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大总管府里的熟人

    第六百五十三章大总管府里的熟人

    洛小枫在滑车里,咧着嘴大喊:“好难受……好难受……快把我憋死了……”

    肖儿媚捂着嘴在笑:“江湖上的后起之秀,鼎鼎大名的洛捕头,竟是个呆子!”

    洛小枫苦笑:“在下本有J分聪明,可一见到肖姑娘,我就变得又呆又傻了。”

    肖儿媚笑得前仰后合。

    肖儿媚看着洛小枫,慢慢止住了笑声,她忽然叹了一口气:“这滑车也是杀人的利器,只要我一抬手,你的脑袋就搬家了。你信不信?”

    洛小枫苦笑道:“我虽然知道这滑车很危险,但我还是非进去不可。”

    肖儿媚淡淡道:“为什么?”

    洛小枫苦笑道:“因为我要见百大总管。”

    肖儿媚目光闪动:“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洛小枫道:“不怕!”

    肖儿媚吃惊道:“哦?”

    洛小枫叹息道:“生死自有天命!更何况,肖姑娘你还不想杀我。”

    肖儿媚冷笑道:“你有这个把握?”

    洛小枫道:“湘妃竹林机关重重,神鬼莫测,肖姑娘若要杀我,我的脑袋早就搬家了。”

    肖儿媚久久凝视着洛小枫的脸,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一口气:“你赢了!”

    肖儿媚说完这句话,看了洛小枫一眼,一闪身,便消失在茫茫的湘妃竹林里。

    洛小枫的眼睛,虽被黑绸子蒙住。但四周的一切,他都能清楚地看见。肖儿媚做梦都没有想到,洛小枫竟是天生的透视神眼。

    看着肖儿媚离开,洛小枫也长长叹了一口气。

    滑车,突然风驰电掣般地驶出。

    滑车快速开出去的时候,洛小枫只觉得眼前一P漆黑。

    滑车猛地停了下来,然后四分五裂地倒在地上。

    洛小枫竟然置身于屋子里。洛小枫皱了皱眉,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红漆盒子。

    红漆盒子摆在古Se古香的条案上,透着一G神秘和邪气。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的小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紧接着便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里间小屋距离正厅,隔着狭长幽深的过道。

    沉重的脚步声,带着令人窒息的节奏,缓缓近了。

    洛小枫背负着手,凝视着案头的红漆盒子。

    精致小巧的红漆盒子,上面却偏偏挂着一把大号的象鼻子大锁。

    这中极不协调的配置,更增添了红漆盒子的诡异感。

    洛小枫是天生透视神眼,却看不穿这红漆盒子。

    那沉重的脚步声,突然消失了。

    洛小枫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洛小枫的眼睛又紧紧地盯着案头上的那个红漆盒子。他真想打开盒子看个究竟。

    窗外的雪花飘落。寂静的庭院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萧杀之意。

    洛小枫盯着红漆盒子,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

    “洛捕头!”

    就在这时候,一个冰冷透骨的声音,突然在洛小枫身后响起。

    洛小枫浑身一颤,伸出的手,似冻结了一般,动也不动地悬在空中。洛小枫熟悉这个声音,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枫家庄的大总管府里。

    洛小枫缓缓回头,便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面孔刚毅而棱棱有威。

    蓝黝轻!在洛话的人赫然竟是蓝黝轻。

    蓝黝轻和小元曾经去了野人岭,可一直没有回衙门。

    哈城的县太爷浩镶遗曾派人多次寻找,可每一次,都是空手而归。

    当地人都说,蓝黝轻和小元的失踪,和野人岭上的卫二爷有关。这只是猜测,哈城人,谁也不知道卫二爷的来历,更没有见过卫二爷。

    蓝黝轻是浩镶遗身边的大红人,这件事确实影响不小。

    洛小枫一直想去一趟野人岭,可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在枫家庄的大总管府,竟然遇见了蓝黝轻。

    蓝黝轻瘦了一圈,头发披散着。

    “蓝大人?”洛小枫惊呼出声。

    蓝黝轻点点头,他看着洛小枫,突然将头发缓缓撩起。

    洛小枫怔住了。

    蓝黝轻的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这刀疤奇异地扭曲着,从鼻梁一直挂到了脖颈上。

    洛小枫瞪大了眼睛,半晌都没有说话。

    门外的寒风掠进来,刺骨地冷。

    蓝黝轻看着洛小枫,突然笑了。他一笑,脸上的刀疤就奇异的扭曲着,像一条蜿蜒浮动的毒蛇。

    洛小枫吃惊道:“蓝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蓝黝轻扭过脸去,腰间的长刀,划了一个奇异的半弧。

    “我在这里,洛捕头是不是很奇怪?”蓝黝轻突然道。

    洛小枫道:“是!”

    蓝黝轻背对着洛小枫,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洛捕头还是……不知道的好!”

    洛小枫盯着蓝黝轻的后背,沉默着。

    蓝黝轻按住腰间的刀柄,沉声道:“洛捕头来这里,是不是想见百大总管?”

    洛小枫道:“是!”

    蓝黝轻冷笑:“要见百大总管并不难,可是要过蓝某这道关!”

    洛小枫皱了皱眉:“蓝大人要为难在下?”

    蓝黝轻长长叹息:“昔日的蓝黝轻已经死了……只希望洛捕头早点将他忘记!”

    洛小枫动容道:“想必蓝大人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才说出了这样丧气的话来。”

    蓝黝轻握刀的手剧烈地颤抖起来,他脸上的肌R也在chou动着。

    洛小枫没有看蓝黝轻,他的眼光又集中在案头那神秘的红漆盒子上面了。

    蓝黝轻突然拔刀。

    刀光一闪,直刺洛小枫的X前要害。

    洛小枫的身T侧冲过去。

    扑的一声响,鲜血滴落。

    鲜血滴落在坚Y的地板上,漾起一个鲜红的圆圈。

    所有的动作,瞬间顿住。

    蓝黝轻瞪大着眼睛,吃惊地看着洛小枫。

    蓝黝轻的刀尖cha入了洛小枫的肩头,入骨三分。

    洛小枫一脸平静地看着蓝黝轻。

    蓝黝轻慌忙拔刀,嘶哑着嗓子在怒吼:“你为什么不躲?你为什么不还手?”

    洛小枫淡然一笑:“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知道,蓝大人,绝不是坏人。你可以伤我,但你绝不会杀我。”

    蓝黝轻看着洛小枫,他咬着牙,突然一跺脚,转身冲了出去。

    门外的雪花,被凛冽的寒风卷进了屋里来,轻飘飘地落在冰冷坚Y的地面上。

    洛小枫叹了一口气,他将衣襟扯下了一块来,包住了肩头的伤口。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