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夺珠

    竹林深处,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一个青衣童子轻轻地走过来,他手里有一个黑se的托盘,托盘里放着一只酒杯,一壶酒,还有一碟糕点。

    青衣童子恭恭敬敬地站到断腿少年面前:“驸马爷,今天是您的生日,你应该早点回去才是,老夫人还在等着你呢。”

    断腿少年长长叹了一口气:“家母她老人家还没有睡?”

    青衣童子笑了笑:“老夫人今天兴致很高,一定要等驸马爷回去才肯歇着。”

    断腿少年以手撑桌,站了起来:“我们现在就回去!”他刚要拿石椅旁边的铁拐,却忽然停住,眼睛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小径。

    小径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了一位红衣少nv,修长的身材,迷人的笑靥,粉白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瀑布般倾泻的长发,尤其是她的眼睛,有一种g魂摄魄的魅力。她扭动着小蛮腰,一步步走进了小亭子。

    青衣童子忙躬身施礼:“奴家拜见公主!”他说着话恭恭敬敬地退到了一边。

    红衣少nv瞧也不瞧小童子一眼,径直走向了断腿少年:“半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断腿少年眼睛里忽然有了怒意,他x膛起伏着,紧握的拳头上青筋暴突。

    红衣少nv笑了笑,雪白的牙齿在皎洁的月光下闪了一下白光:“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来看看你。走得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我就借花献佛,敬你一杯。”她说着话,倒了两杯酒,先将一杯酒轻轻地推到断腿少年面前,然后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断腿少年怒视着红衣少nv,还是动也不动地站着。

    红衣少nv莞尔一笑:“你什么都好,就是不ai说话!”

    断腿少年冷笑一声:“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红衣少nv娇叹一声:“我们夫Q一场,没想到会闹到这种地步。”她说着话,居然挤出了两滴眼泪。

    断腿少年凝视着桌上的酒杯,他咬着牙,突然拂袖将酒杯扫落到地上。

    “啪”的一声响,酒杯摔得粉碎,杯中的酒洒落一地。

    红衣少nv居然面不改se,她还是微笑着看着断腿少年:“今天是你的生日,老夫人怎么没有来?”

    断腿少年望着天畔的寒星,脸上掠过一丝痛苦之se。

    红衣少nv突然道:“我知道你们母子情深,所以……我特意将老夫人请了过来。”她拍了拍手,竹林深处便有了响动,不大一会儿,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夫人被两名彪形大汉架了过来。老夫人双眼紧闭,头都歪到了一边。

    断腿少年大惊失se,大喊道:“娘,您怎么啦?”

    红衣少nv在一旁笑了笑:“老夫人只是睡了过去,你放心好了。”

    断腿少年眼睛都起了红线,他猛地抄起石椅旁边的铁拐,不顾一切地冲向红衣少nv。

    红衣少nv轻轻地往旁边一闪,断腿少年就扑了个空。

    断腿少年就势一转,铁拐挂着风声横扫红衣少nv的腰。

    红衣少nv小蛮腰一扭,闪电般避开。这红衣少nv顶多只有十岁,没想到武功修为竟到了这种骇人的地步。

    断腿少年以拐击地,身t借力飞起,他手里的铁拐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红衣少nv。拐沉力猛,风声虎虎,这一拐的声势确实骇人!

    红衣少nv纤纤玉指突然弹出。

    断腿少年闷哼一声,跌倒在地上,铁拐扔出了三丈多远。

    谁也不知道这红衣少nv使用了什么手段,只见她的手指一弹,断腿少年就倒下去了。断腿少年的武功也不弱,没想到在这红衣少nv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

    青衣童子哭着跑过来:“驸马爷,您这是怎么了?”

    红衣少nv轻轻叹了一口气:“谁叫我们是夫Q呢,我还是下不了手。”她说着话,扭动着小蛮腰走了过来,伸手在断腿少年身上乱m0一气。

    断腿少年怒视着红衣少nv,他不但不能动弹,就连说话都不能说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红衣少nv在自己身上乱m0。

    红衣少nv终于停下来了,她的脸se慢慢变了:“天碎g0ng的传承宝珠呢?你究竟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她说着话,重重地推了断腿少年一把。

    断腿少年滚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他的嘴角虽出血了,但浑身的束缚却瞬间解除了。他挣扎着爬起来,又想冲过来。

    红衣少nv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她飞身而起,猛地抓住了那白发苍苍老夫人的衣襟:“我数三声,你要是不J出天碎g0ng的传承宝珠,我就杀了你母亲。”

    断腿少年刚想冲过来,便不由自主地停住,他握着拳头,额上的青筋蚯蚓般暴突扭曲起来。

    红衣少nv冷冷道,声音拖得很长:“一……”

    断腿少年额上的冷汗h豆粒般渗出来,他怒喝道:“你敢!”

    红衣少nv不答话,袖子里猛地伸出一根蓝汪汪的尖针,针头忽又分叉,带着奇异的响声,抵住了老夫人的咽喉:“二……”

    这分叉的针头,像极了蝎子的尾巴。

    断腿少年知道,这针头b蝎子的尾巴要毒J十万倍。

    这个恶毒的nv人数完“二”了,她一说到“三”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毒手。

    断腿少年虽然舍不得天碎g0ng的传承宝珠,但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si在这个恶毒nv人的手里。

    他宁愿自己si,也不会让母亲受到半点伤害!

    因为传承宝珠,父亲si了,自己的腿断了,可到头来……

    断腿少年猛地扑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痛哭:“你放过我母亲……传承宝珠……我给你……”

    红衣少nv眼睛睁得大大的,baineng的小脸因激动而涨得通红,她的呼x1都变得粗重了:“在哪里?赶快拿来!”

    断腿少年大喝道:“你先放了我母亲。”

    红衣少nv冷笑道:“我没看见传承宝珠之前,是不会放人的……如果你想玩什么花招,结果就和你父亲一样……si得很难看!”

    断腿少年还想说话,红衣少nv那蝎子尾巴一般的毒针已抵在了老夫人的咽喉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