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天堡

    陈显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因为我一走,传承宝珠就会落到那帮坏人手里。传承宝珠的藏身地一直是我陈家的最大秘密,其实它并不是藏在某个地方,而是藏在我陈家历任庄主的身t里。我爷爷去世半年后,这传承宝珠就神奇地转到我父亲身t里。同样,我父亲去世半年后,这传承宝珠就会自动转到我的身t里去。但传说这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接受传承宝珠的继承人一定不能离开天碎山。一旦离开天碎山,这传承宝珠就会失去自动传承的魔力。这虽是个传说,我母亲却不肯冒这个险,因为这传承宝珠是我陈家的传家之宝,我母亲绝不能容忍它断送在我们手里。我父亲和陈家庄上下五百口,为了保护传承宝珠连命都不要了,我们又怎么能贪生怕si?更何况,如果传承宝珠落到那帮坏人手里,整个天碎g0ng就要遭遇灭顶之灾。”

    洛小枫突然问:“你说的那帮坏人是不是天碎g0ng的g0ng主公酒?”

    陈显摇了摇头:“天碎g0ng的g0ng主公酒一年前就si了,现在的天碎g0ng已处在群龙无首的状态了。”

    洛小枫吃了一惊:“传说天碎g0ng的g0ng主公酒武功修为达到了尊灵境九级,他的坐骑也是高级神兽白龙,使用的兵器是攻击型上级神器朝天枪。这样厉害的修为和装备,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si了?”

    陈显道:“公酒是神秘暴毙的,据说是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了。”

    洛小枫吃了一惊:“以公酒的武功修为,怎么可能会这样?”

    陈显叹了一口气:“公酒在世之时,我陈家庄和天碎g0ng尚能和睦相处,公酒一si,大将军公能就明目张胆地和我陈家庄反目。陈家庄血案,就是我那J人和公能串通一气的……”他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他咬着牙,握着拳头,睚眦yu裂!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慢慢平复过来。

    洛小枫小声地试探道:“你是说,血案当日,你们陈家庄出了叛徒?”

    陈显咬着牙,脸上的肌r0u一阵剧烈地ch0u搐:“你也许想不到,这叛徒不是别人,竟是我陈显的老婆。”

    洛小枫确实没有想到!

    陈显恨恨道:“我那J人一直强横霸道,但我没有想到她竟如此六亲不认,心狠手辣。说不定他老子公酒的si,和她也有关系。”

    洛小枫吃惊道:“她是公酒的nv儿,是天碎g0ng的公主?”

    陈显点点头:“公酒虽是天碎g0ng的g0ng主,却终生未娶,我那J人公蝶花是他的养nv。”

    洛小枫叹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落魄的陈显竟是天碎g0ng的驸马爷!

    为了得到传承宝珠,这公蝶花竟如此不择手段!

    洛小枫不好对陈显明说,其实他来天碎g0ng,也是为了传承宝珠!

    妖魔岛、万毒门、神剑府、缥缈谷,这四大门派的传承宝珠都是四大门派自己掌控,为什么天碎g0ng的传承宝珠会在别人手里?

    洛小枫不好多问了,因为陈显又跪倒在他母亲的尸t旁痛哭。

    si者为大,现在还有什么事b料理丧事更重要?

    三日后。

    洛小枫帮陈显料理完丧事后,就匆匆告别!临走时,洛小枫答应陈显,一定要帮他夺回传承宝珠!洛小枫虽然心里没底,但他不能再打击陈显了,他要给陈显活下去的信心和希望!

    竹林深处,有一间小木屋,如果没有人带路,一般人很难找得到。

    这小木屋就是陈显和他母亲曾经的隐身之处。现在,这里就成了陈老夫人和青衣小童的坟墓。

    陈显就日夜守在这里,经常在母亲坟前一坐就是半天。

    陈家庄毁了,这里就是他的家!

    陈显经常在小木屋里哭泣,他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听父亲的话,非要维持这段痛苦的婚姻。父亲都不怕得罪公酒,他却畏畏缩缩,一直还对公蝶花抱有幻想。他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是天碎g0ng的权势,还是公蝶花的美貌?抑或二者兼有之!自从公蝶花嫁给了他,痛苦屈辱的日子便拉开了序幕。他的痛苦和屈辱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对谁都不能说。那不但是他陈显的奇耻大辱,也是他陈家的奇耻大辱!

    陈家庄毁了。父亲si了,母亲也si了,他身边的亲人都si了!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残废!他身t残废,心理更残废!现在,他躲在这简陋的小木屋里,苟且偷生。他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洛小枫身上了。在他眼里,洛小枫不仅是他的救命大恩人,而且是他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他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人!

    三日后!

    深夜!天上无星无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洛小枫在黑暗里行走如飞,有了天心珠和四大门派的传承宝珠,他的感官已变得极其敏锐!四周的黑暗,却丝毫影响不了他的视力。

    面前有一P高大的建筑物,这里便是天碎g0ng的核心所在——天堡!

    天堡是天碎g0ng核心阶层办公和生活的地方,这里防卫森严,没有大将军公能签发的腰牌,谁也别想踏进去半步。

    洛小枫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没有人敢拦他,因为他手里有公能签发的金字腰牌。金字腰牌等级最高,只有天碎g0ng的核心人物或贵宾,才有金字腰牌。

    没有人敢阻拦洛小枫,甚至连话都不敢问。

    洛小枫如入无人之境,他直奔天堡的中央大殿。

    中央大殿是个两层的高大建筑物,它的造型很奇特,上下两层都是圆形的,远远望去,就像两只巨大的球叠加在一起。

    整个中央大殿都只有一种颜se——黑se!这里只有一个圆形的大门,除此以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出口,甚至连一扇窗户,一个通气孔都没有!

    天堡的中央大殿既是历任天碎g0ngg0ng主的办公场地,也是其唯一寝g0ng!第一层是办公场地,第二层是寝g0ng。

    洛小枫站在中央大殿的圆门前,他没有伸手去推门,而是慢慢地后退,直退到第十九块青条石上时才停住。洛小枫突然双脚点地,身子窜起两丈多高,他凌空一个翻身,头下脚上,双掌重重地击在这第十九块青条石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