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李大老实的妙计

    型添明一张黑而长的脸,没有一丝笑容。

    型添明死死地盯着李太师:“证据我迟早会拿给你看。老夫一早赶到太师府,就是要打听一件事。”

    李太师满面的不高兴:“什么事?”

    型添明道:“老夫想证实一下,瘸子李和未一飞,这J天去了哪里?”

    瘸子李官至三品,是太师府最有名的幕僚门客。未一飞,江湖人称“飞天夜叉”,是太师府中,资历最深的老前辈。

    李太师怔了怔,转瞬便冷冷道:“瘸子李和未一飞是太师府的贵客,他们去哪里,难道还要向型大人报告么?”

    型添明面Se冷峻,他紧紧地盯着李太师,冷冷道:“枫云宗枫家庄的命案现场,有证据表明,瘸子李和未一飞曾经去过。”

    李太师冷笑:“枫云宗的枫家庄远在千里之外,型大人是怎么知道的?”

    型添明突然暴怒:“老子接的案子,如果没有十分的把握,我怎么会亲自跑到你太师府来?”

    李太师一张脸气得铁青,他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型添明余怒未消:“今天下午我就派人来捉拿瘸子李和未一飞,老子看哪个G孙子敢阻止?”

    型添明带着两个随从气呼呼地走了。

    李太师健壮的身子在颤抖,他拳头紧握,一双眼睛因为愤怒而变得赤红。李太师位高权重,就连当今的皇上,都要给他三分面子,没想到这个京府尹型添明竟敢如此出言不逊!

    桌子上的燕窝米粥和数十碟精致的菜,都被扫到了地上。瓷器碎裂的声音传出去了很远。李太师像一头发怒的老公牛,吁吁直喘!

    管家李大老实低着头,蹑手蹑脚地退到了门口。他知道,这个时候,任何劝解的话,不但是多余的,而且还会适得其反,火上浇油。李大老实垂手站立在门外,随时等待着主人的吩咐。

    李太师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他一PG坐在了坚Y冰冷的桌子上。他慢慢恢复了平静,他在想对付这件事的办法。

    型添明武功极高,脾气爆裂,他手下还有数十名高手。这些,李太师都没有放在心上。最让李太师头痛的是,型添明有一把先皇御赐的铁鞭。这把御赐铁鞭,上可以打君,下可以打臣。型添明不但军功卓著,而是还是先皇的救命恩人。

    李太师长长叹了一口气,神情显得很沮丧。

    管家李大老实突然心翼翼地走了进来,他恭恭敬敬地来到李太师面前,恭恭敬敬地说话:“奴才倒有一个对付型添明的法子,不过,不知当说不当说?”

    李太师眼前一亮,忙道:“你说!”

    李大老实咳嗽一声,心翼翼道:“人人都有弱点,那个型黑子也不例外。只要我们抓住了型黑子的弱点,就能轻而易举地制F他。”

    李太师忙道:“型黑子的弱点在哪里?”

    李大老实笑了笑:“型黑子怕老婆。他虽然怕老婆,却又好Se如命!”

    李太师皱了皱眉:“你想怎么做?”

    李大老实嘻嘻笑道:“能制F型黑子的,只有nv人,而且还要是漂亮,胆大,心细,聪明的nv人。”

    李太师摸了摸浓密的大胡子,他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意思,下午型黑子再来,就由你来处理一切。”

    李大老实显得很为难:“可是,奴才……只是一个下人……”

    李太师突然从桌子上跳下来:“我马上吩咐下去,今天下午,全府上下,都要听从你李大老实的调遣。”

    李大老实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他弯下腰,一双眼睛便亮了起来。

    午后。型添明果然来了。他长长黑黑的脸,始终Y沉着。他腰悬长剑,身后跟着数十个悬刀佩剑的官差。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怀里紧紧抱着一把铁鞭。铁鞭长约三尺九寸。

    管家李大老实笑容可掬地迎了过来:“型大人请客厅用茶,关于案子的事情,太师府会全力配合型大人。”

    型添明冷笑一声:“李太师如果能像李总管这样明白事理,那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管家李大老实笑得更谦卑:“在下的意思,也是李太师的意思。太师身T不适,型大人若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对我说。”

    型添明冷笑:“你能做得了李太师的主?”

    李大老实笑容满面:“今天下午,太师府就由在下做主,这也是李太师的吩咐。”

    型添明手握着光秃秃的剑柄,沉声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要将瘸子李和未一飞带走。”

    李大老实面露为难之Se:“型大人的吩咐,在下本应照办,只可惜,那瘸子李和未一飞都不在太师府里。”

    型添明冷冷道:“哦?”

    李大老实缓缓接着道:“瘸子李虽是太师府的门客,可他毕竟还是皇上御赐的三品护卫捕头,他有自己的府院宅邸,最近,他已很少来太师府了。未一飞虽然太师府的护院教头,但前些天因公出差,估计要三四个月才能回来。”

    型添明冷冷地看着李大老实,他突然拔剑。“仓”的一声龙Y,乌鞘长剑在厅堂里打了一个亮闪,森寒的剑尖已抵住了李大老实的咽喉要害。

    李大老实面Se惨变,他粗大的喉结,因为紧张而不停地滚动着。

    型添明长长黑黑的脸Y沉得快要滴下水来:“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李大老实“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声泪俱下:“在下若有半句谎言,型大人就一剑杀了我。”

    型添明将长剑入鞘,冷冷地看了李大老实一眼:“你若欺骗老夫,老夫就绝不会轻饶了你。”

    李大老实唯唯诺诺,一副极恭维,极顺从的样子!

    型添明在客厅里坐下,轻轻呷了一口茶。清淡优雅的茶香,在大厅里弥漫。沏茶倒水的是一个极柔极媚的nv人。nv人柔白的脸,漾着一抹春意。她的眼神很媚,看着让人浮想联翩。

    型添明虽然还Y沉着脸,但他一双狭长的三角眼,已瞟向了nv人的颈部。

    nv人粉红Se的褂里面,衬着一件红Se低领的衫。

    nv人一脸娇羞,她弯着腰,殷勤地给型添明倒水。

    型添明咽了一口吐沫,那张长长的大黑脸上,已没有了冷峻和威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