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一场好戏

    第五百七十八章一场好戏

    秦效t1an了t1ang燥的嘴唇,嘶声道;“舞天yan……没有si,你有什么证据?”

    元瞎子压低声音道:“舞天yan的坟被挖开了,里面除了一口腐朽的棺材外便什么都没有。”

    秦效的瞳孔紧缩:“谁去挖坟了?”

    元瞎子望了一眼身后的楼梯,压低声音说:“是三老板。”

    秦效的嘴角牵动了一下,仿佛在自言自语:“果然是他。”

    元瞎子似乎很吃惊:“大老板已经听说了?”

    秦效沉默。

    屋檐上的冰柱长长短短参差不齐,好像上古洪荒猛兽张开的大嘴,正等着择人而噬。

    秦效突然叹了一口气:“三老板现在在哪里?”

    元瞎子茫然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只不过听人说……三老板疯了……”

    秦效冷漠的眼神突然变得炽热起来,他拳头紧握:“真的?”

    元瞎子刚想说话,却又顿住,他仅有的一只眼睛正sisi地盯着楼下不远处的一棵老樟树。老樟树在冰天雪地里依然枝繁叶茂,树冠上的积雪在灿烂的yan光下闪烁着刺眼的白光。

    白光里赫然躺着一个人,一个J乎完全光光的人。

    秦效也正sisi地盯着这个人。他虽然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但却隐约猜出了这个人是谁了。“醉里卧云,杀人无形”,说的正是红香阁三老板翟幸连。

    一阵风吹来,树顶上的积雪纷纷洒洒往下落。树顶上的人,身子晃了晃,突然一个跟头栽了下来。

    路人,惊呼失声。

    冰天雪地里,一个J乎完全光光的男人,从数十丈高的树顶上掉了下来。这种离奇的事情在京城里还是第一次发生。更奇的是,这个男人不但没有摔si,而且还好端端地躺在雪地里睡觉。

    围观的人将这里挤了个水泄不通。许多人在惊呼,“这是红香阁的三老板!”

    翟幸连卷缩在雪地里,身上只穿了一条破烂的短k,他g瘦的身t上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伤口。从他的眼神里,人们看不到痛苦和羞涩,只看到一种迷茫和恐惧。

    红香阁出来了数十个壮汉,围观的人群被驱散。一个管家打扮的矮胖子,诚惶诚恐地跑过来,“三老板,您……这是怎么啦?”

    翟幸连身子卷曲得更厉害,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的惊恐,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话,“不要过来……鬼……鬼……鬼……”翟幸连拼命地卷曲着身t,两只g枯的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他从手指缝里,偷偷地看着矮胖子。

    矮胖子怔住,自言自语:“原来三老板疯了!”

    秦效已下了楼,红衣少nv扶着他,正缓缓地朝这边走了过来。他身后,元瞎子寸步不离地跟着。

    矮胖子已转身迎过来。在秦效面前,他变得更矮更矬。

    秦效径直朝翟幸连走去。

    翟幸连光光的身子在雪地里变得紫黑,他的嘴唇也是紫黑的,他g枯的手指抠进了冰雪里,手背上的青筋像yan光下的蚯蚓在奇异地扭曲。

    秦效苍白的脸上仿佛结上了一层冰,他一脸冷漠地望着翟幸连。

    翟幸连怔怔地看着他,却猛然间嘶吼着跳起。他一跳多高,落地时手里竟握着一根冰柱。

    冰柱已闪电般刺出。

    “醉里卧云,杀人无形”,翟幸连这一着突袭,确实出人意料。

    只可惜,他疯了。

    秦效身子动了动,翟幸连便刺了个空。

    由于用力过猛,翟幸连竟站立不住,他光光的身子朝前抢过去。

    秦效急忙伸手去扶。

    翟幸连光光的身子竟游鱼般从秦效手边滑过。

    秦效好J个手指仿佛ch0u了筋,竖在空中动都不能动。

    翟幸连栽倒在矮胖子管家脚旁。矮胖子慌忙将他抱起。

    秦效站在一边,他的脸又苍白得可怕。

    深夜。

    酷寒。

    一灯如豆。

    红香阁的地下室里,翟幸连蜷缩在柔和松软的绣花锦棉缎子被里。

    地下室的门突然开了,秦效幽灵般闪了进来。他缓缓地来到床边,望着床头那盏满是油腻的小油灯。小小的淡hse火焰在轻轻地跳跃,秦效的眼P也跟着跳了起来。

    蜷缩在被子里的翟幸连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撩开被子,一pgu坐了起来。

    秦效并不觉得意外,他只是冷冷地坐到床沿上,冷冷地看着翟幸连。

    翟幸连笑了,悠悠道:“我知道能瞒过别人,绝对瞒不了你。”

    秦效沉默着,许久才叹了一口气:“你装疯卖傻,下的血本真不小。”

    翟幸连笑道:“要不下点血本,怎么能瞒得了那帮gui孙子?”

    秦效冷笑:“就算你欺瞒了别人,对你也是有弊无利?”

    翟幸连道:“哦?”

    秦效道:“因为人们都认为红香阁的三老板疯了……一个疯子,又有谁能看在眼里?”

    翟幸连淡淡道:“你若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知道x命b名利地位重要得多。”他不等秦效说话,又喃喃接着道:“一个人如果连x命都没有了,要名利地位又有什么用?”

    秦效冷笑:“如果舞天yan还活着,你以为他会放过你?”

    翟幸连道:“即使他不放过我,也会对我疏忽大意,他一旦有丝毫的疏忽大意,就会再一次si在我手里……到那时候,我敢保证,他再也没有机会复活了。”

    秦效冷笑:“江湖传说,舞天yan是鬼猫投胎,总共有九条命!”

    翟幸连咬牙切齿:“他有九条命,我就让他si九次!”

    秦效冷笑。

    翟幸连突然道:“舞天yan和你关系一向不错,只可惜,他也不会放过你。”

    秦效叹了一口气:“密室里那条通道,只有我和他知道……以舞天yan的聪明才智一定早就知道是我出卖了他……”

    翟幸连恨恨道:“我知道你不想杀他,你想杀的人一直是我!”

    秦效茫然地盯着床头那张忽明忽暗的小油灯:“你说的不错。”

    翟幸连却没有生气:“这些年,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只不过,你还年轻,如果我们好好合作,等我百年之后,这日进斗金的红香阁就全是你的了。”

    秦效凄然一笑:“这红香阁本就是我秦效的,你和舞天yan是我请来帮忙的朋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