在脸上一抹,刚才狰狞可怕的面容立刻就不见了,马上便恢复到原来的相貌。赵小枫一回头,其他六位长老也卸去了伪装,恢复了本来相貌。

    赵小枫笑了:“各位爷爷,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刚才那副模样呀?”

    h袍老人叹了一口气:“我们这是在装si,还伪装了一条h泉路!”他说着话指了指面前那条hseL石小路。h泉路是传说进幽灵地府的必经之路。赵小枫以前也听nn说起过。只不过那是si人去的地方,活的人谁也不知道。

    赵小枫不解地问:“爷爷们是灵生界七大长老,个个修为高深,为什么还要诈si呢?”

    h袍老人叹了一口气:“二十万年前,我们七人携灵生界万余件珍宝,来到这魔剑潭,布阵防守,并将众多的奇珍异宝封印在石像里,并附上了上古神咒——妖魔神咒。这万余件珍宝中大多数是威力强大的灵器,甚至还有J十件上古神器。刚被封印时,它们都极不情愿,它们要求我们打破石像,毁灭神咒的意念很强烈,一件灵器的意念非常有限,但万余个意念叠加在一起,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我们就想断了它们的念头,于是在完成封印以后,就假装自爆身亡,还特意伪装了这条h泉路。灵器神器们感觉到我们已si,便也心灰意冷,断了逃逸的念头。”

    赵小枫好奇地问:“灵器神器还有意念?”

    多谢关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