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以一敌五

    谢瞎子看着洛枫,淡淡道:“我杀你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这件事。”他说得轻描淡写,但他那眯缝的眼睛里,却猛然迸S出了凶光。

    洛枫笑道:“早就听说谢前辈眼光高绝,大半辈子都在挑nv人,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

    谢瞎子晃动着G瘦的脑袋,又颤抖着手,从怀中掏烟丝。

    洛枫看着谢瞎子,嘻嘻笑着,缓缓接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谢前辈大半辈子都在挑nv人,大好的青春都白白L费了,到现在还没有一儿半nv。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谢家恐怕就要绝后了。谢家如果在前辈手中绝后了,您在九泉之下,又有什么颜面去见谢家的列祖列宗?”

    谢瞎子脸Se铁青,他瘦G枯的身T,猛地抖动了一下。他用力地吸了一口烟,握烟杆的手就慢慢变得稳定了。一锅烟终于吸完了,他又装了一锅金H微黑的烟丝。火折子亮起,长长的纸媒子被点着。

    洛枫以为谢瞎子又要点烟,没想到燃烧的纸媒子并没有伸向烟锅,而是从谢瞎子手中激S而出。燃烧的纸媒子划出一道火线,呼啸着S向洛枫的脸。与此同时,谢瞎子那长长的细细的旱烟袋,也闪电般点出。九九八十一趟点X拳,每趟分六式,每式又分为八招。招招式式,变化精妙。长长细细的旱烟袋,上下翻飞,招招式式,都不离洛枫的死X要害。

    洛枫并没有还手,他左躲右闪,上下腾挪。官道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群时而围成圆圈,时而哄闹着散开。

    谢瞎子手中的旱烟袋,招式更猛,变化更诡异。他的人也仿佛疯了一般,瘦G枯的身子奇异地扭动着,G瘪的脑袋奇异地摆动着,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肌R也在奇异地扭曲着。洛枫也暗暗吃惊,他也没有想到,谢瞎子出手,竟这样不顾一切。

    围观的人群惊叫着散开。

    谢瞎子手中的旱烟袋,突然用力戳出。出人意料的是,他漆黑的烟袋锅里,竟然窜出了两尺多长的火苗子。

    猩红的火苗子,直扑洛枫的面门。

    洛枫也吃了一惊。火苗子先是一道火线,转瞬之间,便化成了一道火墙。列焰腾空,声势相当骇人。

    洛枫皱着眉头,他突然想起了白衣胜雪的幻术!难道这个谢瞎子,也会魔生教的幻术?难道这个谢瞎子也是……

    烈焰突然熄灭,浓厚刺鼻的烟雾突然弥漫开来。

    洛枫以手捂鼻,屏住了呼吸。

    围观的人群中,已有十J个人倒了下去。

    烟雾有毒!谢瞎子自己却安然无恙,他裹在浓厚的烟雾里,仿佛是黑暗里飘忽邪恶的精灵。他那细细长长的旱烟杆子,又诡异般地攻击过来。

    洛枫急退。

    四散奔逃的人群中,有四个挑夫,仿佛被这场面吓呆了。他们呆站着,一动不动。

    洛枫后退的身子突然Y生生地顿住了,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身后的杀气。

    洛枫身后,那四个呆呆站立的挑夫,突然同时出手。四根扁担,挂着风声,一起攻向了洛枫。每根扁担,都有千斤的的力道,如果砸在身上,不是骨断筋折,就是当场丧命。

    洛枫苦笑着。他身后,有四根要命的扁担,他身前,是谢瞎子那根致命的旱烟袋。

    洛枫进退两难之际,他的身子突然凌空拔起。他身在空中,身T斜斜后翻。

    四根扁担,及时变招,横扫洛枫的双腿。谢瞎子掠起,长长细细的旱烟袋急点洛枫的X前要X。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洛枫的身子突然下沉。两名身强力壮的挑夫,突然惊呼出声。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扁担,被洛枫紧紧抓住了。另外两个挑夫中,一个矮胖子挑夫也面Se惨变,因为他的扁担刚砸向洛枫的足踝,便被洛枫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最后一个瘦长的挑夫,看三个伙伴被制住,他大喝一声,手里的扁担中途变招,横扫向洛枫的腰。

    洛枫冷笑,他双腿稍一用力,矮胖子手中的扁担就脱手了。

    洛枫一手抓着一个扁担,双脚夹住了一根扁担。身T却丝毫没有滞涩的感觉。

    瘦长挑夫的扁担刚扫向洛枫的腰,便感觉到了一G劲风袭来。

    洛枫双脚J错一抡,夹在脚下的扁担,便风扇般旋转起来。旋转的扁担,带着一G巨大的劲力,不偏不倚,正好砸在瘦长挑夫的后背上。

    瘦长挑夫,被砸飞了出去。

    洛枫脚下一旋,双手往怀中一带,已夺下了两根扁担。

    两个挑夫重心顿失,都跌坐到了地上。

    谢瞎子额上的冷汗涔涔而落,因为他手中细长的烟杆,已有七次戳到了洛枫的死X上。但令谢瞎子崩溃的是,洛枫不但安然无恙,还在电光石火之间,打败了他的四个帮手。

    这四个拿扁担的汉子,并不是普通的挑夫,而是乔装改扮的江湖高手。谢瞎子虽然没有对他们抱有多大的希望,但也没有想到,在洛枫面前,他这四个帮手,竟这样不堪一击。

    谢瞎子突然后悔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太看洛枫了。

    谢瞎子纵横江湖数十年,从没有碰到过这样厉害的对手。他现在还是不明白,他的烟杆,本已经戳到了洛枫的死X上,按道理讲,是十拿九稳的一击,但到最后却变得毫无意义。难道自己点错了X位?谢瞎子刚这样想,便又马上排除了可能。他相信自己的点X功夫。这些年,从未出错,怎么可能偏偏会今天出错?

    高手相争,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会带来致命的杀着。他谢瞎子的点X术,从未出错,所以他才能活到现在。江湖是残酷的,是凭实力说话的,他谢瞎子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完全是自己打出来的,却没有任何运气成分!

    谢瞎子的旱烟杆,已七次戳中了洛枫的死X,但洛枫却丝毫没有反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洛枫身上的X位和别人不一样?这又怎么可能?

    谢瞎子额上的汗,流得更多了!他原本眯缝的眼睛,现在也瞪得大大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