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我家主人绝对没有看错你

    第六百八十四章我家主人绝对没有看错你

    笑面猴的脸,怎么会贴在天花板上?屋里的空气,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直到现在,洛小枫都想不明白。

    洛小枫突然道:“这里有机关?”

    大头鱼道:“很有可能!凶手在临死之前,也许启动了机关……所以石屋才会塌……”

    洛小枫苦笑道:“凶手毁了石屋,也就毁了这里的秘密!”洛着话,拿了一支火把,缓缓伸向了凶手的尸T。

    凶手血淋淋的面孔,在耀眼的火光下,更显得狰狞可怖。凶手的喉咙上有一个小黑洞。血,还汩汩地往外流。

    这是铁锥留下的致命伤口,而大头鱼的武器就是铁锥。看来,凶手真是大头鱼杀的。

    洛小枫紧紧地盯着死者那血R模糊的脸,突然问:“凶手死之前,笑面猴的情况怎么样?”

    大头鱼哭丧着脸:“笑面猴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凶手才轻而易举地杀了他!”

    洛话,他将目光缓缓移到笑面猴的脸上。

    笑面猴面Se苍白,脸上还残留着惊慌之Se。

    阿卷的眼睛红红的。笑面猴的死,对她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虎姐一直低着头哭泣,深深的自责和愧疚,仿佛一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她,笑面猴也不会钻进那扇该死的窗户里去的。如果笑面猴没有钻那扇小窗户,后面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笑面猴也不会死!

    洛小枫看着笑面猴的尸T。笑面猴的尸T上没有任何污物,没有血迹,甚至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洛小枫看了很久,突然转身道:“笑面猴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就将这野人岭作为他的家吧!”

    阿卷已经泣不成声了。

    虎姐的眼神呆滞,她还是默默地低着头。

    一株高大的老松旁,已经挖好了一个坑。

    大头鱼,小黑子,桂九,正站在坑边擦汗。

    坟头堆得很高,阿卷折了一段松树枝cha在上面。

    洛小枫站在笑面猴的坟前,一张脸Y沉得可怕。

    这时候,突听阿卷惊呼:“虎姐不见了!”

    …………………………………………………………

    马厨子大酒楼。

    马厨子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朝黑P棺材走去。

    黑P棺材摆在一楼大厅的长条桌子上。夜深人静,给人一种Y森恐怖的感觉。

    马厨子木然地站在棺材前。

    黑P棺材没有钉钉,只要一伸手,就能打开来。马厨子脸上的肥R在跳动,他真想揭开棺材,看个究竟。可是,一想到肖老太太的警告,马厨子就马上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你不能打开棺材……否则的话,便有杀身之祸!”

    马厨子鼻子在冒汗,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眼睛瞪得大大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

    马厨子离黑P棺材远远的,他生怕棺材里跳出一个怪物来,一口把自己吞了。黎明时分,却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候。马厨子实在是累了,他想回房去休息。

    大门突然开了,门外轻飘飘地走进了一个nv人。nv人身材娇小,脸上的笑容很媚。马厨子强打精神,脸上挤出了笑容:“原来是姑娘您,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nv人笑得很甜:“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道理,想必马先生比我更清楚。”她劈头盖脸地说出了这句话,旁人听见了,会觉得莫名其妙。但马厨子心里却很清楚,他苦笑着过来:“姑娘的吩咐,马某怎么会忘记?只不过,您说的客人还没有来。”

    nv人甜甜地笑着:“他们随时都会来,你一定要做好准备。”

    马厨子点点头:“是……是……”

    nv人望着马厨子那张疲倦不堪的大白脸,又在甜甜地笑着:“马先生得了我家主人的赏赐,想必是开心地很。”

    马厨子脸上挤出了笑容:“马某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nv人冷笑一声,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那袋H金珠宝,能值二十万两银子。每杀一个人,给你五万两!”

    马厨子脸上的肌R在剧烈地跳动,他颤声道:“会来……四个人?”

    nv人点点头:“每人五万两,共计二十万两!”

    马厨子哭丧着脸,道:“可是,马某只会做生意,并不会杀人!”

    nv人冷冷道:“你怎知你不会杀人?”

    马厨子叹息道:“可是……我又不会武功……”

    nv人说话的声音冷得快要结冰了:“那四个人,都是顶尖的武林高手,凭武功,谁也杀不死他们!”

    马厨子哭丧着脸:“既是武林高手,马某岂不是白白去送死?”

    nv人冷冷道:“马先生虽不会武功,可有一个杀人的脑子。”

    马厨子苦笑。

    nv人盯着马厨子那张又白又胖的脸,冷笑道:“我们绝不会找错人的。”

    马厨子苦笑着:“我会尽力的。”

    nv人笑得很媚:“我相信马先生决不会让我家主人失望的。”

    马厨子朝nv人拱了拱手,然后步履蹒跚地来到卧室,一头倒在宽大的楠木高脚床上。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睡梦中,他突然觉得有一只纤柔的小手在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脊。马厨子吃力地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白花花的nv人,泥鳅一般地钻进了他的被窝里。马厨子吓了一大跳,他光着脚跳到了地板上。马厨子刚跳到地板上,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穿衣F。

    被窝的nv人探出了半边娇N的小脸,在吃吃地笑。

    马厨子看上去很生气:“你怎么还没有走?”

    nv人娇媚的小脸已笑成了一朵娇艳的桃花:“你……舍得让我走?”

    马厨子痴痴地看着,他不停地咽着口水,喘X道:“舍不得……”他说完这话,一个百米冲刺,上了高脚床……

    第二天上午,马厨子还趴在床上沉睡。

    账房老鲁神智总算恢复了正常。他做好了一桌子好吃的,在等待着马厨子起来品尝。老鲁本就是马厨子的御用大厨,他对马厨子的喜ai,口味,都拿捏得十分准确。每当马厨子心里不痛快的时候,他都会精心烹饪J道拿手的小菜,来讨马厨子的欢心。以前每天这个时候,都是马厨子大酒楼最热闹的时候。高朋满座,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