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同归于尽

    俞大师一伸手,竟从怀里掏出一个兜来。

    兜朝金老大当头罩下。

    金老大已避无可避。

    金老大慌忙出剑。

    兜将金老大整个人都罩住了。

    长剑和兜相碰,竟发出刺耳的格格声。

    金老大愣住。童老三这削铁如泥,吹mao断发的宝剑,竟砍不断俞大师的兜。

    俞大师双手齐扬,数十把飞刀打向兜里的金老大。

    金老大身形被制,无法腾身闪避。

    一旁的童老三在高喊“大哥小心,我来助你。”他嘴里喊着,却迟迟不肯迈步。

    呼易前高举着火把,那明亮的火光,将他的脸,映得通红。

    兜里的金老大忽然倒地,狮子滚绣球,身T竟然滚出了一丈开外。

    数十把飞刀落空,全部打在石地上,火花四溅,刀石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俞大师长啸一声,身形一展,朝金老大扑去。

    金老大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

    俞大师人在空中,一个千斤坠,整个身子就直压了下来。

    金老大仿佛被吓得呆了,他瞪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俞大师。

    就在俞大师的身子距离金老大的X膛还有两尺远的时候,金老大满是惊惧的眼睛里,突然迸S出狠毒的光芒来。

    剑光一闪。

    金老大手中的长剑,竟穿过眼,毒蛇般刺了出去。

    长剑刺入俞大师的小腹要害。

    鲜血流出来,落在金老大的身上。

    俞大师的脸,因巨大的痛苦而扭曲了。他跌落在地上,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金老大。

    金老大抖落身上的兜,轻蔑的看着俞大师。

    俞大师凝视着金老大身上的血。那是他俞大师的血。

    俞大师的嘴角牵动了一下,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

    金老大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剑。长剑的剑尖上,还有鲜血滴落。

    瘫在地上的俞大师,猛地狂吼一声,一式流星赶月,朝一个大铁柜猛扑了过去。

    金老大和童老三都愣住了。

    俞大师双掌齐扬,朝面前的大铁柜子猛拍过去。

    砰的一声响,巨大的铁柜子裂开。

    俞大师狂喷出一口鲜血,身T一阵剧烈地痉挛,然后就一头扑倒在地上。

    金老大瞳孔急剧地收缩。巨大的铁柜子裂开,从里面,竟然涌出了无数只毒虫。

    俞大师血淋淋的身T,被无数只毒虫包裹住了。

    金老大面Se惨变,因为他突然发现有一部分毒虫已朝自己涌了过来。

    一旁的童老三大喊了一声“大哥,快脱下衣F,因为你衣F上有血。”

    金老大恍然大悟,现在他才知道,俞大师的用意。这一招太狠,这一招也太绝了!俞大师,就是死,也要金老大的命!

    眨眼的功夫,无数只毒虫已将金老大团团包围住了。

    金老大脱衣F的手在急剧的颤抖。他又恨又气又急!

    好J只毒虫,顺着金老大的K管,爬到了他的身上。

    金老大只感觉到腿上奇痒无比,他不由自主地朝腿上抓住。越抓越痒,越痒越抓。

    金老大的大腿已血R模糊了。

    童老三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他已躲到了石室的一角。

    金老大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他倒在地上,来回地翻滚着。

    童老三瞪着眼睛,额上的冷汗涔涔而落。

    呼易前背负着手,静静地站在一边,他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金老大的惨叫声,越来越弱,到最后终于完全消失了。金老大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无数只毒虫已将他完全覆盖住了。

    石室里“沙沙”之声不绝于耳。

    听着这恐怖的沙沙声,童老三浑身都在颤抖。

    无数只毒虫终于又退回到大铁柜里,石室里只留下两具血红的骷髅架子。

    童老三站在金老大的尸骨前,抹了两把眼泪。

    呼易前举着火把,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

    童老三望着大铁柜里那密密麻麻蠕动着的毒虫,颤声道“这些毒虫,还会不会出来?”

    呼易前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童老三目中满是惊恐之意“是非之地,我们还是赶紧离开。”

    呼易前淡淡道“要想离开这里,就要打开这道石门。可是这石门的机关……”

    呼易前说着话,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童老三的脸上。

    童老三道“这门的机关,我一定可以找到。”

    呼易前吃惊道“前辈有这个把握?”

    童老三道“我和金老大的本事,难道你还不知道?”

    呼易前笑了笑,没有说话。

    童老三接过呼易前手中的火把,他在石门前来来回回地走了数十次。

    呼易前静静地站在一边。

    童老三忽然道“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呼易前道“什么问题?”

    童老三道“这里没有宝藏,只有杀人的陷阱。”

    呼易前仿佛很吃惊“前辈何出此言?”

    童老三道“这里要是有宝藏的话,俞大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呼易前不说话,紧紧地盯着童老三的脸。

    童老三缓缓接着道“俞大师是白衣涧的人,所以我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白衣涧预想设计好的。”

    呼易前颤声道“这么说,我们都上当了?”

    童老三点点头。

    呼易前忽然道“如果这是白衣涧事先设计好的话,那我们一进来,恐怕就出不去了。”

    童老三冷笑道“别人出不去,但我可以出去。”

    呼易前吃惊道“前辈怎么出去?”

    童老三背负着手,傲然道“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开门的机关。”

    呼易前大喜过望“前辈已经找到了开门的机关?”

    童老三淡淡道“不错。”

    呼易前环顾四周,急道“开门的机关在哪里?”

    童老三忽然一指脚下“就在我站的这块青石下面。”

    呼易前一脸疑H地看着童老三“就在……这块青石下面?”

    童老三傲然道“就在这块青石下!”

    呼易前动也不动地看着童老三,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童老三淡淡道“你把这块青石撬开,就能看见机关。”

    呼易前一面用狐疑的眼光看着童老三,一面拔剑。

    呼易前将长剑沿着青石的缝隙cha了进去。

    童老三背负着手,鬓角的白发在火光下熠熠闪光。

    呼易前握剑的手突然用力。

    剑身和青石相互摩擦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呼易前忽然抬头,他一抬头,就惊叫出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