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的高手们,尤其是顶层的高手们,他们最忌惮的人是谁?幽帝吗,不是。是仙人!

    如果余宇的计划真的实施了,仙人的威胁怎么办?其实所谓的计划,穆凌子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说白了,余宇要为人间留条后路。也就是将很多人放在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然后……突然有一天,J个仙人杀上门来了!

    你说这个结局,尴尬不尴尬,难看不难看!

    死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作死!还花费那么的气力去自己作死,那就不仅仅是蠢能解释的了。那就是未解之谜!

    这些都是穆凌子的心里话,不过他也只是简单的提醒了一句而已。

    余宇自然是知晓的,便说道“太师傅,有个发现,是我敢这么做的原因。仙人在建立这个大阵的时候,采用的还是我们世界的办法,而不是仙界的空间法则的大阵。”

    “是的”寒独雪也解释道“我们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发现,那个地方的很多复杂的思路,实现起来的办法,其实还是我们的世界固有的东西,比如说那个灰蒙蒙的世界,其实就是源天兽的尸T,东南海此时就有那样的小岛,也就是葫芦岛,不是吗?还有,他们可能祭炼了噬空兽的尸T。”

    “你们的意思是,他们的很多办法,其实是受制人间法则,无法实现。仙人在人间制约,颇多,是吗?”穆凌子说道。

    “是的”余宇道“我发现,他们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包括甚至可以将我们整个的世界给撕裂,直接从空间法则的层面,撕裂我们的世界,毁掉我们的世界。可是,这跟他们能破解那个大阵,不是一回事。毁灭容易,建设难!

    毁灭,只是对力量和法则最简单的理解和运用。涉及到更加复杂的东西,他们就未必能做到了……太多的细节,我也无法解释,而且我也无法解释的很详细,可能我说的您也未必能完全理解,因为我自己也无法完全理解这些,无法完全理解他们。总之,我是觉得……”

    余宇沉默P刻,寒独雪补充道“我跟余宇,我们两个人觉得,这个大阵,其实是可以被我们理解的,而且我们一旦理解了这个大阵,就可有将仙人们挡在外面。他们是进不来的。我们的努力,也是值得的。”

    “多一条后路,当然是好事”赵无极此时说道“只是此时这里的事情,幽帝不知道。如果我们大面积的召集人手来到这里,万一泄露了消息,将幽帝引来,那么就麻烦了。而且,这件事,跟以往的都不同。

    以往的事情,都跟仙人们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是此事,却是仙人们也都在意的,我想他们肯定会在意的。毕竟这里是上古古时期仙人建立的一个完整的大阵。他们之前进去过,没有发现什么,不过如果我们的注意力过于集中在这里,他们能没有反应吗?”

    “这确实是个难处”余宇说道“是我考虑不周,不过我想,我们总是有办法克F的。这样,我们先将各自的消息,汇总一下,之后再跟噬空兽,源天兽,魔王们以及那些精怪前辈们谈谈,他们见多识广……还有那个魔帝,留在人间的魔帝,她也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消息。

    此事不宜对内部的高层保密,这个地方,不是我们凤麟阁一家的事情了,要对瑶族,以及魔族公开,他们才会帮我们。不然的话,修士界会认为我们在为自己的后路做准备,那样一来,联军都不用外人打,我们自己就垮了!”

    “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懂得”穆凌子道“事情的重要X,我自然明白……”他沉YP刻,道“我想再说吧!”

    寒独雪见穆凌子Yu言又止,便提出先离开,余宇便顺水推舟,让她暂时离开了。刚才寒独雪在,关于小塔的事情,穆凌子自然不好多说,余宇此时问道“是不是关于小塔的事情,不好处理。”

    “是有些棘手的”穆凌子道“小塔,是很难从大阵剥离的。我们如果此时强行的将小塔跟大阵剥离,有很大的可能会造成大阵的崩塌。

    小塔的来历,你知道,我们都清楚,它是仙界之物。不过不明白的事情,一个小塔,为什么能跟一个大阵结合的这么紧密。听你说完你个寒独雪的见闻之后,我就更加的有些不明白了。”

    余宇也点点头,赵无极道“是啊,小塔是仙界之物,可是听师弟说,这个大阵,应该还是人间的东西,仙界的人,其实是用他们的本事,将我们人间的阵法,做到了极致。”

    “不过那个南宫轩永却在狮虎山得到了玉盘,也就是开启狮虎山节点的东西”穆凌子说道“既然用仙器作为开启节点的一个钥匙,那就说明,这个大阵,不是简单的人间大阵。

    而且,你之前说,在大阵里面,见到了九具尸T,南宫轩永和那个宫主当时没有来得及解释,不过这个事情,他们倒是跟我说了,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至少不是很明确!”

    穆凌子将头转向余宇,问道“你看起来很着急要做这件事,为什么急着要做?”

    “我想趁着这段相对和平的时间,将一些人手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将我们该做的事情,都给做了。

    万一我们的真有一天,跟仙界的人Y碰Y了,估计受到波及的修士不会是小数字,我想将那些境界很低的修士,无法帮上什么忙的修士,都放到这个地方去,比如说虚场境的修士,他们在这个时期的的战场里,跟凡人J乎是一样的。

    与其让他们跟着担惊受怕,甚至跟着遭殃,不让将他们暂时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我其实一直也在考虑这个事情,不过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毕竟无法躲避仙界和幽帝的追查。”

    余宇解释完了之后,又想了想,加重了语气说道“可能这件事不是那么急,不过它很重要。如果当我们来不及的时候再去做,大概就做不成了……而且……太师傅,这个大阵,您觉得,能瞒住幽帝多久?”

    “是啊”穆凌子深深的看了一眼余宇,随即默默说道“我其实也一直很担心这件事。此人看来还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如果他知道了,很难说有会有动作……”