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突然看见了一个人

    神探瘸子李飞身赶到池塘旁边的时候,便被池塘里恐怖的一幕给吓住了。

    未一飞死了!他的尸T漂浮在池塘上,尸T膨胀得厉害,比原来的未一飞少说也要大四五倍。膨胀的尸T已变成了紫黑Se。未一飞的脸漆黑,连眼白都变成了黑Se。这使得他的眼睛看起来,就像一个黑窟窿。未一飞死了,死的不声不响,不明不白。

    洛枫和枫雪瓶赶过来时,也都吓了一大跳。谁能想到,这个普普通通,清澈见底的池塘,竟也隐藏着杀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池塘里的水有毒?竹林里,飞来一只H鹂鸟。瘸子李突然一扬手,刚才还飞得好好的H鹂鸟,突然坠落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掉进了池塘里。H鹂鸟的翅膀扇动了一下,便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了。H鹂鸟死了,它的尸T迅速地膨胀了起来。

    瘸子李面Se大变。这池塘里的水,果然有剧毒!

    洛枫也大惊失Se,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池塘里,竟如此险恶。

    这是什么毒,竟如此恐怖?马R蚀骨水?不是!“人化枯骨,厉鬼夜哭”!凡是中马R蚀骨水的人,都会在瞬间变成一堆发臭的烂骨头。池塘里的毒,显然不是马R蚀骨水。虽然不是马R蚀骨水,但毒X却并不比马R蚀骨水低多少。这究竟是什么毒?竟连神探瘸子李和鼎鼎大名的洛枫都没有见识过。

    池塘里的水,清澈得可以照见人的影子,没有颜Se,也没有气味。微风掠过,池塘的水面上漾起一层细细的涟漪。一切都图画般温馨甜蜜。就在这时候,奇怪恐怖的事情又发生了。未一飞膨胀的尸T突然萎缩了下去。尸T沉了下去,凝聚成了磨盘大的黑Se糊状物。磨盘般大的黑Se糊状物,忽又缓缓散开,P刻的功夫,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连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来。

    洛枫和瘸子李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的脸Se都变了,变得很难看。枫雪瓶皱着眉头,也是一脸的惊慌和恐惧。枫雪瓶虽然是枫家庄的大姐,但这么可怕诡异的事情,肯定还是第一次遇见到。枫家庄虽然是一个险要之地,机关埋伏遍地都是,但枫家庄衰落以后,听说那些可怕的机关埋伏也都毁坏了。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普通的池塘里竟隐藏着剧毒。现在看来,这种未知的剧毒绝对比马R蚀骨水还要厉害!

    洛枫紧皱着眉头,突然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毒很有可能来自那传说中的毒经。”

    毒经是上古武学典籍,传说上面记载着各种邪恶的功夫,还有数十种霸绝天下的奇毒。那霸绝天下的马R蚀骨水的秘密,随着马厨子的死,也许会成为江湖中永远也解不开的谜团了。那冠杰一时的马R蚀骨水,很有可能就是毒经中记载的一种毒Y。

    瘸子李冷冷道:“上古毒经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有亲眼见过。是不是真的有毒经,谁也不能确定。”

    洛枫确实不能确定。传说毒经在枫家庄的大总管百凤牵手里。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话,那现在,毒经已落到了谁的手里了呢?

    瘸子李紧握着拳头,眼睛已起了红线。他和飞天夜叉未一飞来到枫家庄,目的就是藏在枫家庄湘妃竹林里的半截藏宝图。据说,枫家庄的藏宝图一分为二。一半在枫家庄的大少爷枫跪跪手里,一半被百凤牵藏到了湘妃竹林里。两半藏宝图合在一起,再配上宝藏的钥匙,枫家庄那无尽的宝藏就可以唾手而得。枫家庄的湘妃竹林,虽然是个绝险之地,但传说湘妃竹林里,不但有半截藏宝图,还有许多失传已久的武林秘笈。这段时间,来湘妃竹林的武林高手络绎不绝,只可惜这些人,大多死于非命了。就连威震武林的大刀畴都没有幸免。一百多个武林高手,都进了棺材。湘妃竹林的主人百凤牵死了,那么现在在湘妃竹林里行凶杀人的又是谁?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洛枫看了一眼瘸子李,他知道瘸子李既然来了,就绝不会轻易离开。

    瘸子李神Se黯然:“我和未一飞来枫家庄,不光是为了枫家庄的宝藏,也是……来杀人的!”他将后半句话拖得很长。

    洛枫淡淡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所以未一飞死了!”

    瘸子李冷笑道:“洛捕头也曾杀过人,为什么还没有死?”他盯着洛枫,缓缓接着道:“不管是杀好人,还是杀歹人,杀人的人,迟早都难逃一个死字。”

    洛枫淡淡道:“李先生的话虽有理,却忘记了一件事情。”

    瘸子李冷冷道:“什么事?”

    洛枫道:“杀歹人是为民除害,杀好人,就是涂炭生灵了。”

    瘸子李冷笑道:“老夫也曾是朝廷的捕快,但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却从来都没有说过。”

    洛枫淡淡道:“李先生虽然没有说,但心里却肯定知道。”

    瘸子李话语中已有了激愤:“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如何?老夫为朝廷效劳三十年,到最后却落了个家破人亡,L迹天涯的下场。”

    洛枫叹息道:“李先生的英名,在下早就听说了,只可惜,现在受了太师府的牵连。”

    瘸子李道:“老夫虽遭此不幸,但从未埋怨过李太师。李太师的死,肯定是受J人所害。”

    洛枫知道,瘸子李所指的J人,就是指李不实和浩镶遗。型添明已被洪公公所杀,剩下的,也只有李不实和浩镶遗了。李不实的为人,洛枫还不是很了解,但浩镶遗,洛枫还是很清楚的。

    洛枫看着瘸子李,淡然一笑道:“我知道李先生对浩大人怀恨在心,对洛某也有意见。”

    瘸子李恨恨道:“洛捕头知道就好。”

    洛枫淡淡道:“李先生既然也想杀我,为何到现在还不动手?”

    瘸子李叹息道:“老夫确有这个想法,不过现在却没有这个心思了。”

    洛枫淡淡道:“为什么?”

    瘸子李道:“年轻人争强好胜,我还是把这个大好的机会留给年轻人。”

    洛枫知道瘸子李这话的意思,因为他突然看见了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