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失踪

    寒冰吓得面se苍白,他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竟让修为高深的神gui大师大动肝火!

    神gui大师忽又笑了笑,声音瞬间变得缓和:“就算我去九幽崖,也不一定能活着离开。”

    寒冰轻轻地问:“难道九幽崖的住户,武功修为还能高过大师您?”

    神gui大师正se道:“据我灵识探知,九幽崖的住户,并不是武功高手,他们的武功修为还处在最低层的Y灵境。”

    寒冰怔住:“Y灵境,那是武功修为的最低层,两个普普通通的人,怎么能在九幽崖存活下去?”

    神gui大师一开始并没有细说,现在说出来,确实让寒冰吃惊不已。

    寒冰忍不住问:“两个普通人,怎么能在九幽崖活下来,他们是什么来历?”

    神gui大师明显有点不耐烦了:“我早就说过,我的修为还不算高,灵识只能探知现在,还不能探知过去和未来。”

    寒冰额上已渗出了冷汗:“弟子多嘴了……弟子多嘴了……”

    神gui大师又叹了一口气,声音缓和了下来:“你想知道,其实我和你一样,也很想知道!”

    寒冰唯唯诺诺,连一句话都不敢问了。

    神gui大师突然悠悠地说:“魔剑你志在必得,关键看你有没有胆子去九幽崖了?”

    寒冰道:“弟子修为浅薄,哪有本事去九幽崖!”

    神gui大师冷笑道:“难道连试都不敢试?”

    寒冰声音恭敬到极点:“弟子不敢试,因为弟子现在还不想si!”

    神gui大师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寒将军能说心里话,我老乌gui非常感激。”

    寒冰道:“在大师面前,弟子怎敢说半字虚言!”

    神gui大师突然问:“你口口声声以弟子自称……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寒冰受宠若惊,连忙拜倒在地:“恩师在上,弟子寒冰给您磕头了!”说着话,“砰砰”连磕三个响头。

    神gui大师哈哈大笑。

    巨大的hse布帘突然拉开,神gui大师已站在寒冰的面前。神gui大师身高过丈,gui首人身。

    尽管寒冰早有思想准备,还是吓了一跳。

    神gui大师笑道:“就是你们的王爷赵险,也没有见过我的真身,这是你的幸运。”

    寒冰再次跪倒在地:“恩师的神威,便是弟子的荣幸!”

    神gui大师将寒冰扶起来,突然说:“如果为师没有看错的话,你这身盔甲乃是防御上品法器,虽是jing品,但若遇见真正的高手,还是丝毫不起作用。”说着话,他缓缓转身,虚空招了招手。

    灯火通明的大厅突然y暗下来,一件乌黑乌黑的大氅,不知从什么地方缓缓飘来。

    神gui大师伸手接住,缓缓道:“这是一件防御极品灵器,是为师送给你的见面礼!”

    寒冰睁大了眼睛:“极品灵器,在魔幽大陆是神一般的存在了,b他的防御上级法器盔甲,防御能力要强J十倍。虽然极品灵器上面还有神器,但神gui大师善于防御,他炼制的防御灵器绝对是jing品中的jing品。”

    神gui大师的话印证他的猜测:“这件防御型极品灵器大氅,是为师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才炼制成功,它虽b不上防御型神器,但b进攻型神器和辅助型神器的防御能力要强得多。有了这件防御大氅,也许你就能闯一闯九幽崖,拿到上古神器魔剑。”神gui大师叹了一口气,接着道:“神器本身就有灵x,能避开灵识的追踪。为师的修为还不算高,现在还不能探寻魔剑的具t位置。”

    寒冰安W道:“以恩师的悟x和修为,突破神级,指日可待!”

    神gui大师哈哈大笑:“你看为师现在的样子,人不像人,gui不像gui,如果能突破神级,便能完全幻化chenren形,到那时候,我就能炼制防御型神器,功力也会大增。”

    寒冰道:“恩师神威,弟子望尘莫及。”

    神gui大师哈哈大笑,将防御大氅递给了寒冰。

    寒冰捧着大氅,激动得双手颤抖:“时机一旦成熟,弟子便要去九幽崖,寻得珍宝,奉献给恩师,来报答恩师的大恩。”

    神gui大师笑道:“你有这份孝心,就够了。”

    寒冰离开的时候,也是被那gu神秘的气流送出来的。

    望着面前光秃秃的土山,寒冰仿佛做了一场梦。他把乌黑乌黑的防御大氅披在身上,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可是寒冰并不知道,此时,土山里面的神gui大师也在笑,而且笑得让人害怕!

    …………………………………………………………………………

    冬。九幽崖。

    凛冽的寒风透过破碎的小窗,吹在洛小枫脸上,刀刮般疼痛。

    洛小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骨碌从小床上爬起来。

    每天早晨起床,洛小枫第一件事便是去看nn。

    上次从九幽崖回来,nn就高烧不止。过了J天,烧虽退了,但两条腿却瘫痪了。

    nn生活不能自理,家里的生计就全靠洛小枫一个人来维持了。日子虽然苦点累点,但洛小枫却毫无怨言。nn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唯一的依靠,能够照顾nn,能够和nn在一起,他就感到很快乐。他已暗暗发誓,过段时间,一定带nn到城里去,找个好医生,医好nn的腿。

    洛小枫轻轻地推开房门,轻轻地走进去。床上没有人,破旧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nn……nn……”洛小枫慌了,他将房间的角角落落都找了个遍,一边找一边喊。没有nn的踪影,也没有人应答。

    门外,寒风怒吼。

    洛小枫真急了,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在脸上肆意地流淌。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床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小木板,木板上用焦炭写了J行小字:小枫,nn走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了,有本事了,nn就去找你。三天后,一定要离开这里,去大楚帝国找你的亲叔叔洛霄鸣。三天后,一定要离开这里,否则你一辈子都见不到nn了。不要担心nn,nn是被一位神仙带走了,等你长大了,神仙就带我去见你。

    洛小枫流着泪,发疯一般地冲到门外,他有一种预感,“nn是怕连累自己,才离开的。nn会不会……”他不敢想下去。

    万兽森林C深林密,洛小枫一边找,一边哭喊着:“nn……nn……”

    洛小枫做梦都不会想到,此时的nn还在小屋里,还动也不动地斜躺在她的小床上,只不过,洛小枫看不见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