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踩在脚底下的宝贝

    第二百三十章踩在脚底下的宝贝

    幻化成形的怪蟒,突然长尾一扫棺材盖。

    巨大沉重的棺材盖“咔”的一声合了起来。

    怪蟒又粗又长的身子已紧紧缠住了金属棺材。

    寒冰突然大喝一声,“起!”

    怪蟒缠着棺材,在地上翻了J个滚。

    猛地,怪蟒的身上长出无数根绿se的细mao,细mao迎风疯长。无数根细mao瞬间粘合到一起,竟魔幻般地长出两只又长又宽的绿翅膀。绿se的翅膀扑打着地面,怪蟒竟带着那巨大的金属棺材腾空而起!怪蟒突然发出龙y一般的呼叫,巨大的翅膀扇动了J下,便消失在不远处的黑暗里。

    怪蟒带着棺材刚一消失,地上便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皇上……”

    寒冰惊恐地看着地面,一张脸变得惨白,他握妖剑的手都在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地上,静休大师那具白森森的骨头架子先动了动,然后便缓缓地坐起,最后竟然好好的站了起来。人si不能复生!就算是无所不能的神,元神一毁,也是万复不劫,要想短时间内复生,也是不可能的事。这静休到底是怎么回事?静休大师那白森森的骨头架子,突然变成了鲜红se,仿佛有血ye在上面流动。寒冰还没看清楚。静休大师的r0u身就一瞬间长了起来。一件r白se的僧袍从黑暗中飞来,裹在了静休大师那ch11u0lu0的身子上。这修为高深的大师,早已经是泪流满面。他狠狠地盯着寒冰,口中念念有词。

    寒冰在后退。他弄不清这位静休大师的底细,他也不想发生冲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静休大师仿佛看出了寒冰的心思,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不能走……”

    寒冰没有走,他紧紧握着手里的妖剑,时刻堤防着静休大师。静休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他用颤抖的声音说话:“这些都是大赵帝国的重宝,你要把它们带到哪里去?”寒冰没有说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静休大师的一双手。静休的一双手又瘦又长,细长g瘦的手指在奇异地扭动着。寒冰笑了笑:“我是大赵帝国的臣民,这些宝贝当然还要归属于大赵帝国。”静休冷冷道:“寒将军说的是心里话?”寒冰没有回答,笑了笑,接着道:“大赵帝国危机四伏,这些宝贝正好派上用场,埋在这坟墓里岂不是可惜?”静休摇了摇头,叹息道:“这些宝贝一旦离开这里,就会给大赵帝国带来大祸。”寒冰忍不住问:“为什么?”静休大师说:“宝物动人心!一些心术不正之徒,会想方设法将宝贝据为己有。到时候,就会天下大乱。”寒冰笑了笑:“我会把这些宝贝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保管天下人都不知道。”静休冷笑一声:“寒将军胃口真不小,竟想独吞这些宝物。”寒冰笑了笑,没有说话。静休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那些宝贝你可以拿走,但先皇的遗t,你得留下。”寒冰笑得很开心:“先皇的遗t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我怎么能留下?更何况,尸不离棺,我要是将先皇的尸t从棺材里搬出来,那就是大不敬了。”静休大师突然厉声道:“难道你想si?”寒冰笑了:“难道大师你会杀了我?”静休大师咬着牙,二尺多长的白胡子因生气而在剧烈地抖动着:“你既然执迷不悟,我也不得不破例杀人了。”寒冰踱了J步,有点yyan怪气地说:“大师你早就是个si人了,为何还要在这里虚张声势,吓唬人?”他不等静休说话,便接着说道:“一开始我确实被你吓住了,可之后我突然想明白了。”静休大师终于平静了下来:“你明白了什么?”寒冰看着静休大师那奇异扭曲的手指,冷冷道:“看见你的手指,我突然想起传说中的一件宝物,留影戒指!”他瞥了一眼静休大师的脸,缓缓接着道:“传说这留影戒指,能够把过去的景物和声音都保留下来,并能随时随地的展示给人看。”静休大师不说话。寒冰盯着静休的脸,一字字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传说中的留影戒指,就在你身上!”静休大师笑了笑,淡淡道:“我确实有一枚留影戒指,你看到的静休确实是过去的幻象。可有一件事你为什么不想想?”寒冰忙问:“什么事?”静休大师淡淡地问:“过去的静休怎么能够和现在的你说话,而且还是一问一答。”寒冰脸se变了:“难道你以前就知道我今天要说的话?难道你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静休仿佛在开导一位小学生:“那你可知道,什么人才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寒冰在后退,他的脸已吓得煞白。因为他知道,只有神级修炼者才能知晓未来。难道这位神秘的静休大师竟是无所不能的神?

    寒冰突然掠起,箭一般s向黑暗。他逃得真快!四周浓浓的黑暗一下子包围过来,瞬间,这里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黑暗里,静休大师一脸的自嘲,喃喃自语道:“我要是无所不能的神,早就把你抓住了,还有那个必要和你说那么多废话?”黑暗中,静休大师缓缓沉了下去,沉到了无穷无尽的地下。他始终站着不动,是因为他脚底下踩着一样东西,这东西,并不是寒冰讲的留影戒指,而是b留影戒指还要贵重千万倍的宝贝!只可惜,寒冰一直都没有发现。在黑暗的地底下,这修为高深的静休大师,在放声大哭,他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先皇的陵墓。他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口中又在念念有词。他念的是一种神秘的经文,传说这种经文有“起si人,r0u白骨”的奇异效果。但这种经文只能用在别人身上,却不能用在自己身上,如果念经者用在自己身上,就会万复不劫,永坠幽冥,万世不得轮回,永远不得超生,注定只能在y曹地府,做一个孤魂野鬼!静休知道这个传说,可是他不怕。为了先皇赵洵,为了大赵帝国的千里江山,他已将个人的一切都置之度外了。只可惜,他还是没有保住先皇赵洵的陵寝。

    唯一让静休大师感到欣W的,便是他踩在脚底下的那件宝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