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食国和阿斯莫他们当初有十四万兵马,这十四万兵马所带来的马匹是很多的。

    不过,现在他们只剩下了四万多人,那剩下的马匹除了一些跑掉的,亦或者是被烧死的,剩下的马匹还是有很多的。

    而这么多马匹,如果杀了来吃的话,绝对能够让他们支撑半个月的时间。

    毕竟他们还有一些粮食嘛,粮食配上马R马汤什么的,支撑半个月没有问题。

    而他们需要J天时间来清楚道路,那也就是说,他们有十来天的时间攻下西域都护府。

    只要攻下了西域都护府,那一切也就不用担心了。

    耶律诗吩咐下去之后,很快有人去杀马。

    马对于一个军队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很多士兵都把马当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且马的价格很贵,一匹好马可能都需要J百上千贯钱,这些钱换成粮食的话,可能能堆成一座山。

    但现在,他们从其他地方弄不来粮食,也只能杀马了。

    听着那些马匹的惨叫,很多大食国的将士都很是不忍,他们有些痛心,可痛心也没有办法,他们必须活着,必须取得这一场胜利。

    食物的问题得到解决之后,他们便开始挖雪开路。

    三天三夜的大雪,J乎都要造成雪灾了,而这种情况,也只有在西域这种地方,才能够看到了。

    大雪已经到了大腿这里,要把这里的雪给铲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不能用火烧化,因为太慢了,他们还不能用水,因为水破下来之后,直接就成冰了。

    如果这地面上全部结冰的话,对于他们的行军来说,将会更加的麻烦。

    他们只能把雪铲到两旁。

    而这么厚的积雪,哪怕他们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也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毕竟他们离西域都护府可是有五公里的距离的,这个距离不算很远,但铲雪的话,就很远了。

    大食国的士兵在这边不停的铲雪,西域都护府这边,那些唐军将士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好好的休息J天了。

    而徐建也是松了一口气,按照他的估算,大食国的粮C应该快要不够了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探长送来了消息。

    看到消息之后,徐建的脸Se就有点难看。

    “将军,怎么啦?”

    徐建道:“大食国的兵马把他们的马给杀了,他们剩下用不着的马还是有很多的,这些马能够让他们支撑半个月的时间,J天之后,我们可能就要再次面对他们了。”

    如果,没有了大雪的阻挡,他们可能支撑不了J天,那样的话,情况对他们不妙,西域都护府说不定就真的被大食国给攻破了。

    “将军,那如今这种情况,我们可该怎么办才好啊?”

    徐建凝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与敌人死拼一战的话,他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吧?

    与西域都护府共存亡。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送来了一封信。

    看到这封信之后,徐建的神Se竟然舒展了开来。

    “将士们不用担心了,敌人攻不破西域都护府了,只要他们赶来,到时候便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大家相互张望,很显然,最新的消息对他们有利。

    -----------------------

    大食国的兵马用了四五天的时间,才终于把那条通往西域都护府的道路给打通。

    道路打通的时候,大食国的将士都累的不行,这J天,他们可是都没有怎么休息啊,做这个,比他们打仗都要累。

    所以,开通道路之后,他们先是休息了一天,紧接着才在耶律诗和阿斯莫的带领下,向西域都护府这边赶来。

    他们来到西域都护府门前,此时的西域都护府带着一G子的寒气,但雪却是早已经没有了的。

    耶律诗看着这座城,眼神之中的怒火很浓,很浓,他已经折损了差不多十万兵马,这对他们大食国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如果他不能拿下西域都护府的话,他根本就没脸回国了。

    只是一个西域都护府都这么难攻下,那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灭掉大唐?

    要知道,大唐的其他城池可比西域都护府不知道牢固多少了,那长安城更是高的耸入云端了,这那里是他们能够攻得下的?

    可他现如今,一定要攻下西域都护府。

    耶律诗没有多说任何一句废话,他只是看了一眼城楼上的唐军,而后便挥了挥手,喝道:“给我杀。”

    一声令下,大食国的兵马蜂拥杀来,现如今的他们,士气很旺盛,他们的杀意也很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们如果还不拼命的话,他们可能就真的无法回国了。

    他们想要活着,想要nv人和财富,他们就只能攻下西域都护府。

    他们疯狂的杀了过来,城楼上的唐军经过J天休整,精气神比大食国的兵马到敌人袭来,徐建这边立马便开始调动了起来。

    “杀,给我杀。”

    利箭飞S而来,一个接着一个的敌人倒了下去,不过,没有了之前的风雪,大食国前进的速度还是加快了许多,快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城楼下面,开始撞门,并且开始攻城。

    他们就这样不停的攻打着,H昏之前,已经有人攻上了城楼,不过却被唐军给击打了下去。

    他们在不停的争夺着高地,唐军的优势要多一点,但兵马少,大食国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机会的。

    双方不停的厮杀,城楼下面很快又堆积了不少的尸T,血腥的味道混入风中吹来,有一些刺鼻,让人感觉呼吸都是疼痛的。

    H昏后,夜幕来临之前。

    大食国的兵马仍旧没能攻下西域都护府,但他们每一个大食国的将士都看到了希望,只需要再给他们半天的时间,他们就足以攻下西域都护府了。

    但夜幕来临了,大雪过后的夜,竟然出奇的漆黑。

    大食国的兵马没有继续攻城,而是选择退了回去,明天,他们明天一定能够攻下西域都护府。

    对于这个,耶律诗和他的将士都很自信。

    而徐建,却只是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