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此同时,话语中的那J个苏家长辈们,都十分颓败的低下头去明知这个丫头实在一无所知,但也无话可说,只能后悔自己当初的有眼无珠苏瑶顿时瞪直了眼睛

    “看来你引起轩然大波,这些人居然还在讨论”身穿黑Se流云龙腾图案长袍的男人,一脸忍俊不禁,笑容却更加嘲讽他扯了扯身后红衣少nv的衣袖,把她拽到自己身边,然后轻轻一推,笑容中带着一丝暧昧

    “你不是想要复仇吗?下去吧我倒,在苏家家族中你还能待得下去吗?”

    她回答的也十分G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当然了,不入虎X,焉得虎子我什么时候说这笔账,不会慢慢清算?”

    红衣少nv笑容狡黠的时候到眼眸中却划过一丝明艳的光芒,好像漫天的光芒都投S到她一人身上就是明艳似火,却又带着一丝不忍亵渎的贵

    “小丫头,你知道的是什么样的吗你到现在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灵根吗?”

    男人有些好笑地望着眼前迈着沉稳的步子,小小的身躯毫不畏惧往前迈进的少nv

    声音中夹着一丝沙哑低沉,更带着一丝戏谑问道

    “不知道,毕竟是7种Se系,可能每一种灵根都沾一点吧”少nv却毫不掩饰地摇摇头,表示自己茫然无知,但却丝毫不愧疚,也不心虚

    她刚从蚀骨的疼痛中缓过劲来,哪能记得那么多?开玩笑她能够挺过这一关就已经不错了啊

    “反正不是废物灵根就行就有机会报仇雪恨”她一本正经的说道,语气中也带着一丝天真无邪,更让人觉得可ai动人

    “你这个愚蠢的小猫咪,你难道不知道吗?虽然你之前测试的时候散发的7种Se系,都代表着7种灵力,但是真正能够开启,在你现在的修炼范围中,能够动用的只有两种”

    少nv这才正襟危坐起来,回过头去,眼底划着一抹深切的好奇

    “到底是哪两种啊?这么说来,我现在并不是一个超级天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一定要随着实力进阶,丹田内的灵气才能慢慢开启吗?”少nv皱着眉头,略有不悦的说道。

    “你还真是贪心啊,难道你想一步登天?为师可不看好你这柔弱的小身板能够承受起七重灵力的再一次打击”男人毫不留情的抨击的勇气却带着一丝调笑和戏谑,看向她的眼眸中泛着一丝丝似有若无的轻笑。

    “好吧好吧师傅,你就别打击我了,我知道我之前想得太多,可能想一口吃个胖子,所以就有些过于莽撞了但你也知道我是复仇心切啊那嫌弃我太深简直欺人太甚啊所以情有可原,不要计较了嘛”

    红衣少nv略感丢脸,但仍甜腻的撒娇。

    “对了,你还没有说我那两种灵气是哪两种?”再次开口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盼

    男人也一脸严肃地正经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微不可闻的赞赏

    与此同时,话语中的那J个苏家长辈们,都十分颓败的低下头去明知这个丫头实在一无所知,但也无话可说,只能后悔自己当初的有眼无珠苏瑶顿时瞪直了眼睛

    “看来你引起轩然大波,这些人居然还在讨论”身穿黑Se流云龙腾图案长袍的男人,一脸忍俊不禁,笑容却更加嘲讽他扯了扯身后红衣少nv的衣袖,把她拽到自己身边,然后轻轻一推,笑容中带着一丝暧昧

    “你不是想要复仇吗?下去吧我倒,在苏家家族中你还能待得下去吗?”

    她回答的也十分G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当然了,不入虎X,焉得虎子我什么时候说这笔账,不会慢慢清算?”

    红衣少nv笑容狡黠的时候到眼眸中却划过一丝明艳的光芒,好像漫天的光芒都投S到她一人身上就是明艳似火,却又带着一丝不忍亵渎的贵

    “小丫头,你知道的是什么样的吗你到现在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灵根吗?”

    男人有些好笑地望着眼前迈着沉稳的步子,小小的身躯毫不畏惧往前迈进的少nv

    声音中夹着一丝沙哑低沉,更带着一丝戏谑问道

    “不知道,毕竟是7种Se系,可能每一种灵根都沾一点吧”少nv却毫不掩饰地摇摇头,表示自己茫然无知,但却丝毫不愧疚,也不心虚

    她刚从蚀骨的疼痛中缓过劲来,哪能记得那么多?开玩笑她能够挺过这一关就已经不错了啊

    “反正不是废物灵根就行就有机会报仇雪恨”她一本正经的说道,语气中也带着一丝天真无邪,更让人觉得可ai动人

    “你这个愚蠢的小猫咪,你难道不知道吗?虽然你之前测试的时候散发的7种Se系,都代表着7种灵力,但是真正能够开启,在你现在的修炼范围中,能够动用的只有两种”

    少nv这才正襟危坐起来,回过头去,眼底划着一抹深切的好奇

    “到底是哪两种啊?这么说来,我现在并不是一个超级天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一定要随着实力进阶,丹田内的灵气才能慢慢开启吗?”少nv皱着眉头,略有不悦的说道。

    “你还真是贪心啊,难道你想一步登天?为师可不看好你这柔弱的小身板能够承受起七重灵力的再一次打击”男人毫不留情的抨击的勇气却带着一丝调笑和戏谑,看向她的眼眸中泛着一丝丝似有若无的轻笑。

    “好吧好吧师傅,你就别打击我了,我知道我之前想得太多,可能想一口吃个胖子,所以就有些过于莽撞了但你也知道我是复仇心切啊那嫌弃我太深简直欺人太甚啊所以情有可原,不要计较了嘛”

    红衣少nv丢脸,但仍甜腻的撒娇。

    “对了,你还没有说我那两种灵气是哪两种?”再次开口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盼

    男人也一脸严肃地正经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微不可闻的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