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墙壁上的眼睛

    第六百三十二章墙壁上的眼睛

    姐姐那张模糊的脸,在昏暗的灯光里,显得诡异神秘。

    姐姐不说话,神情木然,眼睛直直地盯着枫跪跪,却又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枫跪跪的心渐渐发凉。恐惧似肆掠的洪水,从大坝的缝隙间一丝丝渗出。

    姐姐那穿着白衣的身T,僵直地戳在地上,仿佛一支修长的白蜡杆。

    紧闭的房门又缓缓地开了,悄无声息,神秘得可怕。

    Y冷的风灌进来,在枫跪跪那瘦弱的背脊上,留下一串串JP粒。

    枫跪跪脸Se铁青,却感觉不到冷。

    姐姐恍惚之间,已到了门口,然后猛地回头。

    枫跪跪又看见了那张恐怖至极的脸。眼珠脱落,挂在脸上。鲜红的血,从黑洞洞的眼眶里渗出来。扭曲的脸庞。耷拉的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巨大的恐惧再一次袭上心头。

    屋里像冰封千年的冰窖。枫跪跪像冻僵的死鱼,直挺挺地倒在大花床上,他那瘦弱的身子深深地陷入厚厚软软的被子里……

    大雪完全停止的时候,正好是一个大晴天。

    枫跪跪像往常一样,仍旧是直愣愣坐在窗前,任凭金H的Y光涂抹在他的脸上。

    枫跪跪的脸很瘦,瘦得叫人担心。这是两天前,枫跪跪在吃完一盘水煮青菜,对着光洁的盘底偶然发现的。

    远山的积雪,在灿烂的Y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枫跪跪捶打着高耸的前额,皱着眉头,承受着剧烈的头疼。

    风掠进窗户,搅动着屋子里那奇异的香味。

    枫跪跪打了一个呵欠,猛然发现竹林旁,那弯弯曲曲的路上站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二十不到的年纪,瘦削的脸上满是坚毅的表情。

    洛枫。

    来的这个年轻人,赫然竟是洛枫。

    枫跪跪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年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他的前世,竟是枫云宗的主人枫邪。枫邪,就是枫老大,就是他枫跪跪的爹!

    洛枫看了一眼枫跪跪,心中暗暗叹息。他知道,这个枫跪跪肯定是被倩那nv人利用了。他名义上是倩的儿子,是枫云宗的大公子,其实,只不过是倩和屠老大手中的一粒棋子罢了。

    这个枫跪跪一定是被倩那nv人控制住了。

    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傻子,屠老大和倩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难道这个傻子手里真的有藏宝图?就算真的有藏宝图,屠老大和倩这班人,为什么不直接抢走,而是装神弄鬼地捉弄人?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

    洛枫刚来到腾仙阁的门口,两个花枝招展的nv人就迎了出来。

    洛枫懒洋洋地走进了大厅,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六姑娘。

    六姑娘一看见洛枫,就笑盈盈地迎了过来。刚才那两个花枝招展的nv人,也是满脸堆笑地站在一边。

    洛枫一PG坐在藤椅里,笑道:“这里地方不大,规矩却不。”

    那两个花枝招展的nv人,不说话,只是看着洛枫笑。

    六姑娘那张脸愈加迷人:“洛捕头大驾光临,姑娘们确实荣幸得很。”

    洛枫仰起脸,盯着六姑娘那张迷人的脸,嬉笑道:“不知六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六姑娘笑道:“风月场上的事,洛捕头难道还不明白?”

    洛枫皱眉道:“腾仙阁什么时候变成了风月场所?”

    六姑娘笑得更甜:“现在。”

    洛枫缓缓站了起来,一字字道:“为什么?”

    六姑娘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因为洛捕头您来了!”

    洛枫沉着脸:“我越来越糊涂了。”

    六姑娘笑了笑,突然道:“我带你去看一个人,你就会懂了。”

    腾仙阁共六层。地上三层,地下也三层。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很宽敞,可以并排走七八个人。

    这是通往地下室的第二层。

    六姑娘点起墙壁上的灯笼。惨白的灯笼纸吗,被淡H的烛光映照着,屋子里顿时显得诡秘恐怖起来。

    洛枫皱着眉头,紧紧地跟在六姑娘身后。

    六姑娘脸上洋溢着喜气,这表情和屋子里的气氛相比较,显得极不协调。

    洛枫有点不耐烦了:“你到底让我见什么人?”

    六姑娘神秘地笑了笑:“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洛枫只好等。

    墙壁是坚Y的岩石砌成的。

    巨大的岩石在昏H的烛光下,透着一G森寒。

    洛枫突然走到灯笼地下。

    烛光里,墙壁上依稀有一幅图画。画的是一个纤细婀娜的nv人。画者功力很深厚,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了动人的轮廓。画上nv人的眼睛,有一种夺人心魄的魅力。

    洛枫紧紧地盯着画中nv人的眼睛。

    画中nv人的眼睛突然动了。这眼睛皂白分明,熠熠生辉,宛如一泓流动的秋水。画中的眼神却是怪怪的,天真当中却邪X十足。

    洛枫转过头来看六姑娘。

    六姑娘不见了。屋里只剩下一套nv人的内衣,粉红Se的,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石门轻轻地响了一声,然后就缓缓关闭。

    洛枫没有冲出去,他静静地站在屋子中央,看上去有说不出的慵懒和疲倦。

    在石门完全关闭的一刹那,洛枫看见了一张男人的脸。

    脸,苍白俊美,被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着。

    洛枫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那张脸。

    屋里的香气更浓。

    洛枫的身子突然斜斜飞起。

    屋里有人惊呼出声。声音不大,却钢针一般刺耳。电光石火之间,洛枫的手已经扣住墙壁上那双诡异的眼睛。

    墙壁上,多了两个透亮的洞。整个一面墙,瞬间沉了下去。

    这面墙沉下去以后,洛枫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李超渡。

    李超渡斜斜地躺在一张高床上,惨白的被单垂落在地上,而他的脸却比被单更白,没有一丝血Se。李超渡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洛枫,就像阔别多年的怨F,正看着自己的男人。

    洛枫皱着眉头,一步步走了过去。

    李超渡突然笑了,可是他的脸上没有笑容,他的笑声,是Y生生地从喉咙里B出来的。

    洛枫避过李超渡的眼神,长长叹了一口气。

    高高的床榻前,高低错落地点着一排红烛。

    李超渡突然幽幽道:“我虽然栽在你的手里……但我并不恨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丹尊邪神》,微信关注“优读”看说,聊人生,寻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