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妈呀,我的眼睛能透视

    第4章九幽崖(二)

    人群一阵喧哗。

    浑身是血的人刚冲出森林,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老余,你怎么样?”头领春哥赶紧将他扶起。

    被称作老余的人已奄奄一息,他艰难地睁开眼:“九幽崖……有……怪兽……”话未说完,便断了气。

    春哥眼角的肌r0u在跳动,一丝恐惧从心底慢慢爬起。因为他知道老余的实力。

    老余并不是弱不禁风的人,他的武功修为已达到少灵境后期,在春哥的队伍中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怪兽?什么样的怪兽,能让老余P刻之间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九幽崖处在万兽森林的外围,是一般野兽出没地,高级兽类一般不会出现在这里。

    春哥来万兽森林,并不是猎兽,而是寻宝。九幽崖有宝,在江湖上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猎兽大队在神州大陆随处可见,是以帮人捕捉兽类为生的队伍。春哥的猎兽大队规模不大,实力不强,但价格低廉,所以也能x1引一些主顾。

    九幽崖有宝的传说,在神州大陆可以讲是家喻户晓、F孺皆知,但到底是什么宝,却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传说虽然很盛,但近十年,却没有人敢再去。因为之前去过九幽崖的人,不是莫名其妙地失踪,就是陈尸在林外。

    九幽崖范围十里,已成为神州大陆的禁地!

    春哥本不敢来九幽崖,可这一次的主顾却是大赵帝国的亲王赵险,赵险位高权重,他春哥就是si也不敢得罪。

    春哥的猎兽大队,名不见经传,谁也想不到会被大名鼎鼎的赵险看中。对于这个问题,春哥也一直想不通。

    春哥的猎兽大队中,胆量最大的就是老余。对于九幽崖禁地之说,老余一直嗤之以鼻。老余独闯九幽崖,想做一个开路先锋,没想到竟遭如此惨祸。

    老余si了,谁还敢进万兽森林?春哥没有看大家,慢慢地放下老余的尸t,脱下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地盖住了那张血r0u模糊的脸,然后就大踏步走进了万兽森林。

    万兽森林,在神州大陆人所皆知,它横跨三大帝国,面积大得让人吃惊。J千年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进入万兽森林的中心。万兽森林的中心,据说是真正的核心所在,不但有众多的高级、超级灵兽,还有神一般存在的神兽。神兽已经脱离了兽类本相,幻化chenren型,和人类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所有这些都是传说,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万兽森林核心层的庐山真面目。被世人视为禁地的九幽崖,却不在万兽森林的里层,而在最外层。

    森林里没有路,堆积的落叶踩在脚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春哥飞掠而起,朝九幽崖方向赶去。春哥年龄并不大,刚刚三十岁,武功修为却到了少灵境中期。虽然还b不上老余,但也差不了多少,在速度t能方面,就更不用说了。

    P刻功夫,便看见前方有一块一人高的大青石,大青石写着三个触目惊心的红se大字:九幽崖。青石上满是青黑se的苔藓,看上去,便觉得年代久远,但那“九幽崖”三个红se大字,却红得b人的眼,仿佛是刚刚写上去的。

    春哥并没有细看,便飞掠而过。前方便是九幽崖,袅娜的雾气不断地从崖下升起来,往下看去,只是雾茫茫一P,什么也看不清楚。

    静,静得出奇。望着那缕缕不绝的雾气,春哥仿佛置身于梦境。

    天突然暗了下来,崖下刮来一阵冷风。

    春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这时候,一声低沉的吼声从崖下传上来。吼声很怪异,似虎非虎,似狼非狼。春哥猎兽十J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奇怪的声音。

    崖下的那奇怪的声音渐渐消失了,九幽崖又变得si一般寂静。

    春哥忍不住伸头朝崖下看去……

    崖下还是雾茫茫一P,什么也看不清楚。

    猛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迷雾中升起……

    春哥的脸一瞬间变得惨白,他看清了,那黑乎乎的东西确实是个怪物:虎头,蛇身,鱼鳞,水桶粗细的躯g上还有一对黑se的r0u翅膀。怪兽从头至尾,全身上下,一P漆黑。

    怪兽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漆黑的眼睛里放出狰狞可怖的光芒。

    春哥下意识地ch0u出武器,他的武器是一件jing铁铸造的锁链,链长一丈三尺,链身绑有十三把锋利的短刀,刀尖淬有他独门配制的剧毒。虽是凡品,却也威力强大。

    怪兽低吼一声,俯冲下来。

    春哥来不及多想,铁链横扫而出,链身上十三把短刀闪着惨碧se的光芒。

    怪兽一张嘴,竟咬住了铁链,与此同时,一gu黑se的火苗喷涌而出。

    jing铁铸造的铁链瞬间融化。

    春哥手里空空如也。他的身t也把持不住,往后栽倒。

    两只粗壮的大手把春哥托住。春哥一回头,便看见一张长满胡须的大脸。

    “大牛……你怎么来了?”

