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二公子的请求

    第九百七十三章二公子的请求

    乞丐一回头,他就看见了一张苍白的脸。这张脸,同样没有一点血Se。大红的灯笼在寒风中急剧地摇晃着。

    血红的灯笼,苍白的脸。

    乞丐突然笑了,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齿。

    苍白的手掌缓缓抬起,又缓缓chou回,然后便缩进苍白的袖口里。苍白的脸,惨白的衣F。乞丐还在笑。

    白衣人冷着脸,突然道“刚才我要是出手,你就没有机会笑了。”

    乞丐捡起一块雪笋,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半晌才道“你不会杀我的。”

    白衣人冷冷道“为什么?”

    乞丐道“因为死人对你没有任何价值。”他又呷了一口酒,缓缓接着道“一个人只有知道自己的价值,才能活得坦然,活得安稳。”

    白衣人没有笑,但他的眼睛却笑了。

    乞丐没有看白衣人,他正瞪着一条H橙橙的J腿。

    那条H橙橙的J腿,突然被一只白白的小手拿了起来。

    乞丐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满脸笑容的nv人。

    nv人拿着J腿,看着乞丐格格地笑。

    乞丐冷冷道“将J腿放下。”

    nv人缓缓走过来,看着乞丐笑。

    乞丐皱着眉头,他忽然出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nv人娇N的小脸上。

    nv人娇小的身子,斜斜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鲜血滴落在地上,殷红点点。nv人脸上还残留着笑,但她眼睛里却满是无奈和疲倦。

    乞丐叹息了一声,又低着头,拼命地喝酒,拼命地吃菜。

    白衣人看着乞丐,突然冷冷道“阁下本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怎么今天变得如此粗鲁?”

    乞丐淡淡道“我连饭都吃不饱了,哪有心思怜香惜玉?”

    白衣人冷笑道“真人面前不打诳语,你的心思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

    乞丐吃惊道“哦?”

    白衣人用纸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淡淡道“我知道阁下在想着一个人。”

    乞丐道“谁?”

    白衣人道“福顺客栈的nv老板。”

    乞丐怔怔地看着白衣人,他忽然叹息了一声,跌坐在太师椅里。他本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为了他心ai的nv人,他宁愿扮成一个肮脏的乞丐,流落在街头。每到饭口的时候,他便卷缩在福顺客栈的门口,不为别的,只为多看一眼他朝思暮想的nv人。

    他的相思,在心底已结成了疤。这段日子,没有人触及到他心底的伤疤,直到他碰到这个白衣人为止。

    白衣人看着乞丐在笑。

    乞丐看着白衣人,也苦笑着垂下了头。

    白衣人仰起脸,脸上的皱纹,印刻着岁月的沧桑“你还年轻,有句话,你一定要记着。”

    乞丐将头上的乱发拢起,他直直地看着白衣人,等着他说话。

    白衣人叹息了一声,缓缓道“一个男人,若果真正地ai上一个nv人,他就会变成瞎子,聋子,呆子,傻子,疯子。”

    乞丐缓缓闭上眼睛,心中暗暗叹息,他在反复咀嚼着白衣人这种话的深意。

    白衣人说完这话,竟伏在桌子上,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乞丐皱着眉头,苦笑道“二公子是个大忙人,今晚将我约来,难道就是为了说J句话?”

    白衣人动了动,缓缓抬起头来,他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长长叹息一声,忽然道“皇城的柳向小楼的三朵金花,想必你也听说过。”

    白衣叹息了一声,缓缓直起身子,他转身凝视着窗外沉沉的夜Se,颤声道“红颜命薄,这三朵金花,明晚就要香消玉殒了。”

    乞丐吃惊道“为什么?”

    白衣人缓缓转过身子,直直地看着乞丐。

    乞丐吃了一惊,因为他发现白衣人的眼睛里竟含着泪水。

    白衣人颤声道“我可以帮你得到你心ai的nv人,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乞丐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兴奋之Se,他睁大着眼睛,激动道“什么事?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白衣人慢慢平静了下来,他抿着嘴唇,长长叹息了一声,忽道“柳向小楼三姐M,都是苦命的孩子,我不想她们死得这么早。”

    乞丐吃惊道“有人要杀她们?”

    白衣人痛苦地点点头。

    乞丐目光闪动,忽然道“既然二公子知道有人要杀她们,是不是也知道要杀她们的人是谁?”

    白衣人面Se苍白“我知道。”

    乞丐淡淡道“二公子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

    白衣人突然笑了笑,笑容中夹杂着不屑与讥诮“那人不需要我说,你去了就会知道。”

    乞丐缓缓端起一杯酒,轻轻呷了一口,叹息道“有件事情,我不明白。”

    白衣人道“什么事情?”

    乞丐道“二公子广结武林同道,为什么偏偏看中了我?”

    白衣人淡淡一笑“普天之下,只有你能救那三个苦命的nv人,别人去了,只能枉送X命。”

    乞丐苦笑道“可是,我的武功并不像二公子想象的那么高。”

    白衣人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他叹息了一声,淡淡道“武功并不重要,即使你不会武功,也能救她们。”

    乞丐一脸的迷茫“为什么?”

    白衣人道“我早就说过,你去了就自然之道了。”

    皇城。

    柳向小楼。

    柳向小楼灯火通明。若在平时,这里肯定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今天晚上,这里却死一般地寂静。没有一个客人。店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nv人。此刻,她袖着手,不停地朝门口张望着。她那张又白又胖的脸上,满是惊慌之Se。

    大门正对着街心。街上的灯火已寥落。远处,已传来了零落的更梆之声。

    已是二更时分。

    店主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她站起来,又坐下,刚坐下,又站了起来。

    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又黑又壮的汉子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他一进了大门,就上气不接下气道“来了……来了……”

    店主脸Se苍白,嘴唇发抖,眼角的肌R在剧烈地跳动着,她连忙回头,扯着嗓子,对楼上高喊“玉儿!”

    楼上有一间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紧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脚步声。功夫不大,一个白衣如雪的少nv,就下了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