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五章出逃

    现在的九老太爷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洛小枫身上了。他不敢动,他生怕一动,阿牛手中那锋利的匕首,就割断了他的脖子。这种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到。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属下会拿着刀顶住自己的脖子。

    阿牛用锋利的匕首顶住九老太爷的脖子,一边往后退着。没有人敢拦阿牛,没有人敢拿九老太爷的X命冒险。

    阿牛一步步地退着。九老太爷也跟着阿牛退。人群自动地让出一条通道。

    阿牛已退到了大门边,他一边用匕首抵着九老太爷的脖子,一边大喊“快准备马车,车厢里多多地装金银财宝……快……快呀……再慢了,老子就要动手了……”他大喊着,手中锋利的匕首,在九老太爷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

    鲜血顺着九老太爷的脸滴落。

    九老太爷亡魂皆冒“快准备马车……快拿钱……”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十七八个仆人,手忙脚乱地往车厢里装金银珠宝……

    阿牛眼睛直了,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金银珠宝。

    白花花的银子,H橙橙金子,闪着异彩的各式珠宝……

    阿牛呼吸加快,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阿牛,会得到这么多金银珠宝。

    “发财了……发大财了……”阿牛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快……全部搬到车子上去……快点……”

    车厢里堆满了金银财宝!

    阿牛用锋利的匕首抵着九老太爷的脖子,已上了马车。

    座位很宽阔,阿牛和九老太爷并排坐在马车上。

    拉车的是一匹健壮的大白马。

    这辆马车,是九大小姐的心ai之物。九老太爷鼻子都气歪了,他不知道是哪个兔崽子,将这么好的马,这么好的车,拱手送给了阿牛。

    这车马不但是九大小姐的心ai之物,而且还是千里挑一的宝车宝马。

    阿牛看着两边的人群,他猛地大喝了一声,手中的马鞭重重地打在了马背上。

    骏马惊嘶,疾驰而去。

    九老太爷的脸惨白,他不敢动,也不敢说话,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他原以为洛小枫会想办法救他,可现在……

    九老太爷不敢动,但他的耳朵却在听。除掉马蹄声,阿牛吆喝声,马鞭chou打马背的声音,便是耳畔的风在呼啸。

    Y森森的林子里,马车在疾驰。

    沉重的车厢,在地面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压痕。车厢颠簸着,很快就驶出了森林。这是一条荒凉的官道,官道的两边是丛生的杂C。

    这条官道直通大殷帝国。

    阿牛早就盘算好了,现在,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靠大殷帝国。九老太爷的儿子九大横早就投靠大楚帝国了,而是还是大楚帝国的大红人。

    大赵帝国早已名存实亡,早已沦为大楚帝国的附庸了。大赵帝国不能留,大楚帝国不能去,唯一能去的当然只有大殷帝国了。

    阿牛清楚地记得,沿着这条官道刚走两百里,就是大殷帝国的地界了。自己有了这么多金银珠宝,随便打点一下,在大殷帝国混个一官半职,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秋月当空。

    但清冷的夜风吹在阿牛脸上的时候,他才感到后怕。在老九坊里,如果九老太爷的手下群起而攻之,那么现在的阿牛,恐怕早就被人剁成R酱了。阿牛知道,九老太爷的那班手下,并没有人愿意为九老太爷卖命的。九老太爷不但心狠手辣,蛮横霸道,还经常找各种借口克扣属下的工钱。九老太爷虽然富可敌国,但他的那些属下,却个个都很穷。阿牛虽然曾是九老太爷身边的大红人,但也经常被九老太爷欺负。这个老家伙,许是上了年纪,不但脾气暴烈,而且精神还有点错乱。伴君如伴虎!九老太爷虽然不是什么君,但确实是一个老虎,他随时都有可能咬你一口,把你的血和R,一起吞进肚子里。

    阿牛手里那锋利的匕首已从九老太爷的脖颈上缓缓移开了。现在只有他和九老太爷两个人。不要说一个九老太爷,就是十个九老太爷也不是他阿牛一个人的对手。

    阿牛一口气跑了上百里,拉车的宝马,都累得通身是汗了。车厢里的金银财宝,少说也有好J百斤重。

    阿牛回头看了看,没有人!

    皎洁的月光,照在荒凉的官道上,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

    阿牛将马带住。

    拉车的大白马,打着响鼻,然后低着头,吃着路边的枯C。

    阿牛看着身边的九老太爷,冷笑道“九老太爷是不是没有想到,你会落在我的手上?”

    九老太爷叹息了一声,颤声道“平日里,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砸我的场子……”

    阿牛冷笑道“你是说,我的那枚骰子?”

    九老太爷叹息了一声,苦笑道“你可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我的名声就坏了……”

    阿牛看着九老太爷,冷笑不语。

    九老太爷还在叹息“G我们这一行的,要讲究信义……”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脸腮上就挨了重重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力道十足,打得也很准!这一记耳光打完以后,九老太爷的脸腮就变得血红了。五个清晰的红Se指印,仿佛模子一般刻在了九老太爷的脸上。

    九老太爷捂着脸,一脸吃惊地看着阿牛。

    “你……”九老太爷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嘴里就掉下一颗带血的牙齿来。

    阿牛这一把掌打得实在是太重了,居然把九老太爷的后槽牙打脱了。

    九老太爷的脸,已高高地肿了起来。现在,他的威风和气焰,已彻底消失了。

    阿牛瞪着九老太爷,咬牙切齿道“讲信义?你什么时候讲过信义了?”

    九老太爷不敢看阿牛,他捂着脸,不说话。

    阿牛忽然一脚踹过去。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踹在九老太爷的心口上。

    九老太爷滚落到了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捂着心口,白白胖胖的脸上,表情很痛苦。

    阿牛用手点指着倒在地上的九老太爷,狠狠道“你平日里对谁讲过信义了?我问你,你对谁讲过信义了?”阿牛已从座位上跳了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