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恐怖的气流

    红山剑知道黑婆精的Y谋以后,在野人岭,他事事处处都小心谨慎,但没有想到,最后还是死在自己老婆的手里。剑仙红山剑,就这样死在了野人岭!

    黑婆精看着红山剑的尸T,嘿嘿冷笑了两声。

    离老夫人紧紧地拉着梦儿的手,吃惊地站在一边。离老夫人和梦儿安然无恙,但红山剑却死了。

    黑婆精看着愣愣发呆的离老夫人,笑了笑“你们是我们大王请的贵客,我怎么会杀你们?”她说着话,瞟了一眼头颅开裂的小矮人,叹息道“要不是他无理取闹,也不会死的这么惨的。”

    百级梯四周,忽然被一团淡淡的烟雾笼罩住了。现在大约是二更时分,月光透过森林间的空隙,照进林子来。这一团烟雾,只是紧紧地围拢在百级梯周围,一点也不会向四周漫溢。

    就在离老夫人和梦儿愣愣发呆的时候,浓雾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两位贵客大驾光临,属下人怠慢之处,还请谅解。”

    黑婆精已垂手站立在了一边,她手里还拿着黑唢呐,但刚才那不可一世的表情,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那甜美的声音在浓雾中回荡着,寻不着源头,缥缈得让人头P发麻。

    离老夫人和梦儿四下张望,却没有发现说话人的影子。

    黑婆精目不斜视,垂手站立在百级梯的一侧。

    “夫Q本是同林鸟,大难临时各自飞!”那甜美声音又响了起来“红山剑虽不中用,但毕竟是你的丈夫呀!你怎么忍心杀他?”

    这话很明显是对黑婆精说的。

    黑婆精浑身颤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属下该死……将大王的意思领会错了。”

    “我叫你去杀你的丈夫,你有没有替他求过情?杀了你丈夫以后,你有没有难受过?”那甜美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

    “我……”黑婆精浑身颤抖着,不知道如何辩解了。

    “一日夫Q百日恩,百日夫Q似海深!你和红山剑好J年的夫Q,没想到竟如此绝情。”

    “大王饶命……我也是为大王着想……”黑婆精声泪俱下,T如筛糠。

    “你要是为我着想,就不会那么无情了,你要知道,我这个人最重感情,对那种无情无义的小人,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黑婆精颤声道“我……我对大王忠心耿耿,只求大王饶我一次……”她紧握着黑唢呐,眼泪哗哗地流。

    “你过来,我跟你说一句话。”那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那浓浓的雾气里便出现了一个淡淡的人影。淡淡的人影在朦胧的月光里显得有点不真实。

    黑婆精一路小跑地过去,距离那个淡淡的人影还有一丈远的时候,黑婆精就跪了下来。

    “你丈夫死了,你想不想再找一个呢?”

    那甜美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黑婆精一怔,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主人会问这样的话。她不敢不回答,她也不敢说谎“想……”

    浓浓的雾气里,缓缓走出了一个人,一个白衣蒙面人。

    白衣蒙面人从浓雾中走了出来。她穿着宽松的白袍,浑身上下都是纯白Se的,头上的斗笠是用白布条缠成的,那剑的手,都包裹着白布。

    黑婆精只看了一眼,便慌忙垂下头。

    白衣蒙面人看着黑婆精,忽然叹息了一声“喜新厌旧,贪心不足的人,向来都是很痛苦的,所以,我想帮你一个忙。”

    黑婆精颤声道“大王要帮我什么忙?”

    白衣蒙面人道“我帮你祛除痛苦!”

    黑婆精已感觉到了不妙“怎么……帮?”

    白衣蒙面人缓缓抬起手中的长剑“用我的剑。”

    黑婆精目光紧缩,她挺身站起,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好J步“我对大王忠心耿耿,没想到大王却非要置我于死地。”

    白衣蒙面人冷笑道“你的价值就这么多,你再留在野人岭,就碍手碍脚了。”

    黑婆精眼角的肌R一阵剧烈的跳动,她紧握着拳头,突然凌空后翻。她的杀手锏是魔幻黑唢呐,但她的轻身术,在江湖也是数一数二的。

    白衣蒙面人没有动。她一双刀锋般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黑婆精。

    黑婆精凌空翻身,她手中的黑唢呐,已吹响。

    唢呐声嘹亮悦耳,响彻云霄。

    离老夫人拉着梦儿的手,远远地退在了一边。

    黑婆精的黑唢呐吹响的瞬间,一G戾气卷地而起,直扑向白衣蒙面人。

    白衣蒙面人冷笑了一声,她只是轻轻挥了挥衣袖,那吓人的戾气,就泥牛入海般消失了。

    黑婆精怔住。她一脸惊慌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黑唢呐。这魔幻黑唢呐的戾气,刚释放出来,就白衣人摧毁了。

    白衣蒙面人一脸冷笑地看着黑婆精,淡淡道“你的魔幻黑唢呐,用来对付一般人还可以,但要用来对付我,你就大错而特错了。”

    白衣蒙面人说着话,已一步步B了过来。

    黑婆精亡魂皆冒,她不停地后退着。

    白衣蒙面人忽然朝黑婆精招了招手。就这么一招手,一G强大无比的气流便卷了出去。

    黑婆精来不及逃跑,就被这G强大的气流包裹住了。她想挣扎,却使不上一点力气。一种无形的大力,将黑婆精撕扯着。黑婆精手中的黑唢呐,已脱手飞出。黑唢呐被那G强大的气流撕扯着,转瞬之间就变成了碎末。

    黑唢呐的碎末,在夜风中飘散,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黑婆精不能呼吸,她被巨大的气流撕扯着,她的眼睛都能看见自己的后背了。砰的一声闷响,黑婆精的身T,被那恐怖的气流,活生生地扯成了数十块。鲜血飞溅,血R横飞。

    站在一旁的离老夫人和梦儿,都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呆了。

    这是什么功夫?

    离老夫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白衣蒙面人看着红山剑的尸T,忽然叹息了一声“杀你的人,也死了,你在天之灵,应该安息了。”。

    百级梯四周的浓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完全消散了。

    白衣蒙面人看着离老夫人和梦儿,淡然一笑“夜宵已经备下,两位贵客,请随我来。”她说着话,轻飘飘地上了石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