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贾公公和蓝婆婆 新

    第七百二十三章贾公公和蓝婆婆

    老太婆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她咬着牙,狠狠道:“割下他的脑袋来!”

    瘸子李刚喝进嘴里的酒,猛地喷了出来,他扶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菠√萝√

    老太婆后退了J步,冷笑道:“你已经是瓮中之鳖了,你还笑什么?”

    瘸子李冷笑道:“老夫既已是瓮中之鳖了,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老太婆手握铁秤的手已青筋暴突了。铁秤上,那枚硕大的秤砣,兀自摆动着。

    谁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杆秤,而是杀人的利器。

    拿铁秤的老太婆,也不是普通人家的老NN,而是江湖近十年鼎鼎大名的黑道大佬蓝婆婆。蓝婆婆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但她的外表却偏偏给人以善良慈祥的感觉。白发苍苍,步履蹒跚,衣着朴素,面容慈祥。当对手将她看成一个可怜兮兮的老太婆的时候,她手中的铁秤,说不定就会洞穿对手的X膛,那悬在铁秤上面的秤砣,说不定就砸碎了对手的头颅。蓝婆婆有十八个贴身的死士,这十八个死士,也是她的十八般兵器。

    店主老头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着蓝婆婆:“大家都是日薄西山的老人了,又何必整天打打杀杀的?”

    蓝婆婆冷笑道:“没想到杀人如麻的贾公公,竟成了大慈大悲的活菩萨了。”

    店主老头长长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真想做一个普渡众生的活菩萨,只可惜杀人已成了我的日常习惯了。”他说着话,嘴里还发出了“啧啧”的声响,仿佛一直在替自己惋惜。

    瘸子李在听他们说话,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吃惊之Se。难道一开始,他就看破了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贾公公手里托着一坛老酒,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瘸子李,心里不禁有点发mao。他一直盼望着瘸子李倒下去,只可惜,到现在,瘸子李还好端端地坐着喝酒。

    难道酒坛里的Y已失效?还是……

    贾公公开黑店,已有二十余年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失手了!

    瘸子李喝了一口酒,突然问贾公公:“你想怎么死?”

    (ex){}&/  贾公公本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可结果……

    蓝婆婆突然感觉到了不妙。她真后悔听了贾公公的话,冒冒失失地赶了过来。

    瘸子李喝了一口酒,突然道:“你本不该来的!”

    蓝婆婆浑身一颤,嘶声道:“为什么?”

    瘸子李道:“因为你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蓝婆婆咬牙道:“你要杀我?”

    瘸子李摇了摇头:“我杀贾公公就感到很费力了,哪有力气去杀你?”

    蓝婆婆眼睛亮了,嘴里却说:“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瘸子李也使诈!”

    瘸子道:“老夫闯荡江湖数十载,从未诈过谁。”

    蓝婆婆目光闪动,试探道:“可是你的武功……”

    瘸子李道:“我的武功虽不错,只可惜,我中了贾公公的毒!”他说这话的时候,脸Se已变了,本是焦H的面P已变得漆黑。豆大的汗珠已布满了额头。他那双坚定有力的手,也在轻轻地颤抖着。酒,洒到地上,腾起一阵淡淡的烟雾。

    瘸子李确实没有说谎,他确实中了贾公公的毒。

    蓝婆婆笑了,笑得很愉快:“我知道李大人现在很痛苦,不过,你不要担心,我有法子给你医治。我给你治疗以后,你就没有痛苦了。”

    瘸子李咬牙道:“你有什么法子医治?”

    蓝婆婆笑得很开心:“我用锋利的铁秤戳进你的心窝,你的痛苦,马上就会消失。”

    死人是不会有痛苦的!

    瘸子李苦笑!

    蓝婆婆手中的铁秤已缓缓抬起。

    瘸子李突然道:“我刚才的话,想必你已经忘记了!”

    蓝婆婆道:“什么话?”

    瘸子李道:“我刚才已说过,你本不该来这里的。”

    蓝婆婆笑得很开心:“我为什么不该来?”

    瘸子李道:“因为你来了,就只有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