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飞来的财富

    百余条巨獒只剩下了十J条。

    那神秘的白衣人站在远处的山坡上,她迟疑P刻,终于还是走了。

    洛枫没有去追白衣人,他的注意力被地上的一块红Se物T吸引住了。

    白衣人的轿子刚才被洛枫一脚踢碎了。

    满地的碎木屑里,竟躺着一块红Se耀眼的石头。

    洛枫将红Se的石头心翼翼地拾起来。

    血玉!

    这红Se耀眼的石头,竟是稀有的血玉。

    血玉是玉中珍品,的一块血玉,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洛枫知道,这珍贵的血玉肯定是轿中那神秘的白衣人丢失的。洛枫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血玉,那的血玉上,竟慢慢现出了一行蝇头字。

    看着血玉上的字,洛枫的脸Se也变了。

    ……………………………………………………

    离开了腾仙阁,枫跪跪像脱了樊笼的鸟,欢腾跳跃。

    但,不管走到哪里,枫跪跪脑子中都有一根弦紧绷着。枫家的血海深仇,枫家那无尽的宝藏,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里缠绕着。

    躺在简陋的客栈里,枫跪跪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这个不知名的城,即便是在夜里,都非常热闹。

    贩的吆喝声,各种繁乱的嘈杂声,都C水一般地涌进客栈来。

    枫跪跪很疲倦了,却睡不着觉。

    就在枫跪跪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他突然看见窗外有白影晃动。

    枫跪跪大吃一惊,一颗心马上又悬了起来。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壮着胆子朝窗户边挪动着脚步。

    夜里的寒风透过破碎的窗棂纸,吹在枫跪跪的脸上,刀割般地疼痛。

    枫跪跪伸着脖子朝窗外张望。

    窗外那神秘的白影,一晃就消失了。

    枫跪跪回到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直到后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枫跪跪就被喧闹的吵闹声惊醒了。他痛苦地睁开眼睛,头痛Yu裂。这J天,他尝遍了苦头。为了一个馒头,他都厚着脸P,和人家讨价还价。

    枫跪跪数着仅有的J两散碎银子,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但一想到,枫家那无尽的宝藏,枫跪跪的心情马上就会好起来。

    破旧的店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

    那驼背老店主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托着一个油布包裹。

    驼背老店主一脸恭敬地看着枫跪跪,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老儿有眼不识泰山,这J天慢待了公子爷,实在是抱歉的很。”

    枫跪跪一脸吃惊地看着驼背老店主,半晌说不出话来。

    枫跪跪现在的打扮,很难和“公子爷”三个字联系起来了。他身上那名贵的米HSe貂裘,还有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早就被一伙地痞流氓抢走了。他现在穿的这身旧衣F,是一件破得不能再破的旧棉袄。

    肥大的破棉袄和枫跪跪那瘦弱的身板极不协调。

    驼背老店主一脸谄笑地看着枫跪跪:“刚才有位客人,吩咐老儿,一定要亲自将这包裹送到公子爷您的手上。”

    枫跪跪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油布包裹。

    这油布包裹又脏又破。

    驼背店主将那又脏又破的油布包裹,心翼翼地放在枫跪跪那冰冷的土炕上,然后点头哈腰地退了出去。

    枫跪跪打量着炕头那又脏又破的油布包裹,不禁皱紧了眉头。他缓缓走过去,想用两只修长的手指将包裹提起来。

    让枫跪跪吃惊的是,他用力提了好J下,但油布包裹,却一直纹丝不动。

    这个看起来又脏又破的油布包裹,分量出奇地沉重。

    枫跪跪正想打开包裹的时候,那破旧的房门又“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笑容可掬的伙子,双手捧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牛R面,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闻见香气扑鼻的牛R面,枫跪跪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枫跪跪刚才的好奇心,在饥饿面前,一扫而空了!他大瞪着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伙计手里的牛R面,就像一个初恋的伙子在看自己心ai的nv人。

    枫跪跪喉结滚动着,清口水淌了一地。

    枫跪跪被香气扑鼻的牛R面彻底俘虏了。

    伙计将牛R面放在桌上,恭恭敬敬道:“公子爷慢用!”他说完这话,就笑容满面地退了出去。

    枫跪跪端起牛R面,风卷残云,不大一会儿,就将满满一大碗牛R面,吃了个一G二净。

    街上的吵闹声,令枫跪跪头疼不已。

    枫跪跪打着嗝,好奇地解开了坑上的油布包裹。

    油布包裹被解开,里面竟是一个白Se的包裹。白Se的包裹,用洁白的羊mao绳系着,看上去既珍贵又典雅。这和外面那又脏又破的油布比起来,悬殊得让人难以接受。

    枫跪跪的好奇心更强烈,他颤抖着手,心翼翼地解开了羊mao线头。

    白Se的包裹被打开,枫跪跪惊奇地发现,里面竟是一套崭新的,做工极其精致的丝缎子软袍。软袍子底下,竟是大块大块的金条,除掉金条,还有一叠厚厚的金叶子。

    枫跪跪瞪大着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金子,不要说现在,就是以前他当枫云宗的大少爷的时候,也没有见过。

    枫跪跪名义上是枫云宗的大少爷,其实,只不过是屠老大和倩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这本是一个Y谋,一场骗局,只有那可怜的枫跪跪还一直蒙在鼓里。

    枫跪跪直愣愣地看着面前那H澄澄的金子,他浑身都在颤抖!这突如其来的财富,像一枚重型炸弹,一下子把枫跪跪炸蒙了。枫跪跪看着这些金子,简直有点手足无措了。

    黑丝软袍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穿在枫跪跪的身上,长短肥瘦,都完全合适。

    就在枫跪跪整理那叠厚厚的金叶子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床上竟有一块汉白玉的牌子。汉白玉的牌子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一行正楷字。玉,是白玉。字,是黑字。黑字白玉,显得异常显眼。

    白衣无所有,只得满园春。

    “白衣无所有,只得满园春。”枫跪跪反复Y诵着这两句话,但他却不知道这两句话的意思。

    幸亏枫跪跪不知道这两句话的意思,否则的话,他一定会被吓得尿K子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丹尊邪神》,微信关注“优读”看说,聊人生,寻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