    大牛没有回答,也无需回答,因为春哥已站起来,面对着他的猎兽大队。

    除了si去的老余,总共九个人,一个不少。

    春哥怒吼:“你们来g什么……找si?快离开……快……”

    没有人离开!大家手里拿着武器,严阵以待,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队员突然惊呼出声:“黑兽,虎头蟒!”

    黑兽,在兽类当中修为极高,仅次于灵兽和神兽。虎头蟒又是黑兽当中厉害的角se。因为兽类的恐怖程度不但取决于自身的修为高低,还和本t的强弱有密切关系。

    虎头蟒凝视着这般人,突然大吼一声冲了过来。

    平地刮起一gu旋风,大家掩面后退。

    虎头蟒已咬住一个年青人的胳膊,年青人大叫着挥刀。这是一把特制的鬼头刀,b一般的鬼头刀大了一号,分量也加重了不少。锋利的刀头,闪着寒光,夺人二目。

    鬼头刀拼命地砍在虎头蟒的身上,火花四溅,锋利的刀口霍然出现了四五个缺口。

    年青人呆住,一时间都忘记了疼痛。

    虎头蟒那锋利的牙齿已咬进了年青人的咽喉……

    春哥眼睛都红了,从腰间ch0u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虎头蟒的咽喉。匕首折断,虎头蟒的咽喉处掉下了J块碗口大小的鳞P。

    虎头蟒嘴松开,持鬼头刀的年青人一头栽倒在地上,顷刻间便断了气,鲜血染红了地面。

    春哥并没有迟疑,从身旁的同伴手里抢过一条丈八蛇矛,一式“拨C寻蛇”直刺虎头蟒的咽喉要害。虎头蟒的咽喉处已经失去了J块鳞P,这个地方,已成为它的薄弱环节。

    虎头蟒虽是兽类,但修为颇高,它已猜透了春哥的意图。

    丈八蛇矛刺过来,虎头蟒猛地调转身形。

    春哥的丈八蛇矛刺在虎头蟒的背上。丈八蛇矛的矛头折断。春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虎头蟒身形调转之时,那粗粗长长的尾巴已横扫过来。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简直是风驰电掣,迅雷不及掩耳。粗壮的尾巴正扫在春哥的背上。

    春哥被ch0u得飞了出去,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嘴里的鲜血汩汩而出。

    虎头蟒的血盆大口突然张开,距离它最近的两名队员便身不由己地被x1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到虎头蟒的嘴里。虎头蟒一口咬住,那两名队员短促的惨呼便戛然而止。

    这血腥的一幕正好被春哥看见,他睚眦yu裂,刚挣扎着站起来,却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剩下的六名队员手持兵器冲上去,将虎头蟒围在中央。

    虎头蟒t1an了t1an嘴角的血渍,仿佛还在回味刚才的美餐。

    六名队员已下了si手,他们手中的武器不约而同地攻向虎头蟒的头部和七寸。

    火花四溅。虎头蟒七寸上已脱落了四五块碗口大小的鳞P,nengneng的肌r0u下已渗出一丝血丝。

    虎头蟒终于愤怒了,它低吼一声,腾空而起,一双r0u翅,扇起两gu劲风。

    六名队员踉跄着后退,其中的四人已跌坐在地上。

    虎头蟒不给他们丝毫喘X的机会,一gu黑se的火焰从嘴里喷s而出……

    地上的春哥脸se变得惨白,他拼命的大喊:“小心……”可一切都晚了,黑se的火焰把六人围住。没有人能反抗,六名队员甚至连呼叫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化成了灰烬。

    春哥的猎兽大队有十余年的历史,队员们都是些刀头t1an血、出生入si的兄弟,没想到今天,竟全部断送在九幽崖。

    九幽崖果然是块绝地!

    春哥爬起来又跌倒,跌倒了又爬起来,他狂笑着一步步b向虎头蟒……

    虎头蟒突然将头高高昂起,水桶粗细的蛇身直立起来,那黑se的眼睛里竟有了一丝恐惧。

    春哥又跌倒在地,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虎头蟒却没有冲过来,反而在一步步后退,退了七八步,突然转身,旋风般地冲下九幽崖,漆黑的蛇尾在雾气里晃了晃,便消息了踪影。

    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P刻间便已结束。

    九幽崖又恢复了寂静,si一般的寂静!

    春哥奄奄一息,朦胧当中,却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在m0他的脸……

    谢谢关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