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对赌

    寒冰紧紧地咬着后槽牙“我说应该让你难受难受了。”黑衣人冷笑道“你想让我难受,我却偏偏开心得要命。”寒冰脸上的肌R一阵剧烈地chou动。

    寒冰的拳头已握紧,他瞪着黑衣人,忽然一拳打了过去。

    黑衣人猝不及防,被寒冰一拳打了一个正着。

    砰的一声闷哼,这个黑衣人被寒冰一拳打飞了出去。

    寒冰并没有释放灵力,但即便如此,这一拳的力量还是相当惊人的。

    黑衣人从台阶小道上一头栽了下去。

    梦儿惊呼出声,因为她知道,从山上摔下去,定死无疑。

    离老夫人紧紧地拉着梦儿的手,她突然感觉到梦儿的小手已变得冰凉了。梦儿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她见不得伤害和死亡。

    火伊人看着黑影人从陡峭的小道上滚下去,也轻轻叹息了一声。

    寒冰紧握着拳头,余怒未消。

    火伊人看着寒冰,叹息道“你不应该杀他。”

    寒冰冷冷道“我讨厌婆婆妈妈的人,我更讨厌别人教训我。”

    火伊人淡淡道“忠言逆耳利于行,良Y苦口利于病。那人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寒冰冷哼了一声“我杀了他,他那把断剑就是我的了。”

    火伊人看着山下,忽然苦笑了一声“我看错了。”

    寒冰冷笑道“你是在说我?”

    火伊人摇摇头“我是在说刚才那个黑衣人。”

    寒冰不解道“你怎么看错他了?”

    火伊人道“这个人虽然没有灵力,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寒冰不屑道“一个死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火伊人摇摇头,淡淡道“他根本就没有死?”

    寒冰大吃了一惊“中了我一拳,从这么高的台阶上摔下去,还能活?”

    火伊人淡淡道“别人不能活,但这个黑衣人却能活。”

    寒冰冷笑“你有把握?”

    火伊人笑了笑“有把握。”

    寒冰冷笑道“如果那小子死了呢?”

    火伊人道“如果那小子没有死呢?”

    寒冰淡然一笑道“如果那小子没有死,我就拜倒在你的脚下,做你的徒弟。”

    火伊人也笑了笑“如果那小子死了,我就拜倒在你的手下,做你的徒弟。”

    寒冰咬了咬牙“一言为定!”

    火伊人点点头“一言为定!”

    野人岭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静,静得出奇,静得让人发狂。就在这时候,山脚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

    寒冰脸Se变了,变得很难看。

    那沉闷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晰。这沉闷的脚步声,在静夜里听着,让人心里发颤。

    脚步声终于近了。那个滚落山下的黑衣人,和刚才一样,又幽灵一般地走了上来。

    黑衣人站在寒冰的面前,他捂着X膛,大口大口地喘X着,仿佛走了J千里J万里一样。

    寒冰一脸吃惊地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还在喘X着。

    寒冰忽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人摆摆手,还在大口大口地喘X着。过了很长时间,黑衣人才终于平静了下来。他朝寒冰走近了J步,又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起寒冰来。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曾经是神G大师的徒弟,你叫寒冰。”

    黑衣人上上下下地看着寒冰,淡淡道。

    寒冰冷冷道“我就是寒冰。”

    黑衣人看着寒冰,忽然皱紧了眉头,喃喃自语着“这小子,我好像什么时候见过。”

    寒冰的鼻子差点都气歪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黑衣人忽然大叫起来。

    梦儿和离老夫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吓了一跳。

    寒冰冷冷地看着黑衣人,淡淡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黑衣人用手点指着寒冰的鼻子,道“我认识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神G大师的徒弟,你叫寒冰,对不对?”

    寒冰瞪着黑衣人,狠狠道“我不叫寒冰,我叫你祖宗。”

    黑衣人吃惊道“你姓李,是不是木子李的李?”

    寒冰瞪着黑衣人,没有说话。

    黑衣人看着寒冰,他又在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寒冰。

    寒冰后退了两步,狠狠道“你看够了没有?”

    黑衣人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他猛地大叫起来“我想起来了,你就是神G大师的徒弟,你叫寒冰。”

    寒冰还是冷着脸。

    黑衣人叹息了一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师父现在生病了,眼看就要完了,你这个做弟子的怎么也不去看看他?”

    寒冰瞪着黑衣人,他的眼光,渐渐地落在了黑衣人手中的断剑上了。

    黑衣人道“听神G大师说,他救过你的命。那老G,既是你的师父,又是你的救命大恩人。你这小子到现在还不去看望他老人家,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实在是太混账了,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实在是该死了,实在是……”他忽然捂住脸,放声大哭起来。他一捂脸,手中的断剑就抬了起来。

    寒冰看着面前的断剑,他的眼睛里,忽然掠过一丝贪婪的光芒。

    黑衣人忽然又止住了哭声,他紧握着手中的断剑,狠狠地瞪着寒冰“我差点忘记了大事……走……你赶紧跟我走……神G大师快不行了……他临死之前,想见见他那该死的徒弟……你就是他的徒弟……你就是寒冰……你想不承认……我不会放过你的……”

    黑衣人说话都有点含糊不清了,他的思维,好像已经错乱了。

    寒冰动也不动站在那里。

    黑衣人忽然抢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寒冰的手。

    “走……快点跟我走……不走也得走……否则的话……神G大师就要死了……”黑衣人语无L次,他不但思维混乱了,身T也失去了平衡。他摇摇晃晃着,像一个喝醉酒的小媳F,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撒娇。

    寒冰的手,被黑衣人抓住了。

    就在这一刹那,黑衣人手中的断剑忽然掉到了地上。。

    寒冰一惊,他的眼睛也突然亮了。

    寒冰知道,火伊人虽然厉害,但她还不知道这把断剑的价值。这是神G大师的贴身防身兵器,这断剑看起来很普通,但剑柄那朵鲜艳的红梅里,却隐藏着洪荒巨宝梅影神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