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要做大事的申公子 新

    第九百七十七章要做大事的申公子

    小甫身子失去平衡,一头撞在了大门上。砰的一声响,小甫的额头磕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流下来,染红了他满是疤痕的脸。

    nv老板叹了一口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小甫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又怒吼着扑向申添柔。

    申添柔拳头已握紧。

    nv老板突然道“等一等。”

    小甫停住了,怒视着申添柔。

    申添柔紧握的拳头也缓缓伸开了。

    nv老板垂下头,突然道“抱我回房去。”

    申添柔一颗心狂跳了起来,脸颊绯红。他终于壮着胆子,看了nv老板一眼。

    nv老板却没有看申添柔,他的一双明亮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小甫。

    小甫的眼睛,瞬间亮了,亮如寒夜里的北斗星。

    nv老板缓缓闭上眼睛,她那长长的眼睫mao,美丽得让人心碎。

    小甫颤抖着手,将nv老板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申添柔瞪着眼睛,一张白脸已涨得通红,他咬着牙,X膛在剧烈地起伏着。

    小甫冷冷地看了一眼申添柔,然后就朝里屋走去。

    申添柔紧握着拳头,突然嘶声道“阎小姐”

    小甫站住,却没有回头。

    nv老板冷冷道“申公子有事么”

    申添柔扭过脸去,看着墙壁上的油灯,恨恨道“没想到阎小姐竟这样待我”

    nv老板淡淡道“你要我怎样待你”

    申添柔恨恨道“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你,没想到,你竟喜欢一个低J的下人。”

    nv老板冷冷道“小甫的本事也许没有你大,但他却不是懦夫,他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了。你呢”

    nv老板叹息了一声,缓缓接着道“你要是真的喜欢我的话,就要跟小甫学一学,做J件让我感动的事情。”

    申添柔霍然抬头,直直地看着nv老板,试探着问“你要我做什么”

    nv老板冷笑了一声“申公子是个聪明人,你该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来教”

    申添柔紧握着拳头,忽然道“我知道怎么做了。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

    申添柔冲了出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浓浓的黑夜里。

    小甫抱着nv老板,怔怔地站在桌旁。

    nv老板叹息了一声“还愣着G什么还不快点抱我回房去”

    小甫一颗心已乱如春C,他迟疑着,终于朝里屋走去。

    春月悬在窗口,将房间照得朦胧恍惚。

    小甫已替nv老板解开了X道“小姐好好歇着,我走了。”他说着话,转身就要走。

    nv老板叹息了一声,柔声道“你在生我的气”

    小甫淡然一笑“我为什么要生小姐的气”

    nv老板盯着小甫的眼睛,柔声道“因为我刚才对申添柔说了那样的话。”

    小甫苦笑道“那样的话,自有小姐的道理,我怎么会生气”

    nv老板叹息道“你本是一条铮铮铁骨的江湖汉子,让你呆在小客栈里,实在是委屈你了。”

    小甫霍然抬起头来,吃惊道“小姐是不是要赶我走”

    nv老板柔声道“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赶你走”

    小甫一脸激动地看着nv老板。

    nv老板忽然站了起来,将窗帘缓缓拉了起来

    申添柔在黑夜里狂奔着,他一边跑,一边大喊,但谁也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已不知跑了多少路。他一家通宵小酒店里,他在拼命地灌酒。深夜,申添柔摇晃着出了小酒店的门,最后醉倒在一条Y暗的街角里。

    两天后,申添柔苏醒了过来,他揉了揉发疼的眼睛,摇晃着走出了街角。他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他咬着牙,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做J件有头有脸,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来。到那时候,看谁还能小看他看谁还有本事,抢走她的nv人

    月圆月缺,今宵月又圆。

    皇城的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院里。

    屋里亮着灯光。有F人临窗缝补的身影。

    一个黑影突然掠过小院。小院里,有剑光亮起。

    剑光一闪,窗棱破碎。黑影已破窗而入。

    屋里的nv人惊呼出声,她后退着,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满是惊恐之Se。

    黑衣人穿着黑Se的夜行衣,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无遮无挡。

    申添柔,这个黑衣人赫然竟是申添柔。

    申添柔用长剑指着F人,冷冷道“你就是吉开的老婆你就是肖王府的公主”

    肖公主道“不错”她瞪着申添柔“你到这里来G什么”

    申添柔冷冷道“我要吉开。”

    肖公主目光闪动“你找他G什么”

    申添柔淡淡道“听说吉开的剑,是天下最快的。”

    肖公主道“你想怎么样”

    申添柔道“我想找吉开比比剑,看一看,是他的剑快,还是我的剑快。”

    肖公主道“吉开不在家,你想比剑的话,可以去肖王府找他。”

    肖王府。

    申添柔仗剑跃进墙内。墙内奇花异C,香气四溢。

    踏着青砖铺成的甬道,申添柔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前面的小亭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冷笑。

    申添柔停住了脚步。

    清冷的月光下,小亭子里,端坐着一个身穿红袍的老者。老者满头的白发披散开来,他以手支额,冷冷地看着申添柔。

    申添柔握剑的手青筋暴突,他瞪着红袍老者。

    朦胧的月光下,看不清老者的脸。

    申添柔手持长剑,缓缓走了过去。

    街道上忽然传来了犬吠之声。

    申添柔在距离小亭一丈开外的地方站住,他上上下下打量着红袍人,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红袍老者动也不动地坐着,他的膝盖上,还放着一把很古朴的青铜剑。

    申添柔冷笑道“这剑看起来很不错,不知道前辈的武功怎么样”他说着话,燕子穿林,身子斜飞入亭。

    申添柔手中的长剑已舞成了剑山。剑影幢幢,将红袍老者紧紧包裹住了。

    申添柔已尽了全力,他手中的长剑已封住了红袍老者所有的退路。

    咔嚓一声响。红袍老者的头颅已滚落到了地上。可奇怪的是,并不见半点血迹。

    申添柔收剑在手,等他细看时,这才发现,这红袍老者竟是一个木头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