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来了一班怪人

    白袍人长长叹息了一声,冷笑道:“我本不想杀你,只可惜……可惜……”她连说了两个“可惜”,手中的细剑便惊虹般刺出。℡菠萝

    这一剑太快,已超越了剑速的极限。

    梅花发的铁扇距离白袍人的头顶还有两尺远的时候,白袍人那窄窄长长的细剑就洞穿了梅花发的咽喉。

    风吹着白袍人那宽大的白袍。

    梅花发倒下去的时候,他咽喉里的血,才标了出来。他死得很快,脸上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痛苦,只有一抹淡淡的疑H与不信。他不相信这一剑来得这么快,他的疑H和不信刚刚产生,那细长的剑就洞穿了他的咽喉。

    白袍人凝注着梅花发的尸T,长长叹了一口气。她缓缓地转身离去,又用那嘶哑凄凉的嗓音唱着:“奴家一枝花,死在深山野人家。地府索魂啦,遍地H沙,血红的伤疤。”

    …………

    太师府的大厅里,站着一个绿袍老者。瘦削的身材,蜡H的面P,一口突在唇外的大龅牙。稀疏焦H的胡须,零零星星地点缀在下巴上。支撑在他腋下的,是一副精光闪闪的铁拐。

    瘸子李。享誉江湖四十载,人称神探的瘸子李。

    瘸子李悠闲地站在会客大厅里,脸上的表情也是悠闲的。

    厅外,李太师大笑着进来:“久等……久等,李大人久等了!”

    瘸子李淡然一笑道:“太师日理万机,能chou时间见我这个老糟头子,已是难能可贵了!”

    李太师大笑。

    瘸子李突然道:“听说李太师前些日子,新收了一个娇媚可人的Gnv儿,不知道是真是假?”

    李太师笑道:“神探瘸子李果真名不虚传,老夫的一举一动,也瞒不过你的眼睛。”

    瘸子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似在自言自语:“红颜祸水,从古自今,不知有多少帝王将相,英雄好汉,都毁在nv人的手里了。”

    李太师仍在笑:“李大人打了五十多年的光棍,恐怕就是因为对nv人有偏见。”

    瘸子李皱了皱眉,脸上已有了不悦。

    李太师的话,无意当中已戳到了瘸子李的痛处。

    (ex){}&/  瘸子李离开的时候,李太师脸上才慢慢浮出一丝冷笑。

    Jmao小店。

    瘸子李在喝酒。

    瘸子李已经喝了十七碗烈酒。

    这是一家冰冷的Jmao小店。店主老头的脸也是冰冷的。他冷冷地看着瘸子李,冷冷地替他拿酒。就算瘸子李喝死在这里,他也不关心。他唯一关心的只有银子。店主老头又在往桌子上送酒。

    瘸子李正在喝第二十六碗酒。他拿酒的手已不稳,但他还在拼命地喝。

    门外,突然冒出了一班人。为首的却是一个蓝K子蓝褂子的老太婆。老太婆由于年纪太大了,走路都有点歪歪斜斜的。她斜着肩,手里拿着一杆铁秤。铁秤上还有一枚特大号的秤砣。老太婆身后,站着十八个稀奇古怪的男人,男人们的手里,拿着稀奇古怪的兵器。有铁尺,有钢针,有巨钉,有尖钩,有铜钹,还有人手里拿着六尺多长的狼牙B。十八个男人,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白有黑,有俊有丑。老太婆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她过门槛的时候,差一点绊了一个跟头。

    瘸子李还在喝酒。

    老太婆突然笑了,笑声很刺耳,像铁铲摩擦石子发出的声音。

    瘸子李连头都没有抬,他的注意力仿佛全在酒上面。

    老太婆看着瘸子李,突然叹了一口气:“是该多喝点,说不定以后就没有喝酒的机会了。”

    瘸子李仿佛没有听见,他一仰脖子,又将一碗烈酒喝了下去。

    店主老头缓缓直起腰,冷冷地看着老太婆:“你这个人好怪,怎么手里老是拿着杆秤?”

    老太婆冷笑道:“老身想称一称你这位客官的脑袋。”

    店主老头仿佛很吃惊:“他的脑袋长在脖子上,你有什么办法去称?”

    老太婆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当然有法子!而且法子很简单!”

    店主老头冷笑:“你有什么法子?”

    老太婆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她咬着牙,狠狠道:“割下他的脑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