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被人清仓了

    小坛子眼珠子都红了,他一咬牙,忽然从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抢过来一把鬼头刀。这把鬼头大刀,比一般的鬼头刀要长要重,刀把上还飘着鲜艳耀眼的红绸子。

    小坛子手捧着鬼头大刀,朝洛小枫拼命地砍去。

    鬼头大刀挂着风声,猛地砍向洛小枫的头顶。

    这个小坛子不但赌技高超,而且还是一个使刀的高手。

    这一刀虽然没有灵力辅助,但刀沉力猛,杀伤力绝对强悍。

    众人惊呼出声,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坛子竟然会对洛小枫下死手。这一刀要是砍在洛小枫头上,洛小枫的头颅,立马就会变成两半。

    洛小枫站着没动。

    小坛子手中的鬼头大刀,已距离洛小枫的头顶不到两寸了。

    洛小枫还是站着没动。

    九老太爷盯着小坛子手里的鬼头大刀,他满是血污的老脸,因兴奋而变得扭曲了。

    洛小枫忽然出手,他的食指在鬼头大刀的刀背上轻轻地弹了一下。

    看似轻轻的一弹,却有惊人的力量。

    厚厚的鬼头大刀,竟从中折断了。

    半截刀身跌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小坛子握着半截断刀,整个人都呆住了。

    洛小枫那一弹指,弹断了厚厚的鬼头大刀,但小坛子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一点震颤。这个阿壮,对力量的控制,已经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

    小坛子握着半截断刀,呆呆地看着洛小枫,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洛小枫伸出两根细长的手指头,轻轻地夹住了小坛子手中的断刀,淡淡道“你这手掷骰子还凑合,但要是拿刀,就显得有点B槌了。”

    小坛子愣愣地看着洛小枫,额上的冷汗已涔涔而落。

    洛小枫用两根手指,夹住了断裂的刀身。

    小坛子情不自禁地松开手,不由自主地后退着,他后退了两三步,突然大喊着奔出去。

    小坛子刚跑出去两步,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洛小枫手里那半截断刀,不知何时cha在了小坛子的咽喉里。

    小坛子是背对着洛小枫跑出去的,但洛小枫手里的断刀却迎面cha进了他的咽喉里。谁也没有看见洛小枫是怎么出手的?谁也想不通,洛小枫手中的断刀是怎么迎面cha进小坛子咽喉里去的?

    洛小枫冷冷地看着小坛子的尸T,冷冷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不应该对我下死手!”他轻轻叹息了一声,缓缓接着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下辈子,这句话,你应该好好记着。”

    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敢动,没有敢出声,所有人都被洛小枫吓傻了。这个衣着破烂的少年,不但赌技逆天,没想到,他手上的功夫,比他的赌技还要厉害。

    这个阿壮,到底是什么来历?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

    数十个彪形大汉都暗自庆幸,他们都庆幸自己没有和洛小枫J手。这少年要是出手,谁也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数十个彪形大汉都悄悄地溜走了。

    九老太爷眼睛里满是惊惧之Se,他看着洛话,却又说不出来。

    洛小枫看了一眼九老太爷,淡淡道“你还拦不拦我?”

    九老太爷头摇得就像拨L鼓一样“不拦……不拦……再也不拦了!”

    洛小枫道“你也一把年纪了,日后说话要规矩点,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讲,没有把握的话,不要乱说。说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你想收都收不回来了。会说话的人,让人心情舒畅。不会说话的人,就像绿头苍蝇,让人厌恶。这道理,你懂吗?”

    九老太爷一个劲地说“懂……懂……懂……”

    洛小枫淡淡道“我希望你懂!今天给你一个机会,下次,我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了。”

    九老太爷不住地点头“是……是……”

    洛小枫缓缓走了出去,他在门口却突然停住了,转身对九老太爷道“有什么事,你可以到九月居来找我。”他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洛小枫刚走,老九坊的管家,就急急慌慌地跑了进来“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九老太爷大惊失Se“什么事情?不要慌。”

    管家一把抓住了九老太爷的手,颤声道“老爷,出事了,出大事了?”

    九老太爷忙道“是不是小姐出事了?”

    管家摇头“小姐去了桃花香,找大郎去了。”

    九老太爷忙道“那是什么大事?你快说!”

    管家抓着九老太爷的袖子,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放声大哭道“老九坊数十年的积蓄……全都没了……”

    九老太爷瞪大了眼睛,咬着牙,一副要咬人的样子“你说……什么?”

    管家鼻涕一把,泪一把“老爷,老九坊数十年的积蓄……所有的金银珠宝……所有的珍贵Y材……大少爷藏在地下室的武器……所有所有的……都不见了……”

    九老太爷浑身颤抖着,他猛地掐住了管家的脸腮,大吼道“你瞎说什么……你是不是没有睡醒?”

    管家含糊不清地说着“我没有睡觉……我没有瞎说……老九坊的财产都失踪了……”

    九老太爷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面前的管家都头下脚上了,他肥胖的身T摇晃了J下,就滑到了地上……

    九老太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和煦的Y光照在屋子里,G燥而又舒适。

    坐在九老太爷床边的还是老九坊的管家。

    管家手里端着一碗清水。

    九老太爷一醒来,就觉得口G舌燥。他一把抢过管家手里的碗,一口气把一碗清水都灌到了肚子里。

    管家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九老太爷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老九坊的下人们,都走了,我没有钱给他们发工钱……所以,他们把老九坊的家具和各种摆设都搬走了……连您老人家睡的金丝楠木大花床……都被搬走了……”

    九老太爷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破木板上,破木板上垫着发黑发臭的老旧棉絮。

    “这是牛NN的床……这床破棉絮是万老头的……”

    牛NN和万老头,都是老九坊的长工。

    九老太爷又是一阵眩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