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可怕的大老鼠

    第八百四十一章可怕的大老鼠

    飞刺向房大户的刀,被一G大力击落在地。

    鼠王猛然回头,便看见一张娇艳的小脸。

    房大户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他身上的衣F已被冷汗S透。

    阎若兰!击落刀的人,赫然竟是阎若兰!

    阎若兰左手还捏着一枚石子,右手拿着一柄长剑。

    鼠王凝视着阎若兰手中的长剑,突然走了上去。

    房大户已捡回自己的刀,紧紧地跟在鼠王的身后。

    鼠王直勾勾地看着阎若兰手中的长剑,咬着牙,问“阎城飞是你什么人?”

    阎若兰一怔,她没有想到鼠王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父亲的剑。阎若兰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鼠王,犹豫着,终于道“家父。”

    鼠王脸上的肌R一阵颤动,他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好,很好!没想到你竟是阎城飞的nv儿!”他大笑着,忽然飞掠而出。

    房大户和阎若兰都吃惊地看着鼠王。

    鼠王已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Se的小瓶子。瓶口一开,里面便冒出了一阵烟雾。

    房大户和阎若兰都掩鼻后退,他们都害怕烟雾有毒。

    鼠王立在那里,嘴里发出了一阵阵长啸。

    房大户忽然大笑道“原来鼠王真是一个鼠辈,不敢用真功夫和人一较高下。”

    鼠王冷笑“等一下,你若再能笑得出,我就佩F你。”

    林边的C丛里,突然发出了一阵吱吱的响声。

    房大户忍不住瞧了一眼,只是瞧了一眼,他的眼睛就发直了。

    阎若兰也寻声看了过去,她的脸Se也变了,变得惨白。

    林边的C丛里,到处都是灰mao尖嘴的大老鼠。这些大老鼠不是一般的大,比普通的老鼠最少要大十倍。

    鼠大如猫!

    阎若兰和房大户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老鼠。

    阎若兰惊恐地往后退着。她刚退了J步,身后便传来了吱吱的响声。

    阎若兰吃惊回头,她看见了成百上千的大老鼠,C水般朝她涌来。她惊叫一声,又向前跑去。

    P刻之间,房大户和阎若兰,还有那辆大马车,就被无数只硕大的老鼠围在了当中。

    鼠王的手突然一挥,随即笔直地指向拉车的大白马。鼠群突然暴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叫声。鼠群一阵风似的朝大白马卷去。速度快得惊人。不是亲眼所见,阎若兰绝不会相信,老鼠会有这么快的速度。阎若兰的轻功出类拔萃,她对自己的轻功很有信心,但在这些恐怖的老鼠面前,她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鼠群刚接触到大白马,鼠王又发出了一声长啸。

    大白马一声长嘶。鼠群又出人意料地退了回去。

    房大户和阎若兰看见了大白马身上的斑斑血迹。

    大白马还在马车旁边打着转,忽然间却无力地倒了下去。马的身T,瞬间就变得漆黑。

    房大户惊呼出声“这些老鼠有毒!”

    阎若兰的一颗心也沉了下去,一阵寒意袭遍了全身。

    房大户望着不远处的鼠王,嘶声道“你想……怎么样?”

    鼠王冷冷道“刚才给你一条生路,你却不走,现在……”

    房大户嘶声道“现在……又怎样?”

    鼠王仰天叹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房大户冷笑道“你凭着这些老鼠赢人,脸上又有什么光彩呢?”

    鼠王遥望着远处浓浓的雾气,仿佛在自言自语“我脸上有什么光彩?我本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人。”

    房大户在冷笑。

    鼠王一脸的悲伤,仿佛沉浸在往事的回忆里“二十年前,我凭着这副长相,在江湖赢得了鼠王的称号。对别人来说,也许这是莫大的荣耀,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房大户皱紧了眉头,不解道“为什么?”

    鼠王脸上渐渐有了愤怒之Se“二十年前,阎城飞过生日,天下英雄都去祝贺。当时,我也花了五百两银子,准备了一份薄礼。礼物虽轻,却是我的一P心意。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阎城飞会亲自跑过来,将我的礼物扔到了门外。”

    房大户一头雾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鼠王冷笑道“他说他平生最讨厌老鼠,见到老鼠一样的东西就恶心。”

    房大户盯着鼠王那渐渐扭曲的脸,忍不住问“那后来怎么样?”

    鼠王恨恨道“后来我们就吵了起来,阎城飞便对我大打出手。”

    房大户道“那……结果怎样?”

    鼠王恨恨道“结果我中了他一掌,人也昏死了过去。可他还是不肯善罢甘休,又将我点了X道,叫人用C席把我裹住,扔进了大山里。”

    房大户吃惊道“会有这样的事?”

    鼠王点点头,缓缓接着道“后来如果不是遇见了一个好心人,我早就死在了山里了。”

    阎若兰一直听着,没有cha一句话,她不知道鼠王的话,是真是假。因为二十年前,她还没有出生。但她知道,这件事肯定另有原因。她了解自己父亲的为人,他绝不会轻易说这样无礼的话。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鼠王却说出了这样悚然听闻的话来。

    鼠王看着阎若兰,忽然长长呼出一口气来“从那以后,我就躲在深山老林里,很少和人打J道,但我时刻都想着报仇。”他的一双眼睛,刀一般在阎若兰的脸上刮来刮去“现在,我的仇人已经死了,他的门人弟子,也纷纷散去,没想到今天,我又碰到了他的nv人。”说完这话,鼠王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狂笑声,笑声中似乎带着哭腔。

    阎若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车上的洛小枫却突然道“前辈是不是想将仇恨记在阎姑娘身上?”

    鼠王恨恨道“不错。”

    洛小枫笑道“前辈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为何现在却变了?”

    鼠王不解道“哦?”

    洛小枫道“二十年前,阎姑娘还不定还没有出生,前辈怎么要怪她呢?”

    鼠王冷笑道“父债子还,谁叫她是阎城飞的nv儿呢?”

    房大户忽然道“阁下杀不了阎城飞,现在却要杀他的nv儿,这事要是传出去,阁下又怎样在江湖做人呢?”

    鼠王大笑道“我不是人,在别人眼里,我只不过是一只大老鼠而已。”

    房大户眼光闪动,忽然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阁下今天并不是特意来报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