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落魄的俞大师

    一进门,便是宽敞明亮的大厅。大厅里的陈设十分讲究。名人字画,精美瓷器,一应俱全。高腿八仙桌旁,整齐地摆放着J张虎PJ椅,更显示出了主人的显赫和尊贵。

    鼎忠满面春风“老爷请坐!”

    洛小枫环顾四周,然后就缓缓踱到一张虎PJ椅旁,缓缓坐了下来。

    客厅侧门挂着珍珠门帘,门帘突然被一只春葱般的小手挑起。一个俏生生的小丫鬟,手里托着精致的小盘子,笑盈盈地走了进来。托盘里放了两壶酒,酒具也一应俱全。

    洛小枫看了一眼小丫鬟,眼光便凝视在桌子上的酒壶上。这时候门帘又发出了一阵轻响,四五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丫鬟,手里高高托着红Se的小盘子,轻飘飘地来到了桌旁。P刻功夫,桌子上便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山珍海味。

    一个面Se如玉,一笑脸上便露出两个酒窝的小丫鬟,正殷勤地给洛小枫斟酒。其他的小丫鬟们上完菜,便都悄悄地退了出去。

    洛小枫凝视着杯中的酒,然后缓缓地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看着身边那面Se如玉的小丫鬟,微笑道“好酒!”

    小丫鬟那白生生的小脸上满是笑容,她那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洛小枫。

    洛小枫看了一眼小丫鬟那摆弄着衣角的小手,忽然道“你是谁家的孩子?”

    小丫鬟一欠身,低下头,小声道“奴婢的父母和奴婢一样,都是卑J的下人。”她咬着嘴唇,瞟了一眼洛小枫,小声接着道“只怕奴婢说出来,老爷您也不知道!”

    洛小枫微笑道“不知道又有何妨?”

    小丫鬟一撅嘴,微笑道“奴婢说出来,老爷也定不知道。”她顿了顿,抬起头一脸笑容地看着洛小枫的眼睛“既然如此,老爷为何还要奴婢说呢?”

    洛小枫一脸微笑地看着这小丫鬟。

    站在一旁的鼎忠突然怒叱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老爷这样说话?”

    小丫鬟慌忙垂下头,一脸惶恐之Se,她一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眼睛直直地看着地面。

    洛小枫冷冷地看了鼎忠一眼,忽然道“你可知道我喝酒的时候,最怕的是什么?”

    鼎忠满脸带笑,低声道“老奴不知,还望老爷明示。”

    洛小枫冷冷道“我喝酒的时候,最怕不相G的人,在我身边乱嚷乱叫。”

    鼎忠脸Se变了变,可瞬间又是一张笑脸,他身子弯得更低了,唯唯诺诺道“是……是……”

    洛小枫右手持壶,左手拿杯,正在自斟自饮。

    站在一旁的鼎忠突然轻轻地拍了拍掌。

    掌声刚落,便从大厅外,摇摇摆摆地进来了四个妙龄少nv。薄薄的春衫,醉人的笑靥,花一般的年龄。四个少nv都带着醉人的笑意,但手里却都紧握着寒光闪闪的宝剑。

    洛小枫看了一眼四个少nv,眼光便移到了门外。

    门外的地上,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披散着长发,一张脸脏兮兮的,脸上满是污垢,长长的胡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修剪过了,乱蓬蓬地散在X前。这个人很脏,很邋遢,但他面前,却放着一架极精美极G净的古琴。

    这个披发人,左手拿琴,右手忽然轻轻地往地上一按,他的身T就像一朵流云,轻轻地飘进大厅来。在大厅的一角,他轻轻地落了下来。

    洛小枫吃惊地盯着披发人的K腿。

    披发的K腿,自膝盖以下,便是空荡荡的了。

    洛小枫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轻功高绝的人,竟是一个没有双腿的残疾人。

    披发人盘坐在大厅的一角,他忽然伸出手,轻轻地按在琴弦上。

    洛小枫盯着披发人的手。披发人很脏很邋遢,但他的一双手却极G净。长长的手指,指甲修剪得很整齐。

    洛小枫叹了一口气,忽然将杯中的酒缓缓洒在地上。

    鼎忠瞪大着眼睛,看着地上的酒。

    琴声突然响了。

    琴声时而舒缓,时而高亢,时而激越,时而悲凉。时而像春日的风,缓缓拂过C地。时而像激流出谷,一泻千里。时而像粗野的男人,在街头怒喝狂吼。时而像如花少nv,在春闺里,浅Y低唱。

    洛小枫突然站了起来,直直地朝披发人走去。

    琴声突绝。

    披发人袖着手,垂着头,伏在古琴上,剧烈地咳嗽着。

    琴弦还在轻轻颤动着。

    洛小枫站在披发人身边,久久凝视着他那破烂不堪的衣F,突然轻声唤道“俞大师!”

    披发人慌忙抬起头,满是污垢的脸上已有了慌乱之Se,他伏在古琴上,喃喃道“老爷,我……”

    洛小枫皱着眉头,忽然道“俞大师琴技举世无双,轻功独步天下,没想到今天,竟落到了这步田地。”

    披发人浑身颤抖着,嘶声道“老爷认错人了……老夫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人而已……”

    洛小枫冷笑道“一个下人,也自称老夫?”

    披发人紧闭着嘴,慌忙低下了头。

    洛小枫叹息了一声,道“普天之下,除了俞大师,恐怕已没有人能将十部古曲放在一起弹奏,而又天衣无缝,不着痕迹了。”

    披发人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他身子紧紧地贴在古琴上,快要将古琴压瘪了。过了很久,他才止住咳嗽声,叹息道“老爷说的那位俞大师,早在三年前就死了。现在坐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个无用的废人而已。”

    洛小枫紧握着拳头,忽然恨恨道“是谁将你变成这个样子的?”

    俞大师那散乱的长发一阵剧烈地掀动,他垂着头,颤声道“老爷……快请坐……小人……还要为您弹奏一曲……”

    站在一旁那四个手持宝剑的少nv,也齐声道“老爷请落座!”

    洛小枫长长叹息了一声,骤然走了回去。

    路小枫刚坐下,琴声又响了起来。那四个手持宝剑的少nv,以“金J独立”式,一字排开。

    琴声悠扬,四个少nv已随着琴声的节奏,舞起了长剑。大厅里,剑影幢幢,整个大厅,都被森寒的剑气笼罩住了。

    刚才给洛小枫斟酒的小丫鬟,似乎受不了这森寒的剑气,不由自主地朝洛小枫身边紧靠了J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