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殊死较量

    圆滚滚好像什么也没有觉察到,站在柔软洁白的床单上,他在笑,仿佛笑得很开心。

    静静坐在床上的nv人也在笑,她笑声低沉而嘶哑,听着让人头P发麻。

    洛枫静静地守在门外,他时刻关注着屋里的动静。据他的判断,以圆滚滚的武功,就算不是百凤牵的对手,但全身而退,却不是问题。

    白屋里的圆滚滚在大笑,笑声刚发出,却又突然断绝。虚掩的门,突然从里面被撞开,门轴断裂。圆滚滚的肥胖的身子,仿佛一个充足了气的气球,从屋里弹了出来。

    圆滚滚凌空J个空翻,后退了数十丈远。

    洛枫飞掠过去,急切道:“怎么样?”

    圆滚滚已站立不稳,他脸Se发青,嘴唇哆嗦得厉害,费了好大的劲,他才说出话来:“千万……别进去……”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

    洛枫大吃一惊,他赶忙把圆滚滚扶了起来。

    圆滚滚铁青的脸,已慢慢变得漆黑。

    上官春语也赶了过来:“圆捕头……这是怎么啦?”

    圆滚滚突然挣脱了洛枫的手,野兽般咆哮着:“你们走……快走……”圆滚滚栽倒在路边的C丛里。他的身T突然被一G淡淡的雾气笼罩住了。圆滚滚肥胖的身T在急剧地收缩。衣F溃烂,露出了身T。身T溃烂,露出了筋R。筋R溃烂,露出了血红的骨骼。

    这变化太快,也太恐怖了!

    洛枫眼角的肌R在跳动,他握拳的手,已青筋暴突。

    马R蚀骨水!圆滚滚中的毒,正是霸绝天下的马R蚀骨水!

    传说马R蚀骨水,是当今江湖最可怕最歹毒的暗器,比毒经上的蝎母毒还要歹毒三分!

    谁能想得到,鼎鼎大名的百凤牵,竟会使用如此歹毒的暗器。

    上官春语脸Se苍白,刚才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可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一堆白骨。这变化太突然了,太意外了,就连上官春语这样的老江湖,也承受不了这么意外的变化。他听说过马R蚀骨水,也听说过马R蚀骨水的厉害,可活生生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还是震惊不已。

    圆滚滚就这样死了。洛枫愣愣地站在一边,仿佛置身于梦境。

    一旁的上官春语颤声道:“没想到,百凤牵……有马R蚀骨水!”

    洛枫没有说话。

    上官春语道:“马R蚀骨水,传说是昔日的超级杀手马R研制的,没想到百凤牵也有。”

    洛枫叹了一口气,突然道:“上古的毒经,想必上官总管也听说过。”

    上官春语面Se苍白,他点点头,颤声道:“传说毒经就在这湘妃竹林里,但那毕竟是个传说,谁也不能确定。”

    洛枫道:“说不定马R蚀骨水,就是毒经中的方子。”

    上官春语吃惊地看着洛枫。

    洛枫望着白白的屋,冷冷道:“说不定,传说中的毒经就在百凤牵手里。”

    白屋里,那嘶哑的nv音又响起:“洛捕头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人越聪明也就越痛苦。”

    洛枫冷笑道:“哦?”

    白屋里那嘶哑的nv音道:“听说洛捕头的三个伙伴,在马厨子大酒楼中毒而死,那种毒天下少见,就连大名鼎鼎的洛捕头都没有见识过。”

    洛枫紧握着拳头,怒视着白屋,他的眼睛正慢慢地变得赤红。在马厨子大酒楼里,黑子、阿卷和虎姐都是中毒而死的。当时听浩镶遗说,三个年轻人中的毒,很有可能是毒经上的蝎母毒。

    难道杀害黑子、阿卷和虎姐的凶手,就是枫家庄的大总管百凤牵?如果不是百凤牵,那又是谁?

    白屋里的nv音又响起:“你那三个伙伴,确实是中了毒经中的毒Y而死,只不过,下毒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洛枫嘶声道:“谁?”

    嘶哑的nv音冷冷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洛枫冷笑道:“你不说我也不会强求,只不过,你害死了圆捕头,这笔账我还是要算的。”

    嘶哑的nv音在冷笑:“难道洛捕头还想为那个矮胖子报仇雪恨?”

    洛枫恨恨道:“不错。”

    嘶哑的nv音道:“只要洛捕头有这个胆子,老娘随时奉陪。”

    洛枫不说话,他忽然一步步朝白屋走去。他走得很慢,但一走起来,就绝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上官春语并没有劝阻,洛枫的生死,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铁剑梨香一直Y沉着脸,站在Y森森的竹林深处。他一言不发地站着,仿佛已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像。

    洛枫一脚踏进白屋的时候,一GY森冰冷的寒气就直B过来。时已Y春三月,但这间白屋却冷如冰窖。床大得出奇,J乎占了整个一间屋子。宽大洁白的床单拖在地上。床单白得耀眼。床头挂着一串金HSe的钥匙。床上没有人,只堆放着一件宽大的白袍。白袍上压着一顶白布缠成的斗笠。白屋的窗外是敞开的。从窗户往外看去,又是密密匝匝,令人眼花缭乱的竹林。没有人,难道百凤牵翻窗户逃走了?

    洛枫环视一圈,便径直走向床头。床头挂着六把金H的钥匙。洛枫的手刚触碰到那串金HSe的钥匙,床头便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声刚发出,那宽大洁白的床单便海涛般掀动起来。洛枫并没有退,而是迎着抖动的床单冲过去。他的拳头在猎猎作响的床单上猛击。床单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呻Y声。呻Y声刚发出,洛枫的腿便猛踢过去。一个高大粗壮的大汉,捂着X口,从卷舞的床单里冲出来。他高大的身躯已蜷缩成一个大虾米。

    卷舞的床单里,突然刺出了两柄刀。长头很长,略略弯曲着,呈惨碧Se。很显然,这是一把淬有剧毒的刀。

    宽大洁白的床单缓缓飘落。当洛枫看见两张凶恶的大黑脸时,两把锋利的长刀,已经左右J剪着刺来。两柄刀,就仿佛是两条凶恶狡猾的毒蛇。

    洛枫并没有躲,他仿佛被眼前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呆了。

    两张大黑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两柄长且锋利的刀,已刺中了洛枫的两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