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墓道里的脚步声

    难道静修早在灵角寺的地底下修建了墓室?如果不是,这里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墓室是为他自己准备的,还是为赵洵准备的?

    寒冰突然跃起,将嵌在墙壁上的长明灯,y生生地抠了下来。他将长明灯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一伸手,从腰畔扯下一个长条包裹。他轻轻地将长条包裹打开,里面还有一层杏h纸,将杏h纸抖落,赫然出现了一把剑鞘。

    剑鞘的颜se呈深红se。这剑鞘不但颜se与众不同,尺寸大小也b普通的剑鞘大许多。这剑鞘少说也有四尺四寸。什么样的剑,需要配这样的剑鞘?

    寒冰紧紧抓住了剑鞘。空空的剑鞘里竟隐约传出了雷鸣之声。寒冰一手提着长明灯,一手握着剑鞘,朝墓道的一端走去……漆黑幽深的墓道仿佛没有尽头,寒冰走了很长时间,前面还是漆黑一P。

    长明灯突然暗了下来,幽蓝se的火焰在突突乱跳。

    寒冰立刻站住,他虽然没有动,但一颗心却差点跳出了嗓子眼。因为他身后,那浓黑的墓道里,竟隐隐约约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那沉重的脚步声,好像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寒冰的心上。巨大的恐惧,仿佛一座大山,压得他的心脏快要爆裂了。脚步声,终于停了下来,就在寒冰的身后。

    寒冰突然回身,手里的剑鞘也横空扫出。借助长明灯那微弱的亮光,寒冰惊奇地发现,他身后竟然空无一物。寒冰环顾四周,除掉那y冷的石壁以外,他没有发现任何人和任何东西。突然,他的眼睛盯在了的地上,地上落满了灰尘,厚厚的灰尘上,竟印着一双大脚印。

    大脚印绝不是寒冰留下的,因为寒冰的脚印还没有这大脚印的一半大。

    沉重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就在寒冰的身边。

    寒冰大惊失se,连忙闪到了一旁。

    积满灰尘的地面上,又现出一只大脚印,一只,两只,三只……巨大的脚印向前延伸,消失在前面的黑暗里,那沉重的脚步声依然在墓道里回荡。让人吃惊的是,地面上只看得见脚印,却看不见人。寒冰想到了隐身幻术。难道赵洵的墓室里,竟隐藏着大活人?这怎么可能?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脚?

    寒冰愣了P刻,立即追了过去。一般来说,隐身幻术,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寒冰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隐藏在大赵帝国皇帝的陵墓里。寒冰提着长明灯,一路追了过去。追了一会儿,寒冰便站住了,因为面前已无路可走。那沉重的脚步声,也瞬间消失了。面前的墓道,已被巨大的条石封住。

    寒冰环顾四周,他在寻找出口,可令他失望的是,四周除了坚y冰冷的石墙之外,看不见任何出口。长明灯那幽蓝se的火焰越来越小,最后终于熄灭了。四周一P漆黑,寒冰一下子变成了无头的苍蝇,到处瞎撞。他本也带着照明的火折子,只可惜进入墓道后,就无缘无故地不见了。

    面前的墓道,被巨大的条石封住,寒冰也试着用力推,只可惜条石纹丝不动,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黑暗里,带着陈腐发霉的气味,寒冰忍不住想吐。刚才,那奇怪的大脚印,就在这里消失的。难道出口隐藏在什么地方?黑暗里,寒冰一双手在胡乱地乱m0。地上是厚厚的灰尘,前方是巨大的条石,两边是坚y的石墙。墓道的顶部会不会隐藏着什么秘密?想到这里,寒冰便腾身而起。

    手敲击在墓道的顶部,竟然发出“咚咚”的响声。

    墓道的顶部居然是空的。

    黑暗中,寒冰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他的手指突然用力,就听“咔”的一声响,墓道的顶部竟然透出了一丝亮光。昏暗中,墓顶竟在缓缓移动,到最后,竟露出一个大大的圆形孔洞,那微弱的亮光,正是从圆形孔洞里透出来的。寒冰飞身掠起,身t游鱼般钻进那圆形孔洞里。

    谁能想到,墓道的顶部竟然还有暗道。暗道很矮,寒冰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前面有火光闪动。火光开始很微弱,渐渐的大了起来。寒冰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暗道里,躺着一个木头人。

    木头人和普通的玩偶一般大小,但一双脚却出奇的大。木头人着火了,火正是从那双奇怪的大脚烧起来的。寒冰看着那双熊熊燃烧的大脚,便马上想起了刚才墓道里那奇怪的大脚印。

    难道墓道里的大脚印,正是这个木头人留下的?只见脚印不见人!难道这个木头人也会隐身幻术?就在寒冰胡思乱想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木头人却突然坐了起来。寒冰吓了一大跳。火苗从木头人的大脚上,一下子窜到木头人的x脯上和头顶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个木头人便被熊熊大火吞没了。幸好整个暗道都是石头砌成的,所有火势并没有蔓延出去。

    寒冰那张森寒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火苗矮了下去,不大一会儿功夫,就熄灭了。火虽熄灭了,但烟雾却浓了起来。暗道里一P漆黑。寒冰沿着暗道,朝前m0去。暗道不是直的,寒冰感觉到有拐弯。刚拐了一个弯,眼前又是一亮。寒冰吃惊地发现,面前又是一个燃烧的木头人。这个木头人和刚才那个木头人一模一样。由于暗道太矮,寒冰一直弯着腰,现在他g脆坐到了地上,他要好好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面前的情形和刚才一模一样,火,也是从木头人的一双大脚上烧起来的,然后木头人便突然坐了起来,大脚上的火就烧到了木头人的x脯上和头上。火完全熄灭后,就冒起了滚滚浓烟。寒冰目不转睛,看了很久,他突然翻身滚过去,一手抓住了还冒着浓烟的木头人。奇怪的是,木头人虽然经过火烧,但还重得特奇。黑暗中,寒冰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感受到,这木头人根本不是木头做的,而是jing铁铸成的。难怪火只烧了P刻,就自动熄灭了。寒冰可以肯定,这铁人身上肯定涂了一层可以燃烧的油。

    黑暗中,寒冰的手在铁人身上m0索。

    突然“咔”的一声脆响,把寒冰吓了一大